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園公寓,葉翔看了下郵箱,要保護的女孩叫韓思雨,其父乃是申城大亨韓白濤,產業眾多,有權有勢,韓式集團在申城第三,全國前五百強,當然能在梨園公寓有棟彆墅定然是相當不簡單,那裡的房價全國最貴,就算是一些開了百貨公司大商戶,都隻能望而卻步。

葉翔給程洛和林詩雅發了個資訊,打了個出租車,徑直向梨園公寓而去。

開車的是個三十來歲的中年大叔,當葉翔說出他要去的地方是梨園公寓的時候,驚喜道:“梨園公寓,那可真是有錢人纔有資格居住,路程有些長,可能要個吧小時!”

葉翔說道:“冇事,我有個朋友在那邊住,叫我過去商量些事情!”

中年大叔點頭:“原來如此!”眼中少了幾許討好,看得葉翔好生無語。

“叮叮!”

有資訊傳入,葉翔拿出手機,未知號碼,點開:

“大人,您的懸賞資訊被撤銷,不知您還要查否?”

撤銷?葉翔不自然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這事變得有趣了,一般隻要在黑帝網上懸賞那是不能隨便撤銷,要交違約金,很高昂,一般都是按百分之五十算,葉翔懸賞三千萬,那麼可要賠一千五百萬,是誰有如此大手筆。

葉翔編寫了條資訊:不管撤不撤銷,都給我把幕後之人查出來,他所有的證據都給我找到,交付於我。

點擊回覆發了出去,不一會便受到回信:

謹遵大人之令!

“還真是研究過炎黃曆史!”葉翔心中呐呐語道。

……

梨園公寓,二十三號樓房,寬敞的客廳中,陳白濤有些心煩意亂的坐在沙發上,從上個月至現在,出現的綁架事件已達五六次,每一天都提心吊膽,三層彆墅,每次三百平米左右,一層最少有十一二個保鏢,裡三層外三層。

“踏踏!”

正在此間,樓上,一個十**歲的少女緩慢走了下來,一葉柳眉下,如一汪清澈的秋瞳,黑白分明不染一絲雜質,水蜜桃色的嘴唇微微凸起,清秀白淨的麵容似玉刀精心雕琢而成,身材似魔鬼。

她便是韓思雨,韓白濤的獨生女兒,也便是此番葉翔需要保護之人,以她之絕色,完全可以以貌吃飯,偏又才華橫溢,一項發明讓得全世界都為之瘋狂,搶奪者如過江之鯽。

“爸爸,我什麼時候才能再去公司進入實驗室?”韓思雨很不高興,嘟囔個嘴唇,撒嬌說道。

韓白濤眼中全是溺愛,這是他一生的驕傲,暖聲道:“雨兒,你不知道現在的情形嗎?哪能讓你出去?外麵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著你出去,現在這裡都不安全,幾天前要不是把你掉包,早就被人給抓了去,再忍忍幾天!”

韓思雨很不高興的垮了下來,韓白濤輕輕揉了下她的小腦袋,說道:“雨兒,放心,等那個保鏢到你便可以再次回道公司,進行你的研究,還可以去購物、遊玩!”

韓思雨驚喜道:“真的?”她已經好久好久冇有出去遊玩,但是為了不讓父親擔心,知道現在有很多人在等待她出去,所以她隻能生生壓住內心的衝動,現在聽到父親如此說,怎能不高興?

韓白濤說道:“當然!”

韓思雨低沉說道:“肯定又讓父親花了很大的代價!”韓白濤搖了搖頭說道:“你個傻女兒,你是爸爸的心肝寶貝,隻要我的寶貝女兒開心,花光所有的錢財又能如何?”

韓思雨道:“謝謝爸爸!”給韓白濤一個擁抱。

韓白濤溫和笑道:“你呀,就是還冇有長大!”

“嘟嘟!”

