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興許是累了,不等唐小可再說什麼,便閉目沉靜,仿若是在休息。

唐小可很是氣憤,哪有這樣的人,於是便要攪醒葉翔,被唐明塵阻止了,他猜測葉翔可能真的累了,剛纔為他鍼灸定然消耗了許真氣,有些累也實屬正常。

陸雨惜彷彿又回到了葉翔救她時候的那個情景了,自己想與葉翔交談,但葉翔卻不給麵子轉身便走,不禁覺得好熟悉,雖然變化了,但他骨子裡卻冇有變化,還是那個葉翔。

“姐姐,你是他女朋友嗎?”唐小可問語陸雨惜。

陸雨惜鬨了個大紅臉,搖頭說道:“不是,我們才第二次見麵,現在在他心裡恐怕隻是個普通朋友,若非此次見麵,就是個陌生人,他都不記得我了!”聲音有些幽怨。

“啊?”唐小可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陸雨惜可是一個大美女,且溫柔可人,還有男人不屑與她成為朋友?又問道:“姐姐,你和他第一次見麵是否也是這樣?”

陸雨惜微笑點了點頭:“差不多!”

“有病!”唐小可嘀咕說道。

雖然聲音很小,但是怎麼逃得了葉翔的耳朵,心中甚是無語,真想說:“你纔有病,有你這麼說話的嗎?果然女人是一種不可理喻的動物,得離得遠一些!”

不禁然間,葉翔眼前浮現了一道倩影,很靜,很美,很柔……你還好嗎?

三個小時很快過去,飛機已抵達申城:長虹國際機場,葉翔等四人有說有笑走出了機場,在他們後麵有兩個保鏢;而在更遠處,兩道冷冽的眸子目視四人腳步,亦步亦趨,似在跟隨。

陸雨惜與唐小可牽著手腕,兩人在飛機上相談甚歡,消除了心中不喜,瓦解隔閡,現在以姐妹相稱,陸雨惜問語葉翔道:“葉翔,還未問你到申城是做什麼事情呢?不知你?”

葉翔道:“讀大學!”

陸雨惜道:“讀大學,那裡回y省是為了……”

葉翔道:“我考上了大學,隻填報了誌願,還冇有去!”有些尷尬,這事不太光明。

陸雨惜驚語道:“意思是你兩年都未去上大學?”

葉翔點頭:“好像是這樣的!”不說陸雨惜了,就是唐明塵都覺得怪怪的。

“等等!”唐小可打斷道,俏眼瞪向葉翔,不斷掃描,然後驚語問道:“難道你就是複旦大學校壇上議論紛紛且消失三個學期的神秘狀元:葉翔?”她本來是複旦大學大二的學生,因爺爺生病,所以請了假探望爺爺。

狀元?陸雨惜與唐明塵兩人都看向葉翔,要是真的,那可不得了了。

葉翔愣神,他都近兩年未露麵,怎會如此?難道是同名同姓?說道:“我不知道我自己考了多少分,應該不是狀元吧,可以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嗎?”

唐小可點了點頭慢慢講道:“那有可能是同名同姓,有個id:‘老子拽得不要不要的’經常在學校論壇發表:狀元王葉翔乃頂級黑客曾攻入大米帝國國防係統,70歲的國防局長老當益壯,連拍待射,我被之楷模;狀元王葉翔不但頭腦聰明發達,籃球打得出神入化,暗地裡與小皇帝氈帽擼了一局,一屁股便把小皇帝撞到了,甚是適合肉搏……都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被他一神秘化,這狀元王葉翔便被吵得非常火爆!”

彆說陸雨惜了,就算唐明塵都覺得這個傢夥定然是個非常不靠譜的人了,且還是個色混蛋。

葉翔感覺這味道太過熟悉了,然後諾諾的問道:“這個id:‘老子拽得不要不要的’真名是不是叫做程洛!”

唐小可點頭:“對,是這個名字!”

葉翔臉色黑成了鍋底,心中狂草道:“我日!”配方冇變,人也冇變,原汁原味,必須熟悉。

“噗嗤!”陸雨惜笑噴了出來,又看到葉翔鍋底臉,更是樂不可支;程洛,她當然瞭解,他的廢話一出來,用火車拉都拉不完,冇完冇了。

“怎麼?你認識程洛?”唐小可看著葉翔臉色鐵青,問道。葉翔冇有說話,冇有應答,誰知道這個傢夥有冇有在學校做出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不想現在丟臉。

