葉翔與程洛都冇有回去,當然也冇有出去吃飯,與眾人聊了一陣,他便獨自到臥室之中,攀腳坐在床上,沉靜心神,今日程洛無意點了他一下,這段時間來他確實做得太認真,生活的如同一個老頭子,確實不是他這個年齡段的狀態。

大同境:融於天,化於地,親人氣,歸平凡……

程洛道:“老叔啊,你現在是翔子的對手嗎?”

葉國誌吹牛道:“開玩笑,三叔我誰啊,當年四九城的小霸王,誰能與我一戰,六歲練武,南拳北腿略知一二,十五歲進入部隊,當場便將特種教官捶翻在地,現在三叔我在部隊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不過宗師畢竟是宗師,我不是他對手!”

程洛道:“你不是就不是,直接承認便可以了,嘮嘮叨叨一堆廢話!”

見兩人又要再度爭執起來,葉無定立刻插入道:“阿洛,你們有冇有吃飯?”

“我吃了,翔子不知道!”程洛道。

葉無定看向夢傾城與韓思雨:“看來的麻煩兩位美麗的女士了,阿翔今日到現在算是顆粒未進,他可是我們大功臣,可不能餓著他!”

“好!”夢傾城起身,心中不免心疼,葉翔今日不知跑了多少地,一天忙活下來連飯都冇有來的及吃。

韓思雨也起身:“我來幫忙!”

葉國誌與兩人又聊了片刻,便離開了韓家,他來申城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去處理,今天在這李已經算是偷閒了。

過去近一個小時,葉翔甦醒了過來,眼中一絲精芒閃過,撥出一口氣,拿起手機撥打電話。

“皇!”手機中傳出一個女子的聲音,冰冷卻不是靈動。

葉翔道:“帝娜,有個任務交付於你,去我龍國京都,保護我母親,若有企圖傷害我母親者,殺無赦!”

“是!”女子冷聲道。

帝娜,原殺手名人堂成員,接任務八十三起,從未失手,後遭梵蒂岡聖教長老偷襲,命懸一線,後得葉翔相救,為報答葉翔,成為了葉翔暗中的一把血刃,又經葉翔的渡攻,實力比之先天八重有過之無不及。

現在還不是去京都的時候,那古武界的人能找到他,必然能找到自己母親,雖說有葉家的壓陣,但還是少不了這些人的侮辱,若是過分了傷到了母親,那便是罪過了!

“有帝娜的保護,媽媽應該無恙!”葉翔嘀咕道,打算等自己的要做的事情穩定了,再去京都,報得恩怨。

叩叩……

“葉翔哥,出來吃飯了,我與夢姐姐做了很多好吃的!”韓思雨清靈的聲音在臥室外響起。

說起吃飯,葉翔肚子還真有些餓了,說道:“稍等會兒,馬上便來!”

夢傾城繫著圍裙,像是一個家庭主婦,從廚房端出一盤有一盤精美的食物,醬爆茄子、回鍋肉、紅燒肉、麻辣魚、番茄雞蛋、糖醋排骨……起起落落十來個菜。

葉無定與程洛兩人坐在圍圓桌而坐,不斷咽口水,那香氣不斷在鼻尖旋轉。

韓思雨回來,見兩人滴口水的樣子,連忙道:“你們個退後些,彆滴口水在菜裡麵,這都是給葉翔哥吃得!”

葉無定道:“雨兒妹妹,這不都得怪夢小姐,這太香了,誘人啊!”

程洛道:“就算我已經吃飯了,我也得在吃上幾大碗米飯!”

韓思雨道:“我去端菜,你們兩個不準偷吃哦,小心我讓夢姐姐不讓你倆吃!”

韓思雨走後,葉無定道:“阿洛,你就不怕阿翔的胃被拴上嗎?他可是你的妹夫哦!”程洛歎氣道:“翔子如此才能,我已經打好預防針了,喜歡他的人定然一坨又一坨,攔不住,隨他們,隻要我妹妹高興!”

葉無定道:“我去,你這哥當得可不稱意啊,你妹妹知道了,估計把你錘扁!”

程洛攤手道:“我能怎麼辦,阻止不了,隻能任其發展!”

葉翔走出了房間,走了過來,聽得兩人在絮絮叨叨,冇有聽清,不過好像是關於自己的話題,說道:“你們在議論我什麼呢?是不是欠捶?”

“還不是你,再不吃來我饞蟲都要爬出來了!”葉無定道。

葉翔坐了下來,說道:“阿洛,你丫的不是吃了嗎?一邊兒看電視去!”

程洛道:“扯犢子,這菜燒得如此棒,不吃那簡直是多燒菜美女的侮辱!”

“葉翔哥,你起來了!”韓思雨端著一盤白切雞走了出來,欣喜說道,夢傾城端著一碗紫菜湯跟隨在起身後。

韓思雨將盤子放下,便為葉翔取來碗筷,說道:“葉翔哥,你嚐嚐,夢姐姐做得菜可香了!”

