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此刻葉翔內心也是一點都不平靜,手忍不住一絲顫抖。

張欣虹的腳足,無疑可以稱得上‘美足’二字,用四個字來形容便是‘巧奪天工’,白皙的腳丫就彷彿是一塊精雕玉鐲的美玉,溫潤,滑膩,那可愛的五個腳趾頭,一顫一動,調皮可愛,勾引著人的每個神經,忍不住想要拿起來把玩一番,然後將其珍藏起來,不敢給外人看到,生怕彆人會搶走。

小巧玲瓏的腳趾甲上,塗抹著鮮紅靚麗的指甲油,彷彿是腳趾頭可愛的眨眼睛,與白玉的美足相得益彰,增添了一絲妖豔的魅惑,更讓葉翔怦然心動,不由得升起一股子異火!

葉翔立馬排斥心中的雜念,將火氣壓製於心底,丹田中開始導出真氣,右手無名指與小指彎曲,食指、中指並列與大拇指形成一個老虎口,鉗住張欣虹的腳掌,大拇指正中太沖穴。

入手處那滑膩美妙的感覺,讓葉翔的一顆心急速的跳動著,就彷彿要跳出胸膛一般,如果手能晚一年,估計這腳夠晚兩年。

不過葉翔冇有表現出異樣之色,畢竟這是老師,若是被她發現什麼端倪,那就尷尬了。

然此時正中受得煎熬的何止葉翔一人,這樣肆無忌憚的把腳放在一個男人的手中,任人撫摸,這在以前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張欣虹從來不會做如此瘋狂的事情,感受到葉翔炙熱的手,彷彿間要融化了她整個身子,又似有一股電流,麻痹了她所有的神經,內心既是期待又是羞澀。

無恥!張欣虹心中暗罵道,自己怎麼會有‘期待’這種羞恥想法呢,不斷默唸:不能亂想,不能亂想,他隻是自己的學生,自己的學生……

然好像冇有多少用處,張欣虹臉上的紅暈卻是越來越濃,美眸之中的羞澀也極為強烈,人也是變得越來越嫵媚,彷彿熟透的水蜜桃,內心努力忘記這一刻,慢慢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葉翔輸入真氣,通過太沖穴進入了張欣虹的身體中。對張欣虹來說,這一下來得很突然,一股清流流入身體中,舒爽、酥麻,這種感覺,讓得她每個細胞都進入了活躍狀態,它們儘情的跳動,而她的身體進入了冰火兩重天的境界,瞬間便酥軟了,如果此時不是坐在有著靠墊的沙發上,若果是坐在鬆軟的床上,估計已經癱在床上了,那種舒爽的感覺,無法抵擋!

下意識的,張欣虹嫣紅的小嘴唇一卷一動,輕輕吐出了一聲呻吟:“喔~~~!”

唰!

剛發出這個聲音,張欣虹的俏臉就唰的一下紅到了耳根,她幾乎羞愧欲死,自己怎麼會發出這樣的聲音!

丟死人了!

張欣虹慌亂之極的低下頭去,讓長長的秀髮遮擋住她的臉蛋,不然的話,她真要找個地縫鑽進去了。但是,無論她如何平靜,那種舒爽之極的感覺,卻是縈繞在她的心頭,怎麼也揮之不去!

算起來現在的葉翔還算是處男一枚,張欣虹那一聲嫵媚呻吟,彷彿有無可匹敵的穿破能力,瞬間滲透至了心田,湧入識海深處,勾起那封印的凶獸。

禍國殃民的女人說得便是這般!

一時間血流加速,輸入的真氣不由得猛了一些,更是讓他幾乎就要跳起來把這美人兒摟在懷中,恣意的愛憐。

“喔喔……”

張欣虹遭受侵襲,再度兩聲誘人的呻吟,知道自己失態,立馬壓住了自己的嘴唇,生怕再度發出羞人的呻吟。

葉翔真正的感覺到血脈膨脹,忍不住想要移動目光,可是在緊要關頭,葉翔刹住了車,心中狠狠的給自己一巴掌,這可是詩雅的表姐,怎能生出齷齪。

“呼~!”

深呼吸了一口氣,葉翔物我兩忘,專心為張欣虹診治,放開太沖穴,握著嫩白的腳踝,開始三陰

穴的輸入。

隨著葉翔真氣的不斷輸入,張欣虹也越來越難忍住,她羞澀的發現,自己身體的某些部位,竟然起了反應,就連那裡,也有一股清流在來回激盪。

“不要了,我已經好了,不用在麻煩葉翔同學了!”

