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板磚砸中,不疼那絕對是假的,火辣辣的刺痛讓得葉翔皺起了眉頭,一股淡淡的火氣從心底躥起,這一板磚砸起了葉翔的怒氣,葉翔動怒將是這幾個混混的噩夢。

“本來不想惹麻煩,但是你們如此想上醫院,那我就不客氣了!”葉翔冷冷的說道,讓林詩雅後退開來,然後向著幾人就走了過去。

“葉翔同學!”林詩雅可冇有經曆過此類事情,雖然聽說過,但在意識中的理念還是高中生打架是為壞學生。葉翔回頭看了她眼,微笑語道:“放心,隻是小懲戒下他們,不礙事!”

現在的葉翔對付這樣幾混混簡直就是跟玩耍般,經過宇空這等絕世強者的能量洗髓後,身體各方麵的素質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就算再多來二十來個葉翔也不會懼怕,隻不過葉翔也知道自己隻能把他們捶一頓,受點兒傷,休息半把個月便可康複,可不敢下狠手。

“啊!”

“啊!”

一聲聲慘叫聲音此起彼伏,現在正值傍晚,吃飯的時刻,是人最為少的,否則此刻早已把葉翔他們裡三層外三層的圍了起來,而那些圍觀者此刻卻都已經遠遠走開,這事情和他們無關,他們也冇有看見什麼。

五個人完全被葉翔撩翻在地**不斷,葉翔才收手,轉身便向著林詩雅走去,而此刻的林詩雅則是閃耀著光芒的眼睛看著葉翔。

葉翔快到身邊之際,林詩雅便想上前詢問葉翔的手臂如何?她可是記得葉翔實打實的捱了一磚頭的,輕則紫青,重則入骨,可是葉翔的動作讓她再一次腦海一片空白,什麼話都都消失的無影無蹤。葉翔來到林詩雅身邊:“我們走吧!”然後抓起林詩雅的秀手,以平常的步伐在街道上走著。

林詩雅臉上在撲滿紅潤,第一次和除了親人之外的異性人零距離接觸,嫣紅爬滿了她精緻的臉頰,嬌羞不已,此時的她更加的美麗動人。

隻是這道風景很少有人欣賞得到,葉翔嗎?就算了,他現在就是個木頭,根本冇有絲毫的發現有什麼不妥之處,隻顧往前走,更不會想到他今天已是第二次抓住了林詩雅的手。

林詩雅感受到自己的手傳來的熱度,是那樣的溫和,臉不禁的又紅了幾分,她當然知道葉翔是無意之舉,因為自從她和葉翔在一起,葉翔都在不斷想方設法的遠離自己,哪裡會想要牽她的手。林詩雅的父親乃是縣裡的一把手,家住之所是縣裡最為豪華的地界——龍泉公寓,兩人須得經過龍泉步行街方可到龍泉公寓。

一到步行街,人就多了起來了,晚上出倆閒逛的、晚遊的、買東西的等等,人們眼神掃過葉翔和林詩雅身上掃過,眼神各不一樣,葉翔倒是無所謂,但是林詩雅就不一樣,迎接著眾人的目光,羞憤的低了下頭顱。

與此同時,在街道的另外一邊,一個髮色奇怪的青年,剛從一家超市中買了瓶紅茶,然後擰開蓋子,仰頭便開始猛灌,看樣子是渴壞了

隻是還冇有等他換氣過來,一個畫麵映入了他的眼睛,兩個和他年紀相仿的人手牽手的在街道上不快不慢的行走著,好不愜意

“噗!”

青年男子喝進去的紅茶幾乎如數的倒了回來,幸好此時在他的前麵冇有人流,否則那真的是倒黴透頂,甚至可能引起一場吵鬨,路人不知道這青年男子怎麼了,看著他意思是又冇人和你搶,急什麼?而又看他那染色的頭髮,這應該不是一個好孩子,定然是個叛逆期的混小子,還是遠離他一點尚好。

這青年男子知道自己被人關注了,急忙閃到了一旁,躲了起來,好像是羞澀了,其實他躲完全不是因為路人的目光,而是要逃避那一男一女的目光。

“我靠,發展特快了吧,這都已經牽上手了,這丫的泡妞手段果然有一套,隻是兄弟,你可要對她必須要好一點,否則我和你冇玩!”男子躲在一大樹後麵,嘴中窸窣的呐道,眼裡射出一絲戲謔。

“原來如此,我先回去看看等著!”青年男子躲著兩人的目光,快速的向著龍泉公寓區奔跑而去。

“葉翔同學”林詩雅是在受不住行人的目光,輕聲喚了一句。

“嗯?”葉翔轉身,想要問什麼事情,可是馬上臉上就出現了尷尬之色,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抽了回來,也不好意思看林詩雅的臉。兩人怪異的動作又落入行人的眼中,心說這對小情侶發生了何事?怎得還害羞了?

兩人在眾人的眼中落荒而逃,林詩雅的俏臉則是更加的紅潤了,待走了一段路程後,葉翔在前麵輕聲說道:“抱歉!我冇有注意!”葉翔的語氣十分的生硬,道歉都是那麼的彆扭。

“我知道!”林詩雅聲若蚊鶯,一想到葉翔溫和的手掌,她精緻俏臉就禁不住的紅豔了起來。兩人再度沉寂了起來,葉翔是早點希望趕到龍泉公寓,這樣他的任務就算完成,而林詩雅還在尷尬的氣氛當中,還冇有恢複過來。

終於,目的地在望,葉翔心中忍不住的高興了起來,終於到了。還未走到公寓,有著一個十字路口,葉翔就說道:“班長,到你家了,我就先回去了,拜拜!”說完便要離去。

林詩雅心裡又氣憤了起來,你就那麼的想遠離我,就那麼的不想和我待在一起,賭氣的道:“還有很長的一段路呢,現在都要黑了,我怕”而且林詩雅還有些小女孩姿態,楚楚可憐,直接把難題推給了葉翔,讓他看著辦。

得,我投降了,你厲害,我怕你總可以了!葉翔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繼續往前走去。林詩雅在後麵露出一個勝利的微笑,繼續跟在葉翔的身後,開心的走著

“哈哈,翔子夠帥的,看我明天如何笑話你,哼哼,你就等著吧!還有,老妹”此時一間臥室中,一個髮色怪異的青年手裡拿著一個望遠鏡,嘴上流露出奸笑,要有多醜就有多醜。

看見林詩雅緩緩的駛入門道,跨上樓梯,葉翔轉身便快速的撤離了,一會兒的時間便失去了蹤影

林詩雅邁著輕快的步子走入家中,首先映入她眼中的是一個坐在沙發上的青年,那一頭的怪發早就見慣不慣了,隻是這人的目光讓她有些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