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在這警察人員拿槍指著他的時候臉色就沉了下來,若非是在此刻在這裡,換個國家,那舉槍的手臂定然已經廢了,不在屬於他。

所有人都看著唐明塵,看看這老者要作何……

唐明塵怒容道:“我且問你你的槍是用來乾什麼的?”這警察不知是否中了邪,傲然說道:“我是警察,如何用槍我自有判定!”

唐明塵說道:“很好,那你告訴我人民警察使用槍支的幾條規定!”

這一次這個警察做了他一生作為悲慘的錯誤動作,隻見他把手槍指向了唐明塵:“請勿妨礙我們執行公務,否則按同犯論處!”這也是他當警察說得最後一句話。

唐明塵身後兩個保鏢轟然出手,不但奪了槍還直接把這廢了他的手,製服他於地上,槍口對著他的腦門,隻要小手一抖便可送他上西天。這可嚇壞了在場多少人,那些安保人員及幾個警察頓時冷汗直流。

“踏!踏!……”一陣緊急的腳步聲傳了過來,為首三人一個警衣正裝,四方臉,高大威猛;另外兩個標準西服,一個帶著副眼睛,一個體型微胖,都有股精明能乾的氣息,不是政界大佬就是商業钜富,此刻隻見他們神色慌張,應是有大急事。

在場的一些人認出了三人樣貌,警衣正裝的乃是申城局長,另外兩個乃是申城兄弟集團的正懂和副董,這兄弟集團乃是申城數一數二的大商業。

“首長!”隻見警衣正裝的大漢來到唐明塵麵前,敬了個禮,然後緩了口氣才說道:“首長,您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唐明塵看向警衣正裝的大漢,寒聲道:“盧大山,這是你的部下?”

麵對唐明塵老爺子的冷語,盧大山額頭浸出了冷汗,他彷彿間回到了部隊的時候,那大皮鞭抽得現在想想都還膽寒不已,諾諾的應聲道:“是……是!”

唐明塵再次吼道:“大聲點!”

盧大山立身:“報告首長,他直屬於警備大隊,盧大山回答完畢!”至於盧大山身後的兩個兄弟擦著冷汗,不敢出聲,非是不仗義,而是不敢去觸怒老爺子,引火燒身。

唐明塵問道:“我曾教你用槍指著老百姓了?”

盧大山頭皮再次發麻,心中早已把癱在地上的警察打入了冷宮,未有鬆懈道:“冇有!”

唐明塵還冇有放過他:“那我在問你,這個年輕人可是****,是殺人放火還是劫持了航空飛機?要動用槍捕!”

盧大山再次回答道:“冇有!”

唐明塵又來了:“那我又犯了什麼法?做了什麼錯?帶了什麼危險物品也被手槍頂在額頭上!”

這此彆說盧大山,就算他背後的兩兄弟冷汗溢滿臉頰,拿槍頂在開國功勳唐將軍的頭上,他到底吃了多大的豹子膽纔有這樣的魄力。

“首長,大山知錯了,辜負了首長的期望!”盧大山身體連連顫抖,知道首長對他有些失望了,一個小小的警察都如此無法無天,那他們這些嘴頭的將又會囂張到什麼地步。

“爺爺……”唐小可示意了下唐明塵,現在非是教訓的時候。

唐明塵才緩了口氣,然後對著盧大山道:“事情還冇有完,還有葉神醫和我剛從飛機上下來,就這幫王八蛋氣勢洶洶撲來就要打人,給我查清楚!”

盧大山如得軍令:“請首長放心!”就算唐明塵不說,他也會查清楚到底誰有這麼大的膽子,竟敢如此以下犯上,同時他也想唐小可投去感激的目光。

唐明塵轉向葉翔:“葉神醫,讓您見笑了!”臉色不在如之前般冷冽,溫和如風,盧大山三人心中暗暗記住了葉翔麵貌,能讓得唐將軍如此器重,以後定不能得罪,需與之較好。

葉翔苦笑道:“唐老還是叫我名字或者小子都行,您這般叫我背脊骨發麻!”

“葉神醫原來也是這般風趣,那我還是叫你葉小友方好!”唐明塵哈哈語道,又問道:“葉小友,不知你現在要去哪?我讓他們送送你!”

葉翔連忙擺手道:“老爺子,不用了,我自己坐公交,順便熟悉下申城,以後好走動!”

唐明塵道:“那行,那我們就不打擾葉小友了!”葉翔對著唐明塵和陸雨惜辭彆,然後便轉身要走,可是被唐小可攔了下來:“我說你一個大男子漢何必與我一個小女子計較,我都道歉了還記恨於我!”

葉翔有點懵,唐小可這話乃是何意完全想不出來,說道:“唐姑娘,我真不曾記恨你,我還冇有這麼小氣!”

唐小可道:“我們同坐一趟飛機來,正對而坐,再怎麼也算是個朋友了吧,走了兩個招呼都不打,不是記恨我哪有是什麼?”

陸雨惜搖頭,唐小可本來就給了葉翔不太好的印象,會記住她,那纔怪了。

葉翔苦笑,就為了這麼點事,說實話他真的把她給忘記了,然後說道:“唐姑娘在下有事,先行一步,再見!”

唐小可臉上才露出滿意,說道:“這還差不多,以後我們還是同學,學校再見!”

葉翔點頭:“學校再見!”轉身便走了。陸雨惜看著葉翔離去的背影,有些愣神,不知怎麼心中很怪,有股說不出來的感覺。

葉翔離開,陸雨惜向兩人辭彆,她早已看到了公司中的人了,便是看客中的一人,徑直走了去,接她的是個二十一二的年輕人,一米七幾,還算陽光,領帶西裝,很是得體。

“怎麼公司派你來接我?”一上車,陸雨惜皺眉道,公司有專車接送,況且這人在公司職務不低,不應該。

年輕人道:“我在公司的工作做完了,聽到你回來了,所以主動請纓來接你!”然後不待陸雨惜說話便問道:“剛纔那個漂亮女生是誰?”說著的時候眼中有些熱度,隻是陸雨惜坐在了側麵,

“在飛機上認識的朋友!”陸雨惜好似不太願意說話,說完後便冇有在言語。

“哦!”男子眼中有些惱怒,然後又問道:“雨惜,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個老者又是誰?警局局長乖得跟貓咪一般挨訓!”

“一兩句話說不清楚,以後有時間在和你說,至於那個老人家,開國功勳,抗戰英雄!”陸雨惜說著,眼中有興奮,有崇拜,更有尊敬!

男子聽了後手緊捏了把方向盤,眼中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不知道在打什麼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