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與林詩雅吃了早餐後,又遊走了一陣,葉翔纔回到了公寓,此刻程洛與葉無定也起來了,兩人正在打遊戲,一個叢林的槍戰遊戲:槍訣。

程洛控製著鍵盤,大呼道:“葉二哥,小心,那小丫頭在對麵的山頭上,她的操作非常厲害,可彆讓他狙殺了你!”

葉無定搖晃著鼠標控製鍵盤將自己的角色隱藏在一叢密盛的草叢之間,嘴中不停說道:“在哪?奶奶的,這次一定要狙殺了這個小娘皮!”

但是隻聽得‘砰’的一聲,葉無定電腦螢幕變成了灰暗色的了。

“我草,這尼瑪都能狙殺了我?這小娘皮太厲害了!”葉無定憤憤不平,好像死得很是冤枉。葉翔看得搖頭,這個他也有玩個,實在太簡單了,冇意思,隨便殺一片。

葉無定扭頭看到了葉翔,說道:“阿翔回來了!”眼睛一亮,站起身來:“來,來,幫哥哥玩一局,教訓教訓這小丫頭,實在太囂張了!”

程洛也是冇有堅持兩分鐘,被爆了頭,也說道:“來來,我們兄弟聯手,弄死這小丫頭……我去又嘲諷!”

好吧,閒來無事,玩一局打發下時間!

葉翔坐下,程洛便可使打字道:小娘皮,等著,這回看我兄弟怎麼收拾你!

對麵這為有些高手的名字叫做天使的小手手,不知為何,葉翔對這個名字十分有些熟悉,好像曾經有見過一樣。

天使的小手手:菜雞的兄弟也是菜雞,就算來十個,本姑娘都能虐成渣。在附帶一個鄙視的手勢。

葉翔啪啪敲打鍵盤:小丫頭,低調一下,小心閃了舌頭。

天使的小手手:看來你就是那個高手了,想被命中幾下,本姑奶奶滿足你!

程洛打字道:小丫頭,呆會兒輸了唱征服!

天使的小手手:走開,你這個秒男。

程洛十分惱怒:小丫頭,哥哥很強壯的,一夜七次郎,次次一千下。

天使的小手手:我知道,是手指!

葉翔在一旁擦著冷汗,好彪悍,葉無定則是打量程洛,意思是她怎麼知道的,難道你們曾經測量過?程洛感覺道葉無定怪異的眼神,立馬說道:“千萬不要誤會……”

原來兩人第一次交鋒,程洛竟然臉三十秒都冇有堅持便死在了對手的槍下,本分鐘都冇有堅持到,實在死得有些窩囊,所以斬獲了一個‘秒男’的稱謂。

程洛看向葉翔,他這纔想起來自己還不知道葉翔會不會玩呢,說道:“阿翔,你會不會哦!”因為葉翔表現的太過完美了,好像什麼都能,所以潛意識的認為葉翔很厲害,要是不會,待會兒若是死得太快來就太丟臉了。

葉翔點頭:“玩過,技術還行!”

程洛道:“那就好,來來,我們開局!”

葉翔道:“讓我與她單獨開,我想看看她的能耐!”程洛立馬道:“翔子,這可不是逞英雄的時候,這小丫頭真的有幾把刷子的!”葉翔道:“放心,我技術也是可圈可點的!”見葉翔如此堅持,程洛也隻能道:“行!”

不過對麵的‘天使的小手手’見隻有葉翔一人,便問道:其他人呢,掉線了嗎?

葉翔道:聽說你有幾把刷子,這久腳有些癢,想來刷洗一番。

天使的小手手:一人的話冇意思,不打。

葉翔:你是怕輸嗎?

天使的小手手:我是怕你心裡有障礙,一蹶不振。

葉翔搖頭,這小丫頭挺有意思的,嗒嗒輸入:放心我內心很強大的,實力也是很強大的。

天使的小手手:行,既然你如此堅持,我就幫你解解網癮,救你迴歸正途。

程洛道:“我去,這小丫頭嘴真是有些厲害哦,挺能說得!”

遊戲開始,葉翔氣息變了,他此刻仿若已經化進了角色中,有些的戰場是一塊廣袤的森林,林木高度,荊棘叢生,葉翔趨勢角色,在樹林中狂奔了起來,仿若一片蒼狼,在森林中尋找食物。

程洛道:“阿翔,慢一些,你這太快了,小心那丫頭陰你!”葉翔道:“放心,周圍冇有她!”葉翔的鼠標不斷晃動,觀察著周圍的一切,速度很快,頻率很快。

葉無定道:“晃得我眼睛都看花了!”程洛法相,葉翔不但很快速的觀察周圍的環境,而且還在不斷前進。

在一處陡峭的山坡下麵,葉翔停了下來,躲在了一處草叢,然後喃喃說道:“這丫頭還真喜歡上山頭!”

程洛道:“怎麼了?發現她了嗎?”葉無定也是聚精會神的看著螢幕,但是什麼都看不出來。

葉翔藏匿完角色,指著螢幕上斜坡上一黃泥土及枯草的地兒,說道:“這丫頭就藏在這這裡!”

程洛看了一下時間,才三十八秒,便催促葉翔道:“乾掉她,讓她當一個秒女,一模就濕!”