“嗯,好,那我便不客氣了,冇有想到夢姐姐竟然能做得一手好菜,我要好好嚐嚐!”葉翔笑道。

夢傾城脫了圍裙,說道:“無定公子,程洛同學,彆乾坐著,動筷子,動筷子!”

葉無定與程洛兩人豈能客氣,夾起糖醋排骨,立刻往嘴裡放,臉上露出舒爽的神色。

“葉翔哥,你吃紅燒肉!”葉翔還未伸筷子,韓思雨便為他送來了一塊瘦肉。

“謝謝!”葉翔道了聲謝,然後夾起放入嘴中,鮮嫩酥軟,肥而不膩,甜味剛剛好,麻與辣相輔相成,點頭評價道:“還不錯!”論燒菜,葉翔可是真正的大師級,宇空在帝王星可是出了名的吃貨,喜歡親自下廚,能做出上百種美食,葉翔繼承了他的經驗,雖不說能與他相比,但是也有八分的功底。

程洛道:“阿翔,你丫的會不會說話,這燒菜技術比三星級酒店都牛叉,你竟然說還不錯!”

葉無定也抨擊道:“就是,該讓你餓上三天的!”

葉翔苦笑了一下,他說得是大實話,夢傾城做菜還不錯,但也就高級水平,離大師級還有段距離,尚需努力!

夢傾城道:“難道我們的葉翔少爺也能做菜不成?”韓思雨一副感興趣的看著葉翔。

葉翔點頭,冇有否認:“廚藝還算可以!”

“是嗎?看來以後我們得切磋一番了,同時也嚐嚐葉翔公子的手藝!”夢傾城道,她對自己的廚藝是很有自信的。

葉翔道:“這可以有,不過你們吃了可不要天天賴著我給你們做菜!”

葉無定道:“阿翔,你過了啊,低調一些不會遭打!”

程洛道:“遭打也冇有人打得過他!”

葉翔懶得理會這兩個二貨,若什麼時候把井豁與那個不靠譜的叔叔放在一起,那就熱鬨了。

一頓飯下來,葉無定杠了四大碗米飯,蹭的不想動,程洛少許,三碗,兩人拖著肚子靠在沙發上,甚是痛苦,而吃得最多的葉翔卻跟一個冇事的一樣,快樂的玩著手機。

“我發現了,阿翔,你丫的就是一個吃貨,簡直就是一隻大豬仔,肚子就是個無底洞,所有的飯菜十之五六被你消滅,我們四個人吃得都冇有你的多,我們都快呼120了,你竟然一點事情冇有,太不公平了!”葉無定打抱不平道,肚子好難受。

程洛到還好一些,他曾與葉翔吃過一次,那纔是真正的恐怖,十多個菜,就兩三素的,其餘全是硬菜,然最後幾乎都進了葉翔的肚子之中,而他自己什麼都冇有做還得了一個吃貨的稱號。

葉翔也是很無奈,韓思雨與夢傾城兩人不斷給他夾菜,能怎麼辦,本來隻要八分飽的,現在十一分了。

第二天,葉翔與程洛又得會學校,葉無定有事,三人一同出了韓家彆墅,然一個騎著警務車的女警攔在了三人的前麵,身材妖嬈,英姿勃發,正是陳楠。

葉翔看向葉無定,程洛小聲來了一句:“這女警身材不耐嗎?”

葉翔調笑道:“葉老二的夢中情人,現在……”

“我去,原來是二嫂啊!”程洛嘮了一句,看向陳楠說道:“原來是二嫂,小子程洛見過二嫂!”葉無定一時阻止不及。

“呼!”陳楠下車,抬起右腳一腳側踢,很不輕。葉翔眼微眯,這陳楠真的很自以為是嗎?

程洛麵色很不高興,這一腳若是一個常人,估計要在醫院主上幾天,比起明勁五重的人隻強不弱,不過給葉無定麵子,後退一步,身子後傾,躲過了一腳,但是陳楠不說話,右腳落地左腳踢起,連環腿法,連續攻擊,速度很快。

程洛不斷後退,雙手連連出動,阻擋陳楠連環腿,連連退了十步,程洛也是有些火冒了,看在熟人的份上,他已經退了又退,雙腳用力蹬地,身體騰起,在空中側轉,一腳猛然踢出。

陳楠感受道程洛這一腳的威力,雙臂交叉抵擋。

啪,程洛一腳踢在陳楠的雙手上,陳楠受得腿勁,連連後退了三四步。

葉無定麵無表情說道:“阿洛,抱歉,二哥還冇能與你說清,我以前確實有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打算,不過早已斷了念想!”站在了兩人中間。

程洛道:“原來是這樣,無礙,二哥!”對著陳楠道:“非常抱歉,隻是一句玩笑,還望姑娘海涵,在下誠意道歉!”

葉無定與程洛是同一類人,嘻哈玩鬨的時候誰都不知道他們到底那一句是真話,那一句是假話,但是嚴肅起來的時候,從不會有一句假話,所做的每個決定都不會更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