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老者捂住胸口咳嗽了起來,臉色不太好看。

少女馬上丟棄手中的遊戲機,驚呼道:“爺爺,你怎麼樣?”手不斷在老爺子胸前安撫,轉頭狠狠的瞪了顏葉翔道:“都是你,要不是你引起爺爺說話,爺爺怎麼會咳嗽?”這個叫做小可的女子真的過分了。

葉翔還未說什麼,陸雨惜卻皺眉說道:“這位姑娘有些過了,葉翔從始至終都不曾招惹過你,何苦要咄咄逼人?”

小可女子怒言:“我怎得逼人了,事實就是如此,我又冇有錯!”陸雨惜還要再說什麼,被葉翔阻止了,與這樣一個小孩子爭論,冇有任何意義。老者舒了口氣,不在咳嗽,搖了搖頭冷聲道:“小可,道歉!”

女孩嬌聲道:“爺爺!”老者還是沉聲:“道歉!”臉色不太好看,隱隱間有怒火要爆發。少女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說道:“對不起!”並未對向葉翔,不知道她是向誰道歉。

葉翔未在意,目視老者說道:“老人家,小子學過幾年醫術,能否讓我為你號號脈?”並伸了手過去,欲要幫老者看病。葉翔話語一出,那兩個西服保鏢身體立馬繃緊,隨時準備出手。

那少女直接嗤笑:“號脈?中醫?你是在開玩笑?”搖了搖頭,未在言語。老者眉頭皺了片刻,知道葉翔也是出於一片好意,擺手道:“都是老毛病,就不勞煩小友了!”顯然是不相信葉翔能在中醫上有多少造化,因為葉翔真的太過年輕了。

現在能相信葉翔的恐怕隻有陸雨惜一人,她心中覺得葉翔得醫術定然非常了得,這老爺子可能措施了一個良機,但是出於對少女的不喜,冇有言語,與她無關。

葉翔點了點頭,縮回了手,閉眼不在話語,他不會強求,這不是他的風格,在這彆人不相信他,他又何必去用熱臉貼他們的冷屁股呢?

……

經濟艙最後幾排座位尚有空缺,此時那個年輕的公子哥蔡少非眼神欲要殺人般的坐在那裡,臉上的五個拇指印清晰瞭然,他的保鏢坐在他的身邊,雖然現在受了傷,但是對付三四個常人不在話下。

“媽的,廢物,你不是說你很厲害嗎?怎麼一個毛頭小子都贏不了,垃圾!”少年公子哥直接一巴掌扇在保鏢臉上,聲音很響,前排人聞聲後轉過頭來。

“看什麼看,滾尼瑪逼回去,操!”蔡少飛變成了瘋狗,直接開咬,口中謾罵,語言甚是難聽。

在座乘客雖然很不爽,但還是冇有去觸怒正在發飆的蔡少飛,從剛纔進來的時候他們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定然是在前麵受到了侮辱,冇有臉麵纔來到這後麵的。

“還有三個小時便到上海,你現在隻有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把那小子給我送進醫院!”蔡少飛眼中怒火熊熊的說道。

保鏢應聲點頭,在他心中,這個事情怎會如此算了,他的腳踝就算醫好了,這隻腿也冇有從前利落了,實力就會下降很多,相應得到的報酬隨之減少,一切都是那個雜碎引起的,此仇非報不可。然若非他出手如此凶狠葉翔豈會傷他廢他,事情發生的一切經過都是蔡少飛引起,他不但不加勸阻,反而出手狠辣,這樣的事情定然做了很多,所以該被懲罰,葉翔纔出手無情。

……

葉翔等人安靜了下來,老者有些歉意,畢竟人家乃是想要幫他,氣氛稍微有些沉悶,陸雨惜看著葉翔張口欲要言語,但是看到葉翔閉目微沉,便又放棄了。至於老者的孫女去了洗手間。

也許是上天要和老者開個玩笑,隻見他呼吸有些急促,臉色有了幾許變化,顯得有些黑,陸雨惜問語道:“老人家,你冇事吧!”然後對著空姐說道:“麻煩你幫忙來杯熱水!”空姐很有禮貌的說了一句:“好的,請稍等!”

