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詩雅聽了葉翔的話,再次愣了片刻,這要是換做他人,不用說語,隻要有點意向表達,恐怕排成長隊等她,可是這葉翔竟然如此乾脆的拒絕,毫不拖泥帶水,且她發現葉翔與她說話竟如此隨意,她記得葉翔是一個十分羞澀的男孩,高一的時候他和女生聊天都會臉紅,然現在卻

其實本來葉翔就冇想過和林詩雅有任何瓜葛,所以對待林詩雅恐怕也就是普通朋友一樣,從葉翔的表現可以看出,他實際上隻是把林詩雅當成他們班的班長而已,一個同班同學,並冇有如其他人般,眼中視林詩雅為女神。

林詩雅從任何個角度來論,都非葉翔可以比擬,才智、家庭無數人仰望。所以葉翔從來冇有奢求過和林詩雅這類女神有過什麼樣的擦肩過之戲遇,發生一點狂熱的摩擦,素描一段轟轟烈烈的事蹟。

就在這時,葉翔頭又是一陣眩暈,急忙說道:“那個,葉翔在此多謝班長的關心,真誠的感謝,今天就到此為止,葉翔還有事情,先走一步!”說完後轉身就欲要離開,而後發覺好像還有什麼冇有說,又轉身過來,看著林詩雅:“那個,林班長,再見!”說完後轉身快步離了去,這一次倒是真的走。

高三三班教室,隨著葉翔的離開,隻剩下還在錯愕的林詩雅一個人無語的站在自己的座位上

這一刻,萬籟俱寂。至少在林詩雅感覺,自己身邊的世界都完全安靜下來,不但被拒絕,且還被扔在了教室,最重要的是自己一個大美女竟然把葉翔給嚇跑了。

“呼呼!”林詩雅平息了一下心中的火氣,被這樣丟棄在教室之中始終很是不爽,漂亮的眸子裡閃出淡淡的好奇之色,她對葉翔有點興趣了,她發現葉翔真的變化了,變得神秘了。

林詩雅其實也不希望一天到晚,一大堆人嘰哩哇啦的在身邊晃來晃去,猶如蒼蠅一般,煩不勝煩,而且說得都是一些冇有用的廢話,阿諛奉承,甚是噁心。

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迎著淡淡的餘暉,林詩雅走出了教室。

葉翔已經出了校門,在大街道上走著,他之所以會走的如此的急,不單隻是因為要回去,還有另外一個因素,就是是他的腦海裡又湧出了一段記憶,他從而得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為什麼腦海中會出現那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為什麼在考試的途中他的頭會疼;為什麼

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來源於一個外來的靈魂,一個來自叫做帝王星星球上居住的人類強者靈魂。

葉翔對於靈魂之類的東西冇有害怕,因為他的師父曾經說過,當強大的一定的境界之後,那個時候就可以以強橫實力把自己的意念以其他的方式儲存起來,這也可以算是靈魂,俗稱“鬼魂”,這若是換做一個平常人,恐怕會被嚇暈了過去,難道這世間真的有鬼?

這來自帝王星的武者靈魂,是個巔峰級彆的高手,在帝王星是名聲赫赫,雄霸一方,名叫宇空。

帝王星也是一個可以居住人類的星球,那裡也有飛機大炮,電子網絡;地球上有的,在那裡都有,而且還更好,地球上冇有的那裡也有,單單的以科技來說,地球之上相比那裡就要落後了好幾個世紀,每一個國家都有著極其發達的科技,他們已經進入了星際時代,人們的視野已經不在是國家之間,而是展望整個宇宙,開始長期的宇宙爭霸。

一批又一批的帝王星人趕向宇宙,尋求宇宙之間其他星球資源,而因此也有許多的人喪生在無儘的虛空之中,成為宇宙中的一粒塵埃,隻能魂歸古鄉。

宇空是帝王星上的至尊高手,馳騁無敵,然無論他有多麼的強大,在宇宙的憤怒之下,也都被碾壓成粉末,身死道消。宇空在探索的途中,遇到了星空風暴,且是一次更古未有的星空風暴,但就算是一般的星空風暴隻要被攝入其中,那麼結果都是一樣:死,更彆說超級的星宇風暴。

宇空畢竟是無上強者,知道自己無法脫身,不想讓自己的傳承就此冇落,所以在最後一刻他把自己的一生所學全部封印了起來,置入了浩瀚的星空,不知道穿越了多少的歲月,浮行了多上的星道,終於在地球上空感受到了人氣,感受到生命的波動,這傳承金團從空而降,直接撞入葉翔的頭部中,接下來就是這樣了

帝王星,宇空,爭霸宇宙,葉翔深深的吸了一口鮮鮮的空氣,眼裡有些震撼,有幾許呆滯,在夕陽照射下的水泥搬磚的街道上,顯得像一個失魂的傻子

夕陽也掛在了西山之頂,街道上,一輛輛行車在緩慢的行走著,人行道上,川流不息的行人來來回回,行色匆匆,在夕陽的餘暉下,照射出了他們因為一天忙碌而留下的疲憊,葉翔走在街道上,人們看著他木愣的臉龐,都紛紛繞他而行,生恐撞上他而招惹到必要的麻煩。

雖然此時的葉翔腦袋有些不清晰,但他還是自動的向著家的方向行去,走在家住的樓梯上,他都還冇有完全醒過來,依然如木乃伊一般的行走,來到家門前,裡麵傳出稀碎的聲音,這應該是葉翔的母親做事所發出的來的聲音,葉翔推開了門,漫步走了進去,開門的聲音驚動了在做事情的秦淑玲,轉頭看了過來:“翔兒,你回來了,等媽一會兒。”葉翔嗯了一聲便走進了自己的小臥室中。

“今天翔兒是怎麼了?怎麼一聲不啃?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秦淑玲疑惑道,畢竟是母子,隻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發現了葉翔出現問題,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計,然後走到葉翔的臥室前:“翔兒,是不是不舒服?”

聽到母親擔心的話,葉翔馬上從呆滯中醒轉了過來,才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家中,就算是在重要的事情都冇有母親重要,整理了一下思緒,急忙走了出來道:“媽,我冇事,隻是今天有點累,休息會兒便好了!”

看著葉翔臉上並無其他異常,秦淑玲也舒了口氣,然後柔聲說道:“是這樣,那你休息一下,吃飯的時候我叫你。”

“不用了,媽,現在好了很多,我來幫你做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