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見得白牙躬身敬禮道:“見過大人”白牙還未說完,便看見了葉翔的動作,立馬該了口。

葉翔急忙開口道:“我所想知道的答案可否告知了我不喜歡問第三次”

“是的,大人”白牙態度一百八十度逆轉。

白牙撚起衣服,胸前有著一團黑雲,應是中了毒,且手法十分刁鑽,對於這白牙來說應該事件不光彩的事情。

“十天前,我來炎黃之地,目的是為了新能源代碼,但是有一個人找到了我,讓我為他般一件事”

“那人很強,我在他手中走不過十個回合,他製服了我,讓我吃了一個褐色藥物,乃是他獨門秘藥,若得不到他的解藥,性命不保”

葉翔點了點頭,一副明瞭之色道:“難怪我看你不太正常,原來是中了毒”然後抬起頭問道:“那人叫你做何事”

“在今天來到這裡,聯絡他”白牙指著何惜雲。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們真的是來對付我的”葉無定站了起來,看向何惜雲,露出不屑之色。

何惜雲麵無表情,隻是直盯盯的看著葉翔,想知道這人到底是誰,為何這白牙對他竟然如此恭敬

白牙點頭:“不錯,今天廢了你,然後到他那裡領取解藥”眼睛一刻也冇有離開過葉翔,若是知道這位美麗的女子是叱吒地下世界冕下的朋友,就算是被得那人立刻殺身到地,也不會動得分毫。

葉翔麵無表情的說道:“我想知道夢小姐的下場”

夢少軍冷不禁的一陣顫抖。葉翔目光轉移在了他的身上,輕聲說道:“看來你是知道後果了,你來說”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夢少軍仿若是有巨山壓頂般,小腿忍不住顫抖。

葉翔輕輕說道:“不用這般,我不會吃人”雙手抱在了腦後。

其實葉翔已經猜到了,他雖然不知道葉無定是何方人士,但觀其眉宇,是個人物,背景有些不簡單,此次為事應是對付其身後勢力,至於夢傾城等人,為保得秘密,最後結局是殺身之禍。

“沉沉屍黃浦江”迫於葉翔的壓力,夢少軍顫抖說道。

夢傾城眼中一片死灰,心中呐呐道:“母親,你的諾言我不會執行了,夢家就是如此的讓人失望”

葉翔臉上還是冇有變化,淡淡的說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一將功成萬骨枯,這些道理我懂,但是為何要牽連無辜之人,在你們的眼中,他人的生命就真的那麼脆弱,真的如螻蟻嗎”聲音變得有些陰冷,目視何惜雲,說道:“這次的主事人應該便是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可以輕鬆饒了你”

何惜雲不著痕跡的顫抖了一下,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說,磨嘰了半天,才諾諾說道:“你想怎樣”他不相信葉翔敢對付他們,他們若要使判案,也隻是個犯罪未遂。

“很好”葉翔點了點頭,一股煞氣綻放,說道:“我真他媽有點佩服你,到了這般地步還想談條件,白牙”

白牙立馬立身說道:“大人有何吩咐”

葉翔道:“若是我讓你殺了他你會不會做”

白牙眼中一陣興奮,說道:“願聽候大人差遣”

何惜雲臉色一白,道:“白牙,你果然冇有按得好心”本來白牙來此的目的隻是弄殘葉無定,然白牙從來以後便做出了過格之事,完全破壞了計劃,什麼十億贖身金完全是子虛烏有。

白牙冷笑道:“我從來不會趨附他人之下,何況是那本卑鄙手段,聽他口氣你應該是個重要的棋子,還讓我完全聽命於你,若是把你抓住,我想應該可以換取解藥”眼眸掃向邵翼及夢少軍:“至於這兩個廢物若不交來贖身金,今晚便是他們的末日”

“噗通”“噗通”

邵翼及夢少軍兩人聽後直接摔倒在地。

“哈哈哈”葉無定大聲狂笑,問道:“那我呢”

“你”白牙看向葉無定,說道:“還算有種,隻要你不爬起來,我不會在出手,更不會廢了你”

“好”葉無定讚道:“傳聞殺手白牙血腥冷酷其實是對於敵人,果然不假”

“那我呢”半天冇有說話的夢傾城突然問道。

“噌”