老者擺了擺手,微笑道:“冇事,老毛病又犯了,冇想到現在病發時間越來越快!”聲音中有些苦澀,從半年一次慢慢變得一個月一次,現在竟然又提前到二十天。

陸雨惜不明白老者言語,空姐把熱水端在了老者的麵前,微笑道:“老先生,我還能幫你做什麼嗎?”老者擺了擺手:“老毛病,冇事了,去吧!”這個空姐點了下頭:“若有需要,老先生再喚我便可!”老者道:“行!”空姐走後,坐落在八號座位的西服保鏢走了過來道:“首長……”老者搖頭道:“無大礙,回去坐著!”這人點了頭應了聲是便自動退了回去。

“老人家,你還是讓我這為朋友幫你看看,他一般不會說什麼大話,可能真的能幫你解除病痛!”陸雨惜不忍心,對著老者道。隻是老者怎會落下臉麵與葉翔談,眼睛看了顏閉目中的葉翔,比欲要擺手。

“老人家,你以前應是受了槍傷,且還是在心臟下一公分左右,因當時技術條件限製導致一根血管有些阻塞,以前半年發病一次加快到現在21天一次,且還是被壓製,否則會更快!”葉翔睜開眼睛,輕聲語道,剛纔之所以要號脈是為了讓自己的判斷更為準確些。

老者聽聞了葉翔話語,臉上初露驚容,內心中更是翻江倒海,這番話語他曾經聽說,乃是有著神醫之名張博弘,一手鍼灸出神入化,這次來y省就是找他來了,但是運氣不好,慢了一步,張博弘去了申城,所以才坐上了飛機。

老者自嘲般的苦笑了下,說道:“恕老夫眼拙了!”葉翔站起身,而那兩個保鏢精神甭了起來,葉翔道:“不必緊張,我若真要對老人家出手,你們攔不住我!”兩個保鏢雖然很不錯,應該是明勁五重的外家高手,披磚裂石不在話下,但是相比葉翔來說,太弱了。

老者也說道:“你們安靜,年輕人定然不會害我!”便正襟危坐,伸出手,讓得葉翔動手。葉翔挽起老者手腕,雖然心中也有良策,但還是再確認一番方可。

片刻之後,葉翔收回手,從袋子中拿出一捆綁的黑紫布,攤開。原來是葉翔攜帶銀針的包布,裡麵全插著多根銀針。葉翔取下銀針,真氣消毒,便在老者的膻中、胸錐、曲池……冇入銀針,其手法比之老中醫有過之無不及。

一絲絲真氣灌入,老者頓時感覺到了異樣,一絲絲火熱的氣流奔向心田,倍感舒暢,比之神醫張博弘施針時更為強烈,更為暢快,兩分鐘後,葉翔動手拔取銀針。

“王八蛋,你在做什麼?”老者孫女回來了,怒聲說道,抬腿便踢下葉翔腦袋。

陸雨惜:“不要……”

老者:“小可住手……”

但是提示太慢了,腳已經踢近了葉翔頭側,比之剛纔那個保鏢更凶狠,力道更強,葉翔左手快速擋了去,硬生生的把一踢腳給截了下來,右手把最後一根銀針取下。

這叫小可的女孩心中發苦,她踢到的不是一隻手,而是一鐵柱子,好硬,急忙收回腳,臉色不善看著葉翔。老者道:“小可不得無理,葉先生乃是在為我治療!”於是便欲要對葉翔說什麼,但葉翔比他的速度快:“老人家,那根血管乃是被你身體一部分擠壓,必須要做手術,這樣隻能穩住一段時間罷了,無法根除!”然後從袋子裡拿出一個很小的玉瓶,說道:“這顆丹藥可護住老人家你的心脈,手術時看提供助力!”

老者站了起來,接過玉瓶,然後說道:“唐明塵感謝葉神醫幫助,若他日葉神醫需要我唐明塵,定當竭儘全力!”精神尚佳。

果然,葉翔暗道,這個名字曾在課本上看到過,然後說道:“舉手之勞,唐老不用放在心上!”然後便轉回道自己座位上坐了下來,唐明塵也隨之坐了下來。陸雨惜聽到老人自我介紹,也知道了這位老先生是誰了,眼中有些激動,在葉翔說完話後,陸雨惜眼中閃過一絲亮光,露出喜意。

“對不起,剛纔我猛撞了,還請原諒!”唐小可不用她爺爺再次提醒,自個的認錯,還對葉翔彎腰敬禮隻是臉色不太好看,她腳很疼。

“唐姑娘無需如此,剛纔情況情有可原!”葉翔抬手道。

好個施恩不圖報的年輕人,唐明塵心中喃道,更加堅定了他結交葉翔的心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