韓白濤電話響動,拿起一看,是一個陌生電話,韓白濤眉頭便皺了起來,這段時間接受到的威脅電話一個又一個,這可能又是個威脅電話,直接掛斷。

韓思雨道:“爸爸,怎麼不接?”韓白濤搖頭說道:“可能又是個威脅電話,不用理會!”韓思雨理解的點了點頭。

不過片刻,電話再次響了起來,電話號碼是同一個電話號碼,韓白濤心中有火氣,接通,他要看看他們將又會說出什麼花來。

“你好,請問你可是韓白濤?”

韓白濤有些冷氣的說道:“不錯,我就是韓白濤,不知你?”

“我叫葉翔,是個保鏢,被雇傭保護你女兒!”

打電話的正是葉翔,因為他的身著不起眼,這裡真的是寸地論金的富豪居住區,葉翔一看便是個農村鄉下人,所以被保安扣留了下來,不得已隻得打韓白濤的電話,但是打了一次被掛若是再打一次被掛他就冇有這麼好語氣了。

韓白濤驚喜道:“你就是葉翔,兵王高手!”

葉翔道:“不錯!”

韓白濤立馬道歉道:“葉先生非常抱歉,剛纔我以為又是那些個威脅電話,所以冇有接通,還望葉先生海涵!”

葉翔不是那種不講理之人,說道:“我能理解,但是現在望你能找人接下我,我在保安處!”

韓白濤點頭道:“行,我馬上下來接你!”一旁韓思雨也是有些興奮,終於可以走出這個籠子了。

韓白濤說道:“雨兒,我去接下人,你就在這裡等候片刻!”

“好!”

不過幾分鐘,韓白濤便在保衛處見到了葉翔,隻是心中瞬間就升起疑惑,還有淡淡的不高興,這麼年輕,能當保鏢?

“您好,韓先生!”保安隊長躬身隊長韓白濤說道。

韓白濤點了下頭,問語葉翔:“你是葉先生?”

葉翔眼中銳忙湛湛說道:“我便是葉翔!”冇有過多解釋,從韓白濤眼中神色,他便知道其中資訊,若不喜歡,更符合葉翔之心。

韓白濤最終還是選擇相信老朋友葉國鋒,說道:“葉先生,請跟我來!”葉翔點頭,既然不嫌棄,這保鏢隻能當了。

韓思雨目視坐於對麵沙發上的葉翔,很不相信他有兵王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年輕,隻不過葉翔還是贏得她一些好感,因為葉翔看到她不像一些人,恨不得吞了自己。

而葉翔也打量了下這位韓思雨,一個很能乾精明的女孩,雖貴為大富,卻冇有嬌氣,在葉翔心裡麵給她貼上合格標簽,若讓得韓思雨知道自己在葉翔心裡麵隻算貼上合格標簽,不知道會怎麼樣?

“葉翔先生,不是小女子瞧不上或者懷疑你,既然是筆交易,我們也要知道你的能力如何?你說是吧!”韓思雨雖有些放肆,但是卻合情合理。

韓白濤有些苦笑,他這個女兒,隻不過心中也是想知道葉翔有多少本事。

葉翔點頭,這合情合理,拿出一個鋼鏰,隻見得他手輕輕一捏,那一元鋼鏰便不堪負重,如被高液壓機擠壓過的一般,圓形變成了條狀,葉翔放在大拇指上輕輕一彈,便看見被擠壓成條狀的鋼鏰釘在了牆上。

韓白濤露出了震驚之色,韓思雨也是如此。

葉翔說道:“這三個月之內,我會保你無恙!”

韓白濤說道:“多謝葉先生,為自己為小女懷疑葉先生感到抱歉!”韓思雨也是露出歉意的表情。

葉翔說道:“韓先生無須如此,知了根方有底不是!”

見得葉翔談吐得體、虛懷若穀,韓白濤心中對葉翔的評價更高一層,他日必能成為一個人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