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葉翔七點過便醒了來,昨夜睡得較早,冇有睏意,便起來床,葉無定與程洛兩人還在呼呼大睡,葉翔來到陽台上伸了一個懶腰,一陣拳腳傳入了葉翔的耳朵中。

原來杜鐵錘與塵心兩人在公寓草坪上切磋。

塵心施展的是一套掌法,乃是少林寺七十二絕技之一的般若禪掌,有著‘少林第一掌法’頭銜,塵心對這‘般若禪掌’的領悟達到了一個非常高的境界,一招一式行雲流水,酣暢淋漓,配合他的勁道,威力無窮。

杜鐵錘修煉的是一套拳法,這套拳法名為‘鐵樁十三式’,這套拳法以剛猛為主,一拳施展而出,必有千斤之力,被擊中者,輕則受傷,重則傷經裂骨,杜鐵錘研究此拳法也有十數年,不過還是冇有領悟道精髓,多了幾分繁瑣,少了一些隨意。

塵心的掌勁非常洶湧,每每杜鐵錘的拳頭相遇,都能讓杜鐵錘身子一陣輕顫,俗話有‘寧挨十拳,不接一掌’、‘拳擊表皮,掌擊至裡’,更何況領悟多年的塵心,恐怖的勁道確實非現在的杜鐵錘能夠夠接受。

兩人又度拆了十多招,最後一杜鐵錘的落敗告終,就算是憑實力,杜鐵錘與塵心也是有著一大步差距,現在的塵心算是半步先天、半步暗勁,就算是先天高手想要勝他,也是困難重重,甚至有可能會敗在他的手中;而杜鐵錘不過是明勁八重,欲要與塵心真正一戰,須得真正進入道暗勁之列方有可能。

塵心看向葉翔,雙手何時點了下頭:“貴人早安!”

杜鐵錘憨厚微笑了一下,說道:“抱歉,葉翔同學,吵擾到你休息了!”他以為是因為自己找塵心比試吵擾的了葉翔的休息,很是歉然。

“非是由你們吵擾,而是睡不著了,索性起來了,還觀看了一場如此精彩的比鬥,不過……”葉翔微笑道,當聽得葉翔說不過的時候,兩人都聚精會神,他們都知道現在的葉翔乃是宗師高手,能得到葉翔的一番指點,必然收益無窮。

葉翔看著杜鐵錘道:“杜兄,你所修煉的是一套名為‘鐵樁十三式’的拳法,剛纔見你施展,雖剛勁勇猛,可惜你隻是停留在表層,並未領悟到這套拳法的精髓!”

“鐵樁十三式,所謂‘鐵樁’乃是代表毅力、恒心,鋼鐵一般的毅力,一樁釘陣的恒心,然你隻是做到了身如樁子,這隻是修煉的基本功,卻阻礙了你,它所講得是心如樁子,而非是身如樁子,你現在務需打破這枷鎖,發揮這套拳法真正的威力,局時你也會很輕鬆他人明勁九重之境!”

杜鐵錘一經葉翔指點,彷彿之間為他開啟了一扇關了很久的大門,兩手抱拳,敬了一個晚輩之禮:“多謝葉宗師指點!”

“杜兄客氣,我們是朋友,務需如此!”葉翔擺手,他心中冇有這些俗套,看向塵心,葉翔道:“至於塵心大師,葉翔不能為你提供什麼有用的建議,你現在已經達半步先天、半步暗勁,且你之領悟力也是古往今來少有的天才,一招一式控製的非常完美,明勁與暗勁之分可以簡單的理解為看得見與看不見,一個字‘隱’為主,待塵心大師進入暗勁之列,葉翔可助的大師入先天!”

“阿彌陀佛!”塵心雙手合十,也是行了一個晚輩禮。

葉翔鬆了下身子,說道:“我從來冇有在學校中遊走過,你倆繼續,我出去遊走一番!”想想自己確實該去遊走一下了,免得以後找個方向還需要問人,那就有些丟臉了。

轉身回到浴室洗了一把臉,葉翔便支身出了公寓。

漫無目的隨意亂走,可是葉翔好走不走來到了教師公寓,遇見了他最為火爆的班主任——張欣虹。

今日是星期六,張欣虹懶得空閒,不過卻冇有睡個懶覺什麼的,早早便起來了,然後在樓下跑起早步,鍛鍊身體。

葉翔走在路上,一道倩影落入眼中,身體猛然一顫,低下頭顱轉身便要離開。

不過為時晚矣,張欣虹已經發現了他,大聲呼道:“葉翔!”

葉翔冷不丁來了一句:“老師,你認錯人了!”提腳跨步,便要腳底抹油跑路。

“葉翔,你給我站住,若敢跑路,今年所有學分以零為單位!”張欣虹威脅道。

葉翔那還冇有來得及踏在地上的腳不得不收回來,轉身露出一個十分可愛卻又牽強的笑容:“老師好!”

今日張欣虹下身是一條灰沙色的休閒褲,上身是一件粉紅的T恤寸衫,勾勒出幾摸曲線美,也許是葉翔昨日夜晚被勾起了心中該有的原始之火,再加上張欣虹跑步過後有些氣喘,那傲然的圓潤一顫一顫,葉翔心中更是火熱。

張欣虹很是傲嬌看著葉翔,那模樣很是得意:小樣兒,我還收拾不了你?

張欣虹嫵媚的眼眸一橫,問道:“為什麼昨天回來冇有來我這裡報道?”張欣虹比葉翔捱了一個頭,遠遠看去,好像是一對情侶,此刻女友在麵對自己的男友撒嬌。

葉翔硬著頭皮道:“本來是想來找你報道的,但是程洛說暫時不用找你報道,便要我一同去慶祝去了!”張欣虹一聽是程洛,咬牙道:“程洛,你這王八蛋,給我等著!”

而此時還在呼呼大睡的程洛打了一個噴嚏,不知所以,繼續到頭睡覺,根本不知道葉翔此刻已經把他出賣了。

葉翔眼觀鼻鼻觀心,心中道:騾子,委屈你了!

“那為何剛纔見了我要溜,我很恐怖嗎?還是我長得難看?”張欣虹不依不饒。

葉翔頭上冒出了汗滴,說道:“哪能呢?老師您溫柔可愛,傾國傾城,豈能說長得難看?”

“您?”張欣虹媚眼一瞪:“我很老嗎?”

葉翔內心苦澀不已,立馬改正:“哪能呢?老師仿若十八年華,勝似七仙女下凡,一點都不老!”

張欣虹這才饒了葉翔:“算你會說話,跟我來!”

葉翔輕聲嘀咕道:“我可不可以不去!”

張欣虹轉身:“你剛纔嘀咕什麼?”

葉翔打了一個激靈:“冇有什麼,冇有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