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得三倆白銀利,巧舌如簧生是非。

葉翔和程洛兩人爭得動起了手,卻是冇有注意到此時有一雙眼睛此時正冷冷的看著他們,雙眼的主人嘴角噙著淡淡冷意,在他的課桌右下邊,一個人露出有些卑微的神色,眼裡露出討好的笑意,嘴裡不斷的說著什麼。

如果葉翔和程洛兩人看見的話,肯定知道這兩人是誰,一個是他們班的紀律委員:羅駿,人長得還真的不錯,挺帥氣的,成績也是很好,班上第十名,此時的他臉上露出陰冷的神色,眼裡露出淡淡冷芒,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有人要到大黴了,他們可是知道羅駿可是有著一個恐怖的背景,縣長羅書恒那可是他爹,魯鎮縣的第二把手,而他則是縣太子。

在羅駿下麵喋喋不休的那個人是坐在葉翔和程洛身後的同學叫做劉飛,此時對著羅駿在訴說,和顏悅色,有些興奮,又有些拘謹,好像怕惹怒坐著的羅駿。這也能想通,劉飛的家庭比起葉翔家要好上很多,但是相比羅駿等人卻又相差甚遠,羅駿背後的老爹可掌握了很多的經濟脈絡,和他搭上也能沾上點關係,能多條道路。

整個魯鎮一中的人都知道,從高一來的時候,羅駿就喜歡林詩雅,並且展開了瘋狂的追擊,但是林詩雅並冇有對他有過好臉色,對他並不感冒,每次對羅駿都是冷麪冷眼,從未有過笑容,這讓羅駿十分的抓狂,然也很骨感,羅駿很是無力,拚爹,林詩雅父親是一把手,拚不贏;拚才華,林詩雅是全校第一名,也拚不贏;拚人氣,那就更不用說了,林詩雅可是很多人的夢中女神,而他除了一個縣太子的稱號好像還真的冇有什麼過人之處。

校園中很多人也看好他們,覺得林詩雅和羅駿是天生地設的一對,兩人老爹是縣裡的一把手和二把手,門當戶對,兩人也算是郎才女貌,男的長得相貌堂堂,俊俏非凡,女的出落得亭亭玉立,光耀照人。然結果卻是讓他們無比意外,林詩雅對羅駿不感冒,這對太子公主始終冇有走在一起。

雖然冇有得到林詩雅的芳心,但這羅駿也是煞費苦心,冇有讓任何一人接近過林詩雅,就算是和林詩雅說句玩笑話都會被他盯上,被他盯上的人幾乎被他叫人捶過,隻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程洛,他一點兒也不**羅駿。

現在林詩雅竟然主動約了葉翔,劉飛當然那個不能放過整個機會勾搭上羅駿,又聽到了程洛的‘豪言壯誌’更是對於他來說喜出望外,所以在林詩雅一離開,他就屁顛屁顛的向羅駿的座位走了過來,在加上他言語的修飾,自然討得了羅駿對他的好感,也讓羅駿恨上了葉翔。

如果此時的葉翔知道就這樣被人給惦記上,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感想。

“葉翔,林詩雅是我羅駿看上的女人,她註定是我的新娘,你也敢跟我搶?”聽完了劉飛的話語後,羅駿眼裡射出一股冷然,還有怨毒,就是不知道怨毒葉翔還是怨毒林詩雅。

“駿少,你不必動怒,葉翔那小子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班長又怎麼會看上他?”旁邊一個男生諂媚的說道:“我們一中除了駿少,誰也配不上班長,你們兩個,可真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設的一雙!”“就是,就憑羅少縣太子的身份,他葉翔有什麼資格和你爭搶!”劉飛呼和說道。

聽到這奉承,羅駿的臉色才緩和了一些,他低聲說道:“劉飛,你就坐在葉翔的身後,平常與他接觸的多。你替我多留意他,如果他有什麼意外行動,立刻向我彙報,我是不會虧待你!”

“駿少放心,這事就交給我,我一定辦得十分漂亮!”劉飛立刻諂媚的說道,笑容更加的燦爛了。

“哼,一個被人甩了的窮小子,還想吃天鵝肉?不知道死活!”羅駿又冷聲的哼道,顯然他要讓有這樣的想法的人都消失在他的視線之內。

時間的緩緩流逝,一晃眼,便已經到了下午,放學的時候到,同學們陸陸續續的離開了教室,葉翔此時冇有動身的跡象,他在等待林詩雅的訓話。

“希望他識趣一點,否則,彆怪我不客氣!”羅駿默默冷哼了一聲,然後就走了出去,而劉飛等人也是隨著走了出去,他得彙報一下工作。

“阿翔,我先走了哈,勾搭上了的話,那就請客,哈哈,我先走嘍!”程洛說了堆胡話,冇有一句正經,逃逸離開課桌,好似想到什麼又回頭說道:“算了,勾搭上了我請客,最好的飯店,隨你挑選。”

“滾粗!”葉翔粗暴了一口,感覺和他坐在一起是一個很錯誤的決定,冇有一點正常。

“哈哈哈!”程洛揚聲大笑道,眼角瞄了一眼此時的林詩雅,而此時的林詩雅也是看了他一眼,眼神中閃現惱怒的神色。

不一會兒,教室中便隻剩下了林詩雅和葉翔,葉翔現在想回家,所以直接來到了林詩雅的座位前,隔著一個桌子坐了下來。

“班長!”葉翔對著林詩雅喊道。

“嗯!”林詩雅輕聲的迴應了一句,然後兩人便有陷入了沉默之中,葉翔差點咬碎了牙,這叫什麼事?不是你讓我留下來的嗎?

沉默了一會兒後,林詩雅開始說話,打破了寧靜,輕聲細語說道:“葉翔同學,我想和談一下,是關於你的事情。”

“嗯,我知道,是關於這一次成績的問題,我若說這一次完全是上天在和我開玩笑,你信嗎?”葉翔淡聲的說道,臉上露出淡淡的苦澀。

“這怎麼說?”林詩雅還是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疑聲問道。

葉翔理了理思緒,然後才幽幽的說道,答案和對嚴虹厲老師冇有任何的區彆,都是在考試中發生的異狀,隻是比較清晰一點,聽了明白一些,且葉翔在中途的時候,還把自己的試卷拿給林詩雅看,哪一點是老師叫醒後做的,哪一點又是怎麼樣的,葉翔都講得清清楚楚。

林詩雅若有所思的想了會兒,相信了葉翔話語七八分,關心語道:“原來是這樣,那你現在呢?頭還在痛嗎?”然而讓她無語的是此時的葉翔卻是盯著她桌子上的一張試卷。

林詩雅桌子上擺放得是一張物理試卷,葉翔見林詩雅未言語便看看她在看做什麼類型的試題,盯著上麵的題型,竟然入了進去,眉頭擰了起來,他剛纔看得就是物理,此時看著這試捲上的題型,忽然間有好幾種解法完全在腦海中形成,而且他此時才發現他所看過的內容竟然一絲不漏的映入了腦海中,一本厚厚的物理複習資料竟然被他了大半他竟然冇有察覺。

這是什麼個情況,葉翔怔住,之前看過的書,就好像放電影一樣,在他的腦海中清晰的閃現。

“這是過目不忘?”葉翔呆呆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