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洛守著手機,果然如葉翔所料,很快電話便有打了過來。程洛接起來:“喂,又怎麼了?”

這此是馮梟禹打來的:“小子,你是在戲耍我們嗎?合夥葉翔騙我們是吧,小小伎倆也敢在我麵前班門弄斧!”

馮梟禹想詐程洛,可是程洛是誰,豈能露出馬腳,直接罵道:“神經病!”然後把電話掛了,這直接放了一個煙霧彈,隨你們去猜了,來了招以假亂真。

不過程洛剛掛斷,林詩雅的電話又再打來了。

“妹子,阿翔手機在我這,他出去了!”程洛冇有說葉翔去救人去了,免得林詩雅擔心。

林詩雅道:“哥,你們是不是知道洛雪妹妹被綁架了,翔是不是去救洛雪妹妹去了!”林詩雅話一出驚訝道了程洛,問道:“妹子,這是誰告訴你的?”

林詩雅道:“剛纔校方領導打電話找你,你的電話正在通話中,所以打到了我這裡,洛雪妹妹失蹤了,聽聞翔與洛雪妹妹有關係,確認洛雪有冇有在翔那裡,而早晨你們的電話,猜出來的!”

程洛無奈歎了口氣,這女人太聰明不行,隻得承認道:“不錯,洛雪被綁架了,阿翔也知道了綁匪的地點,現在他正去營救!”

林詩雅心不由得提了起來,急聲道:“為什麼你不阻攔他?為什麼不報警交給警察來解決?”

程洛頭皮發麻,解釋道:“妹子,你就放心吧,阿翔的本領位元種軍人都強,不會有危險的!”林詩雅威脅道:“要是翔受了傷,程洛,你給我等著,我讓表姐把你耳朵扯下來!”

程洛打了一個冷顫,知道被自家妹子一告狀,自家那個脾氣似暴龍的‘叫獸’表姐豈能饒自己,這可相當於是得了聖旨,掌握了自己的生殺大權,聽著嘟啊嘟的忙音,程洛欲哭無淚啊。

浦東國際機場,五箇中年男子邁著同樣的步子走出了機場,若是葉翔看見幾人他一定認出幾人,這不是彆人,正是葉國誌與龍炎、龍黃、龍之、龍劍五人。

葉國誌對幾人道:“聯絡所有部門,再找朱雀組,查出外國來申城有多少股勢力,一個都不要放過,若發現地獄之人,格殺勿論!”

“是!”四人低沉應道,然後便於葉國誌分道揚鑣了。

“好久冇有見到翔小子了,兩年不見,未曾想他現在竟然已經是宗師高手了,這小傢夥的秘密真夠多的,不過現在先去給他一個驚喜!”葉國誌喃喃說道,挎起行禮包,找來一掌出租車,離開了機場!

葉翔很快便接近了目的地,在不遠處停了下來,冇有前進,他知道有監控,開車必然會被髮現,隻能潛行入內。葉翔圍著工廠轉了一圈,工廠周圍竟然都安裝了監控,十分的小心,葉翔躲在一棵街景樹下,以‘帝皇之眸’毀掉了一個監控器的線路,快速進了工廠。

綁縛洛雪的位置在二樓,而工廠所有的玻璃窗都是很厚的那種玻璃,葉翔能打碎,不過必然會驚醒工廠之內的人,靠在牆根,他感受到一樓有二十多個人,大多在前門,都是有些功法底子的人,對付常人,以一打十不成問題。

還好這工廠大樓不隻一個出口,來到側麵的出口,這裡看守的隻有兩個人,葉翔閃身,出拳快準狠,兩人還未反應便失去了意識,靠在了牆上。

葉翔冇有殺人,不過兩人算是廢了,葉翔的力道洶湧澎湃,已經給他們留下了嚴重的內傷。

可是葉翔在第二樓廊道上解決了兩人後被髮現了,廊道兩端都有攝像頭,葉翔手機冇帶,隻得被髮現了,警示燈響個不停。

葉翔慢慢走進了工廠車間,馮梟禹、秦南閔等四人帶著一群手下等待著葉翔了。而在他們一旁被束縛的洛雪使勁對著葉翔搖頭,這已經足夠了,這已經足夠了!

“啪啪!”

見葉翔走了進來,馮梟禹鼓起了手掌,“厲害,厲害,葉翔看來我們都小瞧你了!”

葉翔道:“因為你們永遠冇有資格正視我,因為你們不知道你們招惹了一個什麼樣的人!”抬頭看向頂上暖氣道上,上麵有兩個人,手裡都握著槍,他自己冇事,但是擔心傷害到洛雪,所以他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接近洛雪,那樣子彈於他便冇有威脅了。

“嘖嘖,都成了甕中之鱉,還敢如此猖狂,葉翔啊葉翔,真不知道你是真聰明還是假聰明……”馮梟禹冷哼道。葉翔擺手打斷道:“我已經來了,放心,冇有通知警察,可以放洛雪離開了吧!”

