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淑玲剛坐下來休息,眼睛忽然瞟向到葉翔身後還有一個身影,且是一個姑娘,長得特彆的水靈,是一個極為美麗的女孩。

“翔兒,她是誰?”秦淑玲眼睛閃亮,疑聲問道,心中沉吟難道翔兒又談戀愛,這可不是好事,隻不過這女孩兒好漂亮,文靜溫雅,翔兒的福氣還真的不錯,果然不愧是我的兒子。

“哦!”葉翔轉身看了去,林詩雅對著他笑了笑,有些無奈道:“她是我們班的同學,班長乾部,因為上一次我發揮有點失常,所以來瞭解一下情況!”葉翔理由隨口就來,證實兩人冇有任何的摩擦,此時純屬是為了正事。

“是這樣啊!”聽了葉翔話言,秦淑玲點了點頭,想到了上一次葉翔頭疼,好像接下來就是月考,結果不太理想,應該是頭痛影響了發揮。

林詩雅秀眼瞪了下葉翔,這藉口找得她有些無語,說個謊都是那麼的理直氣壯,於是走了過去和秦淑玲再一起,道:“阿姨,您好,我是葉翔的同學,我叫林詩雅,阿姨你可以叫我詩雅,我來確實是來找葉翔,但非他考試一事!”

“嗯?是不是翔兒他有欺負你,放心,給給阿姨說,看我不錘他!”秦淑玲又閃過一道精光,對著葉翔惡狠狠的說道,大有往葉翔頭上一鐵錘擼下去樣子。

葉翔拖拉著臉,我能欺負她?

“嗯”林詩雅看到葉翔無奈的樣子,心裡很高興,開始訴說葉翔的各種壞,什麼嚇唬她、罵她小豬、扯她頭髮之類,說得葉翔是滿臉驚愕,他何曾做過如此事情,眼神不斷掃向林詩雅,心中語道:“我的班長大人,咱們好像昨天纔有所交接,纔算說上幾句話語,我什麼時候做了那麼多壞事?可否正常聊天?”

林詩雅自己都冇有發現,她所說的這些瑣事聽起來的感覺完全就是兩情侶之間恩愛表現,其中那是情意濃濃、哀怨纏綿。

葉翔也是如此,冇有其他想法,未曾向這情侶方麵去想,隻是覺得好無語,這班長扯得太離譜!但是這落在秦淑玲的耳朵裡麵味道就出來了,兩個小情侶在打鬨不斷,感情深厚,臉上的笑容從未有停過,但她不斷惡狠狠瞪葉翔兩眼,戲份十足。

也許是葉翔魅力十足,年輕激情光芒影響之下,剩下的菜很快就被賣完,且還不夠賣,還有幾個賣主空手離開。收拾了攤位,把所有的東西裝在了那輛經曆了無數風雨的三輪車上,葉翔在前麵蹬車,秦淑玲和林詩雅坐在三輪車上。

坐這樣的三輪車對於林詩雅來說可是第一次,還挺新奇,雖然她是書記之女,但她的臉上並冇有看不起、鄙視等神色,有得隻是好奇,還有幾許輕快,和秦淑玲聊過不停。

葉翔果然不愧是年輕人,身強力壯,很快便到他家所住,林詩雅自然而然的被邀請至他家做客,林詩雅欣喜的和秦淑玲在前麵有說有笑走著,隻留葉翔一人在後麵鬱悶的看著她們。

“妹子,你們今天回來挺早的嗎?咦,這是誰家的閨女,好生漂亮,這麼秀靈!”這時,樓上走下一人,都是葉翔和秦淑玲所熟悉的人,正是娘倆的鄰居王嫂。

“王姐,今天賣菜的人很多,已經賣完了,這是翔兒的同學,是他們班的班長,這次來是因為上一次他頭痛考試失常,想瞭解一下情況!”秦淑玲笑語,葉翔的藉口被她隨口就借了去。

葉翔:“”

林詩雅:“”

王嫂嗬嗬的說道:“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是你家阿翔談對象,這是她的女朋友;我不和你們扯了,我要去趟菜棚,等會兒就天黑了!”邊說邊走。

“王嫂慢走!”秦淑玲搖了搖手。

葉翔:“王嬸慢走!”

林詩雅:“阿姨慢走!”

“嘴還真甜!”笑嗬嗬的對著林詩雅說了一句。

和王嫂分手後,葉翔三人便直接到了娘倆生活了幾年的家。

一進入家門,葉翔十分的乾脆,懶得和她們扯,而且也知道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轉身自己做飯去,讓她們聊去,而且也想試試記憶中的那一份手藝如何?

“詩雅,翔兒怎麼說他上次發揮失常?他冇有給我說過這事情,能和我說一說嗎?”秦淑玲一坐下來就迫不及待的問道,葉翔纔是她心中最關心的,最重要的。

“阿姨,你彆擔心,這一次測試的題目有點難,葉翔因為頭疼,才導致了他發揮失常,現在他十分的努力,相信很快便能趕上去,相信下一次他定會考得非常好。”林詩雅解釋說道,隻是她自己心中卻是在打堵,葉翔這幾天的所做所謂都在她的眼中,她冇有任何的信心,一天隻會翻書,根本冇有在看書。

“那就好!那就好!”秦淑玲鬆了一口氣,甚是滿足。

不知怎麼的,林詩雅心裡麵流淌過一股子心酸,看著葉翔和母親所住隻是這麼一點兒大小,她冇有鄙視葉翔,也冇有看不起葉翔,有的竟然是一絲絲淡淡的心疼。而後她還感到十分不自在,一是秦淑玲實在太過熱情了,好像是在看自己的兒媳,讓她有逃離的衝動;二則是在秦淑玲身上她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壓力,說不清道不明。

“呼呼嗯,好香啊!”正在聊天的秦淑玲和林詩雅被躥進屋來的香氣給吸引住了,這香氣她們從未聞到過,精神也更加的抖擻。

“開飯了!”葉翔端著豐盛的飯菜從外麵走了出來,香氣的來源正是從葉翔所端著的飯菜中溢位來的。

“咕噥!”

“咕噥!”

秦淑玲和林詩雅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秦淑玲到是無所謂,但是林詩雅就不同了,頭都要低到了桌子下麵去了,不敢看葉翔,亦不敢抬起頭,緋紅也蔓延至耳根,這下丟大了,也糗大了。

這不能怪林詩雅,而是葉翔做的飯菜是在是太誘人了,香溢四流,光澤鮮豔,一看就讓人忍不住想要把它們全部都裝入腹中。

葉翔到是無所謂的笑了笑,這是他的成就,宇空這無敵霸主廚房技術還真不錯,超不簡單。

“這是我這幾天在一本廚藝書上看來的結果,你們點評一下!”葉翔說道,盛了三碗飯,此刻林詩雅還在羞澀當中,怯怯的接過葉翔為她盛的飯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