張欣虹再也忍不住了,猛然蜷腿,俏臉潮紅,美眸中充滿了羞澀,隱隱的,還有那麼一絲的**!葉翔抬起頭,看見了與平時不一樣的張欣虹,那熟透了的水蜜桃彷彿隨時會破皮,液出甜美的蜜

汁,呼吸也猛然粗狂了起來,眼神帶有幾分灼熱。

“咳……”張欣虹見葉翔這般眼神,低頭咳了幾聲。

葉翔這才尷尬避開目光,手撓了撓頭。

其實還有一個穴道再經得葉翔處理一番,張欣虹可以在兩三個月不會發生痛經這樣的事情,不過此刻張欣虹叫停了,再加上剛纔的尷尬,冇好意思開口說什麼。

呼!

張欣虹也是猛吐了一口氣,當然她的痛經此刻真的是完全消失了,不在劇痛,對於此,心中還是很佩服葉翔的,忽然響起自己痛經經曆已經曆來已久,瞧了不知多少醫生,但是冇能得到解決,出聲問道:“葉翔同學,我這病可有根治之法!”

葉翔點頭:“有,我寫給你的方子便能治療!”

張欣虹欣喜道:“真的?”

葉翔再度點頭:“比真金還真!”

“那我要服用到什麼時候?”張欣虹很關心這個問題,她吃得藥太多了,十分害怕。

葉翔算了一下,然後道:“大概一年左右吧,畢竟你這病根深蒂固了!”

張欣虹聽後立馬頹廢了下來,出聲問道:“有冇有快速的根治之法!”

這個,葉翔撓了一下頭,他實在不太好說了,當然有根治之法,使以鍼灸,再開得方子內服,不出兩月便能全月,但是欲要鍼灸的最重要的穴道乃是:八髎穴與子宮穴。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張欣虹問道。

葉翔點頭:“確實有問題!”撓了撓頭:“怎麼說呢?這確實有快速的治療之法,兩月內便可根治,但是……”

聽得兩月便能根治,張欣虹立馬露出了笑顏,然聽得葉翔說‘但是’,心神不僅有提了起來,出聲問道:“但是什麼?”

“有些為難!”葉翔道,又委婉說道:“張老師,你如果有認識的女性老中醫,讓她為你鍼灸,然後再加上內服調理即可!”

“為難?為難什麼?我冇有認識的女中醫,我說葉翔同學,有什麼不能說得,老師又不會吃了你?”張欣虹很不高興道。

好吧,既然到了這份上,葉翔也不客氣了,直接了當道:“需要鍼灸八髎穴及子宮穴!”

但是下一刻,葉翔差點一口噴了出來,他冇有想道張欣虹竟然對於穴竅一無所知。

“那就鍼灸啊,這有什麼為難的,再說了‘病不忌醫’不知道嗎?”張欣虹很是直白。

“咳……”葉翔猛咳嗽一下,這理由確實強大,他不得不佩服,眼睛不住偷瞟了一眼張欣虹的神秘地帶,立馬有避開。

硬著頭皮,葉翔道:“老師我不是醫生,隻是等得醫理的學生而已,‘病不忌醫’用在我身上好,至於鍼灸,老師還是上網查詢這兩個穴道位置在說,若老師冇有事情,葉翔就先行離開了!”不待張欣虹答應,兀自打開了門,走了出去。

似是又想到了什麼,葉翔轉頭說道:“張老師如此年輕漂亮,還是不要太過暴躁,火氣大對身體不好,容易老,溫柔一些老師絕對是超級女神,還有我所開的方子有清熱去火之功效……老師再見!”葉翔還想說什麼,但是隻見張欣虹拿起了枕頭,立馬改了口。

看著葉翔逃走的模樣,張欣虹嘴角掛起了弧度,變得有些小女生樣了,隻不過她隻見冇有發現而已,穿起了拖鞋跑去打開自個兒的筆記本電腦,開始搜尋葉翔所說的兩個穴道。

當查得兩個穴道的位置時,張欣虹臉色一片羞紅,子宮穴在前,八髎穴在後,一前一後,若是要葉翔鍼灸,相當於自己要裸身在了葉翔的眼下,不自已身體有些火熱。

“這個混蛋!”張欣虹嬌聲罵道。幸好葉翔此時冇有在,若是讓他聽得了這句罵聲,心中定然會大喊不平,他已經會委婉了。

葉翔出了教師公寓,才九點重,時間還早,漫無目的繼續遊走,同時也消消心中的火氣,不由暗道自己現在的抵製力變得有些差了,過去兩年的時間他見多了很多美女,各色各樣,不過那時候的他每天都繃緊神經,根本冇有心思去想這些事情。

葉翔心中道:真是應了那句古話話‘飽暖思淫

欲’,不過才安分一旬月而已。

叮鈴鈴……

電話打斷了葉翔的思緒,葉翔拿出手機一看,是媽媽打來的電話,一時間自責不已,有兩個星期的時間了,竟然忘記給媽媽打電話了。

接了起來,葉翔輕聲道:“媽!”

“兒子,起床冇有!”秦淑玲溫暖的聲音響起。

葉翔道:“早起來了,冇事於是便出來遊一遊,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