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在浦東新區,一個工廠裡麵。

馮梟禹、秦南閔及膰相王和一個日本武士四人在一間臥室裡,看著一個螢幕,上麵顯示的是三個區域的畫麵,他們在監控,其中一個是學校的畫麵。

馮梟禹道:“不對啊,這小畜生怎麼冇有行動?”

膰相王道:“莫不是他知道你們在監視他,另尋它路,已經出了學校!”馮梟禹道:“有可能,若是他真的出來,應該回去茂才鐵器,我們就等著他出現!”

在不遠處,洛雪被綁在了一柱子上,她的嘴被塞了一團絲巾,不能說話,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到了這裡的,醒來便發現自己被綁在了柱子上,身體冰冷,綁縛再次有段時間了。

洛雪神情淩然,並冇有害怕,這樣的事情她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曆了,不過她眼中卻有悲傷,因為在不遠處,還有一個人,那是她的保鏢,從其身體狀態開來,已經冇有了呼吸了,想來是被幾個歹徒殘害了。

葉翔哥哥,你千萬不要來!洛雪在心中祈求,她知道葉翔很厲害,不過她曾經有見識自己保鏢的本領,真的是劈磚碎石,很厲害,她不希望葉翔冒險,受傷!不過心中卻又有幾分期待葉翔能來,這樣證明自己在葉翔心中還有些分量。

然葉翔確實來了,但是卻又被埋下了另外的陰影。

時間再過了半個時辰,但是還是冇有任何動靜。

這次馮梟禹不得不懷疑了,對秦南閔說道:“南叔再給他打電話!”

“好!”秦南閔點頭。

葉翔什麼事情也冇有做,就等著再來電話。

電話猛一想起,電話號碼是同一個,葉翔冇有接電話,開始操作電腦。程洛也冇有在玩遊戲,他想知道到底是誰這麼白癡。

葉翔根據信號源追蹤,對程洛道:“洛子,電話你接,就說我不在,與他交流!”

程洛道:“交給我!”

程洛轉到陽台上,接起電話:“喂,阿翔不在,他有事出去了,手機在宿舍充電,等他回來我讓他給你們回個電話!”說著好像便要掛了。

“等等,暫不要掛電話!”秦南閔阻止,問道:“你是誰?”

程洛道:“我叫程洛,是葉翔的朋友!”

馮梟禹點頭,葉翔確實有個鐵桿兄弟叫程洛。秦南閔道:“他去哪兒了?”

程洛道:“好像說是要找什麼二哥,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多了個二哥!”

馮梟禹等人冇有多少驚訝,葉翔定然是去找葉無定去了。秦南閔哦了一聲又問道:“他可有帶手機,我們有點重要的事情要與他商量,不知道能不能聯絡上他!”

程洛道:“他那了我的手機離開了,我的手機號碼是133*******,你們打這個號碼便能聯絡上他!”他看到了葉翔給他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知道葉翔已經搞定,為了不露出破綻,將自己的電話號碼說了過去。

秦南閔還給程洛道了聲‘謝謝’。

掛斷了電話後,葉翔便道:“用我的手機打你的號碼,保持占線!”

程洛立馬按照葉翔的說法做,撥通自己的號碼,跑了過來,問道:“這雜碎在哪?”

然葉翔不但找到了所在位置,而且還控製了他們的工廠裡的攝像頭,將工廠內部看得一清二楚。

葉翔道:“你看!”

程洛道:“我去,是洛雪妹妹,看來是前天的投懷送抱的惡果!”然後看向另外四人:“草他媽的,竟然敢勾結日本人,老子弄死他們!”

葉翔道:“你去冇有作用,一個暗勁高手,兩個先天,你去隻會送菜!”

這時塵心走了出來,說道:“葉先生,我可隨你去!”

“多謝大師,不過你的留在學校,還有幾個韓朝學生的防備!”葉翔拒絕了。

聽得葉翔這樣說,塵心也知道點頭。

葉翔對著程洛道:“阿洛,待會兒那人坑定會打電話回來,你務必與他消磨時間,我去營救!”將所有程式退了,那個服務器還是少用,免得被抓到把柄。不過葉翔又弄了一個電腦電話,撥打在程洛的手機中,這樣他的手機便可以騰出來了。

“小心一些!”

葉翔道:“放心!”拿著鑰匙便離開了。葉翔下樓坐上車,並冇有抄近路,不得不繞一個圈,因為剛纔在視頻中看到了校園的一角,正是葉翔等人常走的路線,若是開車過去,定然會被髮現。

葉翔速度開得很快,很容易被髮現,特彆是交警,他要去的是鬆華路北運街,然也許是葉翔運氣有些背。

一個女警在他前方示意他停下來。

為了避免撞到這女警,葉翔停了下來,滑下玻璃窗。

這位女交警長得很漂亮,不過神態與張欣虹有些相像,估計也是個暴脾氣,很不高興對葉翔道:“這位先生……”

葉翔打斷道:“這位警察同誌,今日恕我不能遵紀守法了,有人待我去救援,十分火急!”踩上油門,一溜煙前衝而去了。

果然是一個暴脾氣,隻見這女警氣得滿臉通紅,怒將手中的警示棒摔在了地上,跳上摩托車,戴上頭盔,一轟油門,攜帶著一陣響動,追擊葉翔而去,身手乾淨利落,想來是個會家子的女警。

葉翔剛離開學校,馬上便傳出了洛雪丟失的訊息,驚動了學校所有領導,一通又一通的電話從學校打出。

金陵,省長辦公室,洛秋水正在檢視檔案,私人電話響了起來。

一看電話號碼,洛秋水微笑道:“方院長……”

突然臉色一變,轟然站了起來:“怎麼回事?”

聽了電話中一番解釋,洛秋水壓製著心中的火氣,說了句‘我知道了’便掛斷了電話,立馬撥打另外一個號碼,不一會兒接通。

“葉書記,我女兒洛雪在學校無辜失蹤……”

葉翔感受身後女警的追逐,冇有加以理會,速度更快了,有她跟著那真的就是個油瓶了,很快葉翔便將他甩開了。

“混蛋!”跟丟了,女警暗罵道,竟敢有人在她眼皮子地下溜走,心中火氣難以熄滅,再次狠罵道:“混蛋,我一定會抓住你,將你繩之以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