“放了她?彆告訴我你不知道她的背景!”馮梟禹嘲諷道。

洛雪的背景,這葉翔確實不知道。

葉翔搖頭:“我還真不清楚,不過你們想要對付的不是我葉翔嗎?我現在來了,不也就滿足了你們的心願了嗎?”

馮梟禹陰狠道:“我們確實是對付你,但是她現在可是我的保命符,殺了你,我們還得用她保住性命!”

葉翔慢條斯理的走了過去,慢慢接近洛雪,輕聲說道:“我早就知道你們這群小人,是冇有信譽可言的!”看向馮梟禹四人身後的手下:“你們這些人如果現在自行離開,我葉翔可饒過你們,不予追究,否則後果自負!”果然如他心中所想一樣,馮梟禹等人自信心狂漲到了一個限度,冇有加以阻攔他。

“哈哈哈!”馮梟禹聽了葉翔的話,兀自笑了起來,一副看白癡一般的看著葉翔。

走到洛雪身邊,洛雪感激的看著葉翔,使勁搖頭,葉翔給她一個溫和的笑容,轉身冷色道:“冇有人離開是吧,那就都留下,讓你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報應!”與此同時,馮梟禹一揮手:“給我上!”

馮梟禹身後一群打手蜂擁而來,手中不是匕首便是甩棍,讓葉翔用拳頭告訴了他們,站著有多麼的美好,什麼又叫做鐵血手段。

二十多個人,十秒鐘不到,便被葉翔全部放到在地一片哀嚎,不是斷腕便是斷肋。

啪!啪!在頂上的兩人將槍拴拉了起來,直指的指著葉翔。

葉翔道:“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動槍,否則後果你們承受不了!”他身在洛雪三米之內,子彈已經威脅不了他了。

秦南閔、膰相王、柳生無命等人心中感覺到了一陣壓力,若是剛纔葉翔進來是一個平凡無奇的書生,那麼現在的葉翔便是一把堅不可摧的利劍,絕世無雙!

看著擋在身前猶如一尊戰神的葉翔,洛雪彷彿又回到了八年前,那個風雪的冬天……

“你很厲害!”柳生無命道。

葉翔不屑的看著柳生無命,說道:“大阪第一刀?垃圾,不好好在日本待著,膽敢踏入我華夏,簡直找死,北辰一刀那個廢物冇有告訴你們,我華夏乃是你們的禁區嗎?”馮梟禹不知為何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安,葉翔不是一個普通的保安,當然下一刻,葉翔用行動證明瞭他的不安。

北辰一刀,日本的戰神,在日本武界的威望無人可及,他就是武士道的化身。

嗆!

柳生無命抽出武士刀,大吼一聲,橫空砍來,一道刀氣破空而來,凶狠霸道,他心中的武士道便是無定的信念。

葉翔伸出手,單手便捏碎了,柳生無命再次作了最簡單的攻擊:直刺!

葉翔道:“先送你這個廢物下地獄,他日我再去取了北辰一刀的首級!”食指與中指夾住了刺來的劍刃,用力旋轉。

隻聽得噹的一聲,武士道被葉翔掰斷了。

葉翔將斷了的刀刃反手射出,正中柳生無命的脖頸,穿透了過去。

秒殺!毫無講理的秒殺。

“開槍,給我開錢槍!”秦南閔大呼道,然後帶著馮梟禹便要逃走,還有膰相王也是,冇有任何猶豫,轉身便開始逃逸。

頂上兩人‘砰’‘砰’兩槍射出。

一顆子彈從側麵射向葉翔,一個子彈從正麵射向葉翔。

葉翔側身撒開手掌,從側麵射來的子彈帶著星火從洛雪的眼前而過,但是從正麵射來的子彈正中了洛雪的胸膛,洛雪隱約間聽到了一句‘裝暈’便昏迷了過去,不過葉翔那側身的動作卻如同魔一般在心裡生了根發了芽。

葉翔左眼金光一閃,一個槍手從暖氣道上滾了下來,眉心一個窟窿。

一個人都跑不了,葉翔冷視已經到樓梯口的馮梟禹等人,心中冷哼道。身影一閃,一手捏住秦南閔,一腳將馮梟禹踢飛,一手將膰相王吸了過來,手指在他身上點了幾下,一腳又踢了回去。

“宗師!”

“宗師!”

秦南閔與膰相王顫聲道,這隻有宗師纔能有的手段,恐懼自心中蔓延。

砰!

一顆子彈直指葉翔的後腦,持槍的另外一個人抓住這個時機開了一槍。

然而令他冇有想到的是子彈在葉翔後腦十公分前停留了下來,轉身,葉翔冷冷的說道:“我說過,看了槍,你們承受不了後果!”眼眸一凝,子彈原路返回,射中了這個還在呆滯中持槍人的腦袋,死得不能再死。

葉翔將秦南閔摔在地上,冷聲說道:“還記得我說的話嗎?你們根本不知道你們招惹了一個什麼樣的人,不過在你們伏法之前,我要弄清楚一件事情!”

葉翔身體中,恐怖的殺氣如江河奔騰,想起那無辜死去的一家三口,殺意再已忍不住,狂卷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