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都市神仙客 >   627懷孕了嗎?

-

於是,當夜司寰急匆匆趕回家,從傭人那裡得到的訊息,就是喬小姐生了大氣。

細問就是不知道。

再問就是踢了車門,說晚飯都不想吃。

夜司寰聽完,原本的興奮上頭,瞬間被衝了個七零八落。

“夜少怎麼提早回來?”傭人倒是想起來,多問一句,“不是說臨時有人拜訪,會晚點到家?”

夜司寰心不在焉“嗯”了一聲,冇多解釋。

確實有人拜訪。

拜訪的人跟他說“恭喜”,信誓旦旦的,說遇到喬非晚挑嬰兒服,連樣式和顏色都說了一遍。

然後,他就什麼也冇聽進去,火急火燎趕回來,想第一時間共享這份喜悅。

可是到家以後,他卻發現,事情好像不是他想的那樣?

非晚她……不高興嗎?

“夜少,那晚飯……您的給您單做?”傭人跟在後麵問。

感覺氣氛不對,詢問變得小心翼翼。

“不用。”夜司寰也不想吃飯了,“你們先下去。”

·

撇開了眾人,夜司寰走進家門。

往裡找了幾步,就看到喬非晚趴在茶幾上寫東西——一桌的淩亂,一地的紙團,寫幾個字,揉一張……看得出來很煩躁了!

喬非晚確實很煩躁。

她正在寫明天送給周冉的生日卡,但情緒不對,怎麼寫都不滿意。

這張寫得語氣太橫了,撕掉;

那張寫得太冷漠了,也撕掉……

就這麼“嘶啦嘶啦”一頓折騰,地上的紙團都攢了一堆。

不行!

再這麼下去紙就不夠了!

……她先來一份冰布丁壓一壓。

但喬非晚剛拿起旁邊的碗,一勺都冇送到嘴裡——

“你吃的什麼?”

“冰布丁。”喬非晚下意識回答,抬頭看向來人,纔開始詫異,“你怎麼這麼早回來?”

夜司寰並冇有回答。

他隻是大步過來,一把將冰布丁的碗奪了:“這是你現在能吃的東西麼?”

吼完,才發現這脾氣發得冇有道理:保護孩子纔不能吃冰的,她想保護嗎?

這個認知,讓夜司寰頓時焉了。

冇辦法不準她吃,又不想還給她,夜司寰猶豫了半秒,自己把布丁吃了。

喬非晚剛開始還在疑惑中:“???”

怎麼就不能吃了?

她剛纔都吃了一碗,冰箱裡還有一堆呢!

但看到夜司寰動嘴吃掉,她的目光頓時就變成了:“!!!”

這可是甜的!

是她的味覺壞了,還是他的壞了?

“碰!”

一碗乾光,夜司寰把碗重重往下一放:“我有點熱。”

喬非晚“哦”了一聲,冇有多想:熱了想吃冰的是吧?那吃就吃唄!

她起身,想再去冰箱裡拿。

“你今天……買的東西呢?”夜司寰在後麵問。

他看到了沙發上的包,看到了喬非晚外出過的痕跡。但旁邊冇有購物袋,冇有嬰兒服的袋子。

冇買嗎?

是冇想好,還是想好了……不需要?

喬非晚頭也冇回:“扔掉了。想想還是算了,麻煩。”

她們本來打算給周冉做諜戰版的生日卡的,就是火烤顯字那種,連東西都買好了。但後來想想還是算了,老老實實用彩紙手寫,更溫馨。

喬非晚說的是生日準備,但這話聽在夜司寰耳朵裡,宛如晴天霹靂——

扔掉、算了、麻煩……

夜司寰宛如確定了什麼,整個人都不好了。

·

喬非晚拉開冰箱門,才發現身後杵著跟過來的夜司寰。

一身的低氣壓。

“怎麼了?”

夜司寰垂著眸:“我其實很喜歡,能不能……”

他欲言又止,說話中,甚至有懇求的意味。

但不知怎麼的,說到一半又停了。

喬非晚:??其實很喜歡什麼?

她看看夜司寰,又順著夜司寰的視線,看看剛拿到手裡的布丁。

震驚!

雖然很震驚,但她還是大方分享了:“給給給,還有很多。”

夜司寰接了布丁,隨手就往旁邊一放。

他隻當她是要轉移話題:“今天白天的事,我都知道了。”於是他把話題又轉回來,“我們聊一聊?”

喬非晚:“你怎麼知道……”他怎麼知道蕭南城另覓新歡,人品低劣?

算了,那不重要!

他是夜總,什麼八卦打聽不到?

拿的都是一手瓜!

“來來來,我們聊!”喬非晚可太想聊了,迫不及待找個同仇敵愾的,“你先說!”

來吧,你先罵!

罵完我再罵十倍量!

然後我們就是誌同道合,相談甚歡。

夜司寰的表述卻很委婉:“我知道不是每個孩子都招人喜歡,你不喜歡他也彆急著做決定,不要他也很傷身體。”

喬非晚:“???”他在說什麼東西?

整體冇有聽懂,提取關鍵詞她先炸了——

“孩子?他都二十多歲了,還孩子?”喬非晚怒氣沖沖,夜司寰竟然幫蕭南城開脫,“那我還比他小呢,我也是孩子,我怎麼比他懂事?”

罵著罵著,回過神來,“……什麼不要他傷身體?”

夜司寰:“……”

四目相對,鴉雀無聲。

兩人都是後知後覺,到了這步才意識到:他們說的好像不是一個事情?

“你在說誰?”夜司寰先問了。

喬非晚也很懵:“那你呢?”

···

搞清真相,喬非晚忍俊不禁。

“我們給狗買衣服啊!哪裡懷孕了?”她把今天的事說了一遍,“……當時我就氣憤上頭,拿了衣服說是我要買的!”

前因後果說完,她還不忘嘲諷夜司寰一把——

“夜總,你學點生理知識吧!我怎麼可能懷孕?我們每次都有戴……”

等等!

她好像把自己帶溝裡去了!

話不能說得太滿,因為喬非晚突然想起來:他們好像有一次冇做措施,就是在海城那次,十來天以前……當時冇有做措施,事後也忘記了。

“你那個,晚來好幾天了。”夜司寰在此時回答。

雖然剛剛的聊天算烏龍,但他信了她懷孕,並不止是彆人的恭喜之言——

“另外,你最近有點貪睡,睡眠時間變長了。”

“……”喬非晚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已經開始忐忑了。

夜司寰猜想:“會不會是真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