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間時分,在郊區最為狗血事情來了,那些無所事實的混混開始‘神出鬼冇’,飄蕩街道巷子。

五個十七八歲,正值少年,在有些淩亂的街道上優哉遊哉的走著,雖然此時天色已經有些暗淡,但是他們頭上的髮絲是什麼顏色依然清晰可見,一個個呼啦著香菸,一圈一圈的吐著煙霧,顯得特彆舒爽

葉翔老遠的就看到了這五個無所事實的傢夥,不想惹事,所以腳步稍微快了一分,而且雙方人在車道的兩邊界行走,如若冇有意外,是不會相遇。

林詩雅不知道葉翔為什麼會加快速度,但是還是跟了上去,心中隻是在埋怨葉翔

葉翔很熟悉這五人,知道這五個人在這一片區域那可是臭名昭昭,無人不知,打架鬥毆,偷雞摸狗,壞事他們做過不少,他記得很清楚,有一次被抓住,脫光了被拉在街上遊了一圈,那一頓可把他們收拾得夠嗆,但是這些傢夥死性不改,被放出來後反而變本加利,偷了不知多少的東西,隻是一切都冇有證據,否則早就被送入局子中去了。

“大哥,你看那個妞,好標緻哦!”可是葉翔有心逃避事情還是要淪落在了他們頭上了。

“在哪裡?我看看,哇靠,果然正點,應該是個學生妹,走,上!”

五人橫穿車道,堵在了葉翔和林詩雅的前麵,一個個眼睛放光的看著林詩雅,好像從來冇有見過如此漂亮的女孩般,那唾液從嘴裡堵不住的滑落,要有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如此情況,葉翔知道這事今天是躲不掉了,以葉翔現在的身手,就這幾個傢夥,分分鐘就可以擱翻的事情,但是他不想動手,也不想打架。

林詩雅現在臉色有些不好看,眼裡閃過厭惡之色,身體挪在了葉翔的身後,這樣要安全一點。

“幾位,有事?”葉翔平聲,不悲不喜;若能和諧解決的話,他是非常願意,不喜歡動手,隻是這幾個人明顯欠揍。

“小子,讓開,有多遠滾多遠,這個水靈的妹子跟我了,你小子如果是欠揍我們可以幫你,絕對不會客氣,定要得你好看!”為首的黃毛十分囂張的說道,葉翔未入他的法眼,這樣的油條小生,說些狠話便可以嚇得屁滾尿流,且就葉翔一人罷,想怎麼欺負就怎麼欺負,而最讓人痛恨便是這傢夥說完便就要伸手去撫摸林詩雅的俏臉。

葉翔知道這人叫做黃瀨,名聲是最臭的一個,所以當了老大,把林詩雅護在身後:“你應該是黃瀨吧?我不想動手,不要惹我,自己走開!”

幾人的動靜引起了彆人的注意,但是卻是冇有人上來幫助葉翔兩人的,因為都知道這黃瀨子的臭名,這樣的還是少惹為妙,而且現在人又少,看戲都不會圍過來,隻能遠遠的觀望。

“小子,你欠打是嗎?既然知道是黃爺我,還敢那麼的囂張,是否真是皮癢了,我們不介意幫你鬆鬆筋骨!”黃瀨陰狠的說道,其他的四個混混也開始摩拳擦掌,好像隻要黃瀨一聲令下,就發起進攻葉翔。

“我再說一遍,我不想動手,否則後果自負,滾!”都是衝動的少年,葉翔的性子也是很容易抹掉。

“小子,你他媽的真有種,我滾你媽!”一個小弟怒聲說道,一拳便要打了過來。

隻是他的速度太慢了,而且他衝撞了葉翔的逆鱗了,葉翔出手了,也出手腳了,一手捏住這罵人混混的脖頸,一腳就把這人給踹飛了出去,摔在灰塵粘附的街道上,臉在地上擦破了好幾處,神情扭曲,好似十分痛楚。

葉翔這一腳可是十分的解氣,黃瀨都被嚇了一顫,那股子色心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吞了吞唾液的看著葉翔,心裡有一個念頭:這小子是個硬茬!

這一腳葉翔隻是用了一分的力而已,否則這傢夥最少也得在醫院趟上半年方能走路。

“老老大!”其中一個小弟和黃瀨的情況差不多,一時間失去了主見,是老大發揮作用的時候了,隻是下一刻,他們所謂的老大也被葉翔踢飛了出去,甩出三四米之距。“老老大!”剩餘的三人更是驚恐了,再次呼喚,他們冇有跑,還算是講義氣。

“不要大了,給我”雖然知道葉翔是個硬茬,但是自尊心在作祟,黃瀨怒火燃起,嘶吼說道,隻是他還冇有說完就呆住了,其餘三人也是趟在了地上,葉翔出手的速度實在是太快,根本容不得他們反映,就到在了地上。

“都說了不想動手,還要來!”葉翔無視幾個傢夥,轉身拉著林詩雅邁步走了開。

此時的林詩雅臉上頓時羞紅一片,這是她第一次和親人之外的異性如此親密的接觸,害羞、安全、溫暖……各種亂七八糟的感覺湧入心頭。

走到混混老大麵前:“你們這樣有意思?覺得這樣很威武?”說完後,便冇有理這些傢夥了,繼續向前走去。

可是這還冇有完,成王敗寇,贏和輸是兩個概念,贏家和輸家始終是兩個極端的心情,無法正視敵我之間的差距,就是一蠢蛋,而這黃瀨就是其中的一員。

被葉翔如此的說道,臉麵可謂是碎了一地,熊熊怒火充斥著他的心臟,又看著那破磚上鮮紅的血跡,是火上加油,怒火完全引爆他的憤怒。

“我他媽的砸死你!”黃瀨捏起磚頭,迅速站立起來,向著葉翔身後林詩雅的秀頭招呼而去,如果這一下要是砸中了的話,那後果不堪設想。

危機十分,葉翔轉身左手用力一拉林詩雅,而林詩雅聽見後麵這猊氣十足的聲音,正要回頭,發現自己已經撞入了葉翔的胸膛上了,臉色又不僅的羞紅起來。

葉翔環手抱著林詩雅左旋了開來,躲過了黃瀨這奮力的一磚頭,但是還冇有結束,這丫的頭腦不清醒了,又是一磚頭橫了過來,如果葉翔一腳過去,這人絕對飛出去,但是磚頭順帶的動作可能會擦著林詩雅,這是他不喜歡看到的事情,他不能讓林詩雅受傷,雖然隻是有機率。

林詩雅完全冇有注意到自己快要被磚頭掃中,俏臉貼在葉翔寬厚的胸膛上,顯得更加的紅潤了,心跳加速,而且十分的安全舒適。

葉翔左手鬆開林詩雅,化作閃電,“砰!”板磚狠狠的擊打在了葉翔的手臂上,去路被阻。

“葉翔同學”目擊板磚擊打在葉翔的手臂之上,林詩雅眼裡頓時就霧氣蘊繞,露出心疼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