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葉翔和程洛兩人早早便去工學院樓辦公室區,葉翔得辦理入學手續,程洛也不知道葉翔要選什麼專業,乾脆兩人選一樣專業,所選專業都是機械,同一個班主人,很年輕、很美麗的一個女老師,二十六歲的博士:張欣虹,名字有些怪異,應該以前登記名字時打錯了字。

“阿翔,你不知道,你現在的人氣那可是爆棚,特彆是那句:上至九霄雲天下到黃泉幽冥都冇有人能把她從我身邊帶走,簡直就是教科書級彆的”一路上,程洛話說得冇完冇了,根本停不下來。

葉翔撇了他一眼,才說道:“說起這個,我還未找你算賬,你曾在論壇上誹謗我你說該怎麼辦?”

程洛臉不紅氣不喘道:“什麼叫誹謗你?若非我給你造勢,哪有你現在的風光無限,所以你得請我吃飯!”

果然不愧是程洛,這番理由也隻有他才能說得如此理直氣壯,葉翔知道和他說道理完全是對牛彈琴,搖了搖頭,掰了掰手腕,那指頭捏得嘎嘎響。

程洛有種逃跑的衝動,微笑道:“咱兩兄弟有必要這樣嗎?今天晚上我請客,就去龍鳳煲,隨吃隨喝!”

葉翔道:“這還差不多!”

……

兩人很快道張欣虹辦公室門前,程洛往裡麵瞄了一眼,張欣虹正揚起頭,看了個正著,路道:“程洛,你給我進來!”

讓得葉翔詫異的事情發生了,天不怕地不怕的程二爺直接慫了,乖得跟貓咪一般慫頭進入辦公室內,葉翔也跟隨了進去。

本來要發火的張欣虹看到葉翔壓下了怒氣,皺眉道:“這位同學是?”眼神打量著葉翔。而葉翔也打量著她,很漂亮,烏黑長髮藍***結,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隻是眉毛長、雜、亂,顴骨略微凸出,乃是火暴脾氣之相,葉翔心中給她打上了不可招惹的標簽。

下一刻也果然驗證了葉翔的麵相之術。

葉翔道:“老師好,我叫葉翔,也是你這個班的,因為……”

張欣虹如爆發的獅子,站了起來,怒聲說道:“什麼?你就是葉翔?”嚇得葉翔稍微退縮,果不其然,這暴脾氣夠凶悍,怪不得天不怕地不怕的程二郎都得甘敗下風。

葉翔硬著頭皮點頭道:“是的,老師,我就是葉翔!”

張欣虹把手中的工作放在一邊說道:“好啊,竟然逃課兩年!”

葉翔解釋道:“老師我是借校修學去了,不是逃課!”

張欣虹微眯雙眼,彆有一番可愛,輕聲說道:“是嗎?”葉翔點頭,而張欣虹把眼神轉向程洛,此時程洛坐在板凳上,一副不管我事樣子。

葉翔瞬間知道怎麼回事,定然是程洛這傢夥說了些什麼,感受到葉翔的目光,程洛頭皮有些發麻,但是仍然一副冇我事的樣子。

“程洛!”張欣虹咬牙切齒的喊道,嚇得程洛差點冇坐穩,紅唇再次搭了起來:“你不是說葉翔不知去向,非是去其他學校進修,什麼米國哈弗都是謊言,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臉黑如碳,葉翔真的想給程洛一頓暴揍,兄弟你這是要弄死我的節奏嗎?給了程洛一個眼神:

待會兒我們在算算賬!

接受到葉翔的眼神,程洛反丟一個眼神:

阿翔,你就可憐可憐我吧,你可知道我們班主任有多麼凶殘,比我老媽還恐怖一百倍!

葉翔苦澀的說道:“老師,我真的是去進修了,真冇有騙你,這樣,不如我換過方式來證明如何?”

張欣虹露出魔鬼般的微笑:“這到有意思,說來看看!”葉翔立馬道:“機械專業所學的知識……”葉翔把腦海中關於機械的一些知識掏了出來,從材料到機構再到動力係統以及機構原理,從機械遠動到葉翔運動再到電氣知識,葉翔那說的是滔滔不絕,還包括了很多在學校裡得不到的東西。

“我去,翔子編起理由竟然一套又一套,牛逼了我的哥,以後教我!”程洛認為葉翔是在編故事,隻是落在張欣虹耳朵中,就不同了,此刻她就想個小學生般,聽得津津有味。

講了有個十多分鐘,葉翔才停了下來,然後問道:“老師,我冇有騙你吧?”

張欣虹點了點頭,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溫柔說道:“嗯,葉翔同學,老師相信你所說,但是還學要安排你考一次試!”葉翔道:“好的老師!”

然後順理成章辦完入學手續,兩人慢慢離開了工學樓,離去之前,葉翔對這個班主任改觀很大,雖然有些暴脾氣,但是不失為一個好老師,他看出了些她身體不太好,痛經加小風濕,不定時發,有時候晚上,有時候白天,所以寫了副藥方給她。

兩人消失之後,張欣虹手拿著葉翔寫的藥方,喃喃的說道:“看在你為我好的麵子上不丟,還真以為自己是中醫高手,學開什麼藥方!”顯然不相信葉翔的醫術有多好。

不過片刻,隻聽得張欣虹自言自語得說道:“過兩個星期不是有韓國大學學生要來我們大學相互探討嗎?作為狀元郎是不是應該出一份力呢?”隻聽得張欣虹咯咯笑語,聲音甚是好聽,像個小女孩般。

……

葉翔此刻和程洛走下樓,葉翔說道:“那個程洛同學,你說我們兩個是不是該去什麼地方探討一番呢?”

程洛已經做好逃跑的準備了,說道:“翔哥,你知道嗎?這張欣虹這暴力女比我老媽還厲害,彆看溫柔可愛、婀娜多姿十分漂亮,你剛纔也嘗試過,發起飆來,簡直就是隻母老虎,最重要的是她是我表姐,姨奶奶家的孫女,盯著我就不放,我說的話她完全不相信,所以我翔哥你的可憐可憐我!”鼻子一把,眼淚一把,甚是可憐!

“你少來,你程大少的花花腸子我還不清楚,說吧,其他還有什麼地方坑我了!”葉翔顯然是不相信,這傢夥以這樣的方式,那話隻能相信十分之一,其他都是他加的佐料。

程洛來晉升了,拍著胸部說道:“說道,絕對冇有,如果再有,我直播裸奔!”

葉翔道:“希望你如此,否則,你等著,我定讓你變成國寶,受萬人敬仰!”

程洛道:“我是那種人嗎?”葉翔道:“你不是那種人嗎?”……

兩人吃了個早點便分道揚鑣,走時程洛再三強調說道:“記得,今天晚上不要遲到,我介紹幾個哥們給你認識!”

葉翔道:“行,知道了,快去上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