白眼頭上浸出了冷汗,眼眸掃向葉翔,一時間不敢言語。葉翔說道:“以夢小姐這般妖嬈,那絕美的姿色,不吃了心中豈會甘心”白牙露出感激的神色。

“那你有冇有想吃我”夢傾城現在已經不太害怕,調皮說道。

葉翔眼觀鼻,鼻觀口,口連心,頭皮有些發麻,真想說此間問出這話好像不合符氣氛。

“可以啊,老弟,申城一枝花都被你摘了,不錯不錯,以後衣食無憂”葉無定心中微笑道。從夢傾城喊出葉翔的名字他便知道這就是大伯失散多年兒子,隻是很疑惑,為何白牙會對他如此恭敬

夢傾城看葉翔的表情,忍不住露出淡淡的笑意。

何惜雲問語葉翔:“你要如何才能放過我”從剛纔的語氣可以聽出,白牙要殺自己,更本就冇有逃走的機會,自己死了也就死了。

葉翔點頭道:“這纔像句人話,事情應該是由夢小姐服裝集團引起,所以還是談錢吧,當然不是給我,我又冇有傷害,全部給夢小姐,自己估估自己管得多少錢”對中夢傾城道:“夢小姐,給他們個賬號,讓他們打錢”

“我不需要他們肮臟的錢”夢傾城冷然說道。

“肮臟確實有些肮臟,不過你可以把這些肮臟的錢洗乾淨那不就好了,天下缺錢之人多了去,什麼兒童基金啊希望小學啊還可以弄得個好名聲不是”葉翔蠱惑說道。

聽著葉翔這番話,甚是有理,夢傾城欣然答應,反正已經得罪,又有什麼害怕呢把自己的卡號寫了出來。

何惜雲咬牙說道:“五千萬”

葉翔瞬間皺起眉頭,問語葉無定:“你知道這個傢夥,他是誰”

葉無定瞬間明白葉翔之用意,說道:“京都四大家族之一的何家二公子,背景非常強大”

何惜雲眼中有森冷光芒閃射,似要殺了葉無定。

葉無定轉頭過去,說道:“怎麼想要殺我就算是你哥哥來了,也冇有資格”

葉翔說道:“有如此背景,對自己就那麼冇有信心,不會是小妾生的吧”葉無定攤手:“這個我到是不知道”葉翔道:“就算是小妾生的,但是在這麼一個大家族,五千萬太少,這位白牙那可是出動一次任務都好幾千萬,一個億,少一點兒都不行,當然也可以不給,我也不會為難你們,要走現在便可以離去”

可是三人敢嗎被這麼一個赫赫有名的殺手追殺,估計走不出申城

“我給”何惜雲一抹恨意閃過。

葉翔繼續說道:“你們兩個呢”

邵翼這個年輕人從一開始一句話都冇有,他是被夢少軍邀請而來,後來又被何惜雲相邀,說今天為他牽紅線,迎娶夢傾城,所以興高采烈便來了,還把一樓包了下來,請得家裡麵的保鏢大吃大喝一頓,但是未曾想到事情是這般情形,自己隻是一個棋子,被用來他人博弈,顫聲道:“五千萬,我能調集就這麼多,我的命可不值這些錢”身體還是有些哆嗦,顯然今天被嚇得夠嗆,這般場麵第一次。

夢少軍一時間不知道怎麼開口,身體不斷哆嗦。

葉無定質疑道:“不會吧,你不是可以用得五億來購買夢小姐的傾城集團”

夢傾城開口諷刺道:“他豈會有那麼多錢夢家集合湊起來還差不多,就算簽了那份合同,但是錢不知什麼時候拿得出”

葉無定臉色不太好看,問道:“少軍,承你曾經救得我一次,保得我性命,希望你不要騙我”

夢少軍再次臉色一陣煞白,葉無定已然知道了答案,搖了搖頭,說道:“我也幫你一次,今後你我再無恩怨”說完後正視葉翔道:“你隻需開個口,多少我都為你找來”

葉翔道:“這麼大口氣,來個一千億”

葉無定一聽,抹了一般額頭上的汗澤,說道:“把我賣了也值不了這多錢”

葉翔:“買你乾嘛又不招暖男”

還是算了,不和他扯,估計也是扯不贏葉無定摸了摸鼻子,冇有說話。

夢傾城滿頭黑線看著葉翔,她冇有求情,當然若是冇有葉無定求情,她會出手,她想讓葉無定還了那次恩情。

“好吧,看在這份上,你可以走了,有什麼事情我會這位仁兄,與你無關”葉翔對著夢少軍說道。

“多謝”夢少軍說了一句,顫顫巍巍走向房門。

“付了贖身金,都離去吧”葉翔站了起來,又對著白牙說道:“你跟我這邊來”自顧向著臥室而去。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