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美人往前一步,在幾人的注視下朝兩人彎下腰身,“厲總,厲太太,對不起!”

厲上南支著下巴,神色十分淡漠,冇發話。

見此,褚世金眼眸一眯,抬腳就往尤美人的膝蓋窩踹去。

尤美人雙膝跪地,疼得她倒抽了口涼氣。

夏音被這一幕震得迅速站起身,趕緊避到邊上。

盯著尤美人蒼白的臉頰,厲寶宜扯了下嘴角。

厲上南輕嗬一聲,“褚總,你這是乾什麼?”

男人眸中的冷意,清晰可見。

褚世金麵色一慌,低頭解釋,“這樣纔有誠意!”

厲上南兩指在扶手上輕點兩下,緊抿著嘴角冇說話。

褚世金一時摸不住他的心思,隻得看向夏音,“厲太太,您看?”

“起來吧。”夏音坐回厲上南的身側。

尤美人抬頭看她一眼,又看了看依舊不作聲的男人,跪在那裡冇動。

“怎麼,”厲上南聲色低冷,“冇聽到?”

尤美人搖頭,撐著手就想站起來。

隻是,剛纔褚世金的那一腳太狠,她的膝蓋根本直不起來。

見此,劉姐趕緊過去把人扶到邊上。

夏音盯著她的膝蓋,眉心微微皺了下。

“該你了!”厲上南扭頭看向厲寶宜。

厲寶宜盯著尤美人,眼底的惡意輕湧了下,隨即被她強壓下去。

似是察覺到她的注視,尤美人朝她看了眼,又低頭按著發疼的膝蓋。

“寶宜?!”厲上南不容抗拒的聲音再次響起。

褚世金站在那裡,困惑地看著兩人。

厲寶宜閉了閉眼,壓下心底翻湧的屈辱,朝她走去。

見她停在麵前,尤美人皺眉,疑惑地看著她,不知道這人又要乾什麼?

“對不起,”厲寶宜麵上擺出十足的誠意,朝她低頭道歉,“我不該用你曾在某會所工作的經曆威脅你幫我辦事。”

尤美人麵色一白,下意識地往厲上南的方向看了眼,見他正低著頭把玩著夏音的手指,根本未注意到這邊。

注意到她的視線,夏音朝她看過去。

尤美人目光一閃,垂下眼簾避開。

也是,他有如此嬌妻在側,怎麼會分神注意到她這種人?

見她不應,劉姐在她肩上用力戳了下。

尤美人回神,朝厲寶宜搖了搖頭,唇角上的弧度十分勉強,“這事都過去了,厲小姐不必再提。”

“哥,”厲寶宜看向厲上南,“尤小姐已經原諒我了!”

厲上南盯著她看了會,“既然如此,那你先回厲公館吧。”

“好!”厲寶宜頭也不回地往外走。

看她離開,褚世金眼眸一轉,低頭看向腕錶,小心翼翼地開口,“厲總,要不我們開始直播?”

“可以。”厲上南拉著夏音站起身。

褚世金神色冷淡地看向尤美人,“跟上。”

說著,他便引著厲上南跟夏音先行離開房間。

劉姐攙著尤美人,“怎麼樣?”

“死不了。”尤美人自嘲地笑了下。

直播間裡,一切準備就緒。

夏音看向一側的工作人員甲,“我要的化妝品備好了嗎?”

“已經備好,”工作人員甲指著工作台上的化妝盒,“請您過目一下。”

夏音走向工作台,認真檢查起她所要的物品。

“厲總,這邊請!”褚世金引著厲上南坐進一旁的沙發。

厲上南靠坐在那裡,視線纏在夏音的身上,看她眉眼含笑地坐到鏡頭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