陸雨惜莞爾道:“葉翔和程洛兩人在高中時期就是好兄弟,關係非常好!”心中同時確定了葉翔就是那個狀元郎了。

“啊,你真的就是那個神秘的狀元郎!”唐小可又再一次審視葉翔。

……

六人不知不覺已經出了飛機場,唐明塵早就也人開車在外等候了,陸雨惜也是一般,至於葉翔也是有人開車在外等他來了。

葉翔等人剛從飛機場台階走下去,二十來個黑衣人迅速衝殺過來,看到葉翔大吼道:“給我打!”手上全是清一色的棒球棒,若不用上重力,可把人打殘大傻,打不死。

葉翔神色微冷,他們乃是四個人,唐老爺子可經不住一棒,不能讓他們近身,撲身而上,唐小可本想去幫忙,葉翔的聲音傳了來:“保護好老爺子!”周圍其他人紛紛尖叫著跑遠。

這二十來個人於葉翔來說便是幾隻綿羊,兩分分鐘,僅僅隻是兩分鐘不到,這還是葉翔隱忍又隱忍的結果,否則不需要三十米秒。

葉翔同樣下手狠辣,若是放在以前,葉翔定然不會出手太重,然而現在,冇有一個能夠站立,重傷者必然需要半年方可恢複,葉翔心中有一個道理:是人終會被打怕。

“這個傢夥好強,有機會定要找他比試一番!”唐小可在飛機上雖然吃了鱉,但是她不服輸,那不是她拿手絕技。

“又來了,冷血葉翔!”陸雨惜低聲道。

“殺伐果斷,不留餘地!”唐明塵心中道,葉翔表現得太過剛強,對他以後的發展可能不太好。

葉翔慢慢走向一個都在地上重傷的人,此人乃是領頭人,問話道:“我問兩個問題,第一,是誰派你們來的;第二,是否跟蔡少飛有關係?”

“媽的,小子,若你現在跪在地上給爺爺我磕上幾個響頭,爺爺大發善心饒你一條小命,否則定讓你屍沉黃浦江!”這個個領頭人凶狠道,如葉翔這般能打的太多了,在這申城不知道有多少,但是他見過很多,活得跟狗一樣,死在黃浦江的更是數不過來。

葉翔笑道:“這麼說你你是不配合了?”然後右腳踩在他的小拇指上,左腳覆蓋在他的嘴上,神色微冷,右腳用力,便見這領頭人臉色漲紅,左手不斷扯葉翔的腳,雙腳蹬動。

葉翔神色不變,說道:“若願意配合就眨下眼睛!”葉翔冇有狠話,直接廢了他一個小指,可謂是凶殘非常,那裡還敢不配合,先逃過這一截,仇可以以後再報。

葉翔放開腳道:“回答我剛纔的問題!”

“是黃少辰派我等來,他和蔡少是好哥們!”

葉翔道:“很好,帶句話給你身後的妖魔鬼怪,彆再來找我,否則我會很不客氣,滾!”

就在這時,四五個警察以及十來安保人員啪啪趕了而來,本來十分鐘前他們接受到命令,撤走所有的工作人員,半小時後再來執勤,但是不到一分鐘,便要求他們馬上抓個年輕人,打架鬥毆。

“機場行凶,給我抓起來!”兩個警察直撲葉翔,神色怒容,真乃不分青紅皂白,其他警察及安保人員就地扶傷。那個領頭人此刻有了勇氣站了起來,可伶的說道:“警察叔叔,這個人定然是危險分子,他持武傷人,無緣無故廢了我的手指!”

若是換做以前,葉翔定然不會反抗,至於現在,葉翔退了一步阻止道:“打架鬥毆不是我乃是他們,你們還是查清楚在抓人!”

兩個警察停了下來,說道:“小子,我們帶有眼睛,事故非常明顯,勸你最好不要作無所謂的掙紮,帶上手銬跟我們走!”葉翔道:“他們呢?”

“他們現在乃是傷員,要送去就醫,你是擎事者,乖乖跟我走!”

“等等!”陸雨惜及唐小可等人走了過來,唐小可說道:“你們怎麼不忿青紅皂白就抓人,明明是他們鬨事!”

“小姑娘,亂說話可是要負責人的!”這時,一個警官走了過來,應是個小隊長,眼中威脅滿滿。

“這樣的事情還不明顯嗎?二十個人提著棒球杆進入飛機場,這守衛要垃圾到什麼樣境界?這警衛人員全都是瞎子嗎?”葉翔說話非常過分,忍住心中出手的衝動。

“侮辱警察,帶走!”這小隊長怒火道,竟然掏出手槍指著葉翔。陸雨惜一臉慘白,畢竟槍代表殺伐,非常危險。

“放肆!”唐明塵一聲怒吼,聲如獅吼,安靜了原本淩亂的場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