葉翔:“……”

葉無定點頭:“對乾掉她,一槍爆她胸部,不要抱頭!”

這都什麼人啊?葉翔真是敗了,說道:“算了,人家隻是一個小姑娘罷了,有必要這麼大仇恨!”在公共頻道喊話:小丫頭,我已經發現你了,讓你一次!

天使的小手手:切,以為我會上當嗎?想引本姑奶奶出來,門都冇有!

既然如此,得打個晃槍。

葉翔一槍打在了這丫頭藏身的斜坡,子彈落在她的肩側,本能的嚇得她翻滾身體,躲到了一側,再一個石頭背後。

天使的小手手: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葉翔:秘密,快些逃走吧!

天使的小手手:嘚瑟,不許開槍打我!

葉翔:要打你早就打了,何必要等到現在?

天使的小手手:信你一次!

斜坡上,隻見一個全身過慢黃色枯草的人影翻過了斜坡,最後消失不見。

葉翔又開始狂奔起來,順著斜坡直上。

程洛道:“唉,翔子,你這樣直上,小心被埋伏哦!”

葉翔道:“好好看看《孫子兵法》去,知道什麼為心裡戰嗎?你能想到的敵人豈能冇有想到!”

“哦,這與‘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是同一個理,都是反其道為之!”程洛道。

葉翔道:“差不多!”

毫無危險的翻過了斜坡,葉翔改變了方向,從右側一方搜尋了過去,在溢位森林地帶聽了下來。

葉無定道:“又發現了?”

葉翔指著兩顆樹木之間,氾濫的枯枝爛葉堆裡,一個灰色槍管子。

程洛直噴道:“我去,這丫頭真能偽裝!”葉翔道:“這丫頭估計是看得多了,所以很有經驗!”然後在公共頻道喊話道:“小丫頭,沙楊啦啦!”

砰!

葉翔開火,一槍解決了藏匿在枯葉之中的屍體。

程洛馬上做到自己的電腦麵前,點‘天使的小手手’頭像,為她發送了一首歌過去:《征服》!

天使的小手手:滾,你個秒男。閃了歌曲,然後有喊話道:我不服,再來!

葉翔:你不是我對手,在練多長時間都不行。

天使的小手手:剛纔一盤是我大意,這次我不會放水了!

葉翔:行,再陪你玩一把!

程洛在一旁道:這把再輸了便要唱征服了啊!

天使的小手手:姑奶奶會輸?看我怎麼爆了這混蛋的頭。

程洛:兄弟,彆客氣,一會兒彆打她的頭,打她的咪咪,將她的B罩杯打成飛機場!

天使的小手手:王八蛋……

遊戲開始,這次葉翔還是一樣,快衝,五十八秒的時間便又將這‘天使的小手手’掛了,贏得了勝利。

遊戲退出,程洛道:我看到了飛機場。

天使的小手手冇有理會程洛的話,直言還要再來。

葉翔:你不是我對手,太弱了,冇興趣!

天使的小手手:我弱,你去查檢視,姑奶奶在全世界的戰區可是排名第十四的!

葉翔:還是弱!

天使的小手手:我不服,再來!

葉翔反擊:我怕你內心承受不了,一蹶不振!

天使的小手手:本姑孃的內心十分強大,錐子都戳不破。

程洛:我有電風鑽!

天使的小手手:手下敗將,一邊兒涼快去,再來我就不信了!

葉翔熬不過,又和她開了幾盤,但是還是一樣:虐菜,贏得甚是輕鬆。葉無定道:“阿翔,我從來冇有想過你玩遊戲竟然如此厲害,什麼時候教教我?”

說起遊戲,葉翔還真有一款遊戲,說道:“這些有些冇意思,等果斷時間我自個兒弄一款遊戲出來,可以玩玩那款!”

程洛直接鄙視道:“發明遊戲,我翔哥你睡醒了冇,說什麼胡話呢?”葉翔道:“真的……算了,懶得與你說,以後你就知道了!”

京城,一地下基地,一個十七八歲的姑娘抓頭大吼,在她周圍全是電腦的係統,而她麵前電腦的顯示屏正是《槍決》遊戲,與葉翔戰鬥的也正是她,她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輸得這麼慘,真的是慘不忍睹,完全冇有還手之力。

“不行,我要找他當麵一戰!”姑娘惡狠狠說道,她從來冇有輸得這麼慘,很懷疑葉翔用了高科技手段。

葉翔正要站起身,讓位與葉無定,程洛道:“阿翔,她約你見麵一戰,他懷疑你的實力摻有水分,為你在什麼地方?”

這樣的網上約戰完全是不會發生的,葉翔坐下:“我在申城,我等你來戰!”

天使的小手手:你的電話號碼?我到了Call

你。

葉翔:哎喲,賭氣,來來,183********。

天使的小手手:等著!

可是葉翔萬萬冇有想到,這小丫頭真的跑到了申城,來找他一決高下。

葉無定道:“阿翔,我有些要先回去了,你要一起不?”葉翔想了一下道:“我在呆一天,明日回去!”葉無定道:“那行,你自己小心,車鑰匙給你,我讓他們來接我!”程洛道:“葉二哥,在玩兩天吧!”葉無定道:“不玩了,都催促好幾次了,走了!”

葉翔:“路上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