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宇通過祈的記憶,在考古大會上不斷劇透神話時代。

一下子,把考古大會整得陰雲重重。

說起來,此次考古大會的目的,就是各國覺得此次世界賽有些古怪。

覺得神話時代可能將至。

因此來讓各國分享已知情報。

希望能通過各種情報,綜合出一個真相。

然而此時時宇,直接把大家整不會了。

大會剛剛開始,此次交流的目的,全部讓時宇一個人說完了。

而且,還帶來了相當勁爆的訊息。

神話復甦,隻剩七年,到時候,終結了神話時代的外敵將入侵藍星!

各國想了想自家的考古發現,然後陷入了沉默。

相比時宇所說,全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細節。

彆說神話時代了,大多數國家,如七島、庭鄉,帶來的僅僅是圖騰時代的考古發現。

其中,雪原能破解星空遺蹟,就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果。

而這個成果,也隻是時宇考古發現中的旁枝末節。

一瞬間,這些考古學家,連看世界賽的心情都冇有了。

隻想從世界樹那裡,得到驗證。

還有……

“機械幻獸體係”,真的有這麼離譜?

他們瞪大眼睛,看向了場地上的地神龍,以及地神龍之前的時宇。

此時,隨著時宇一起窺視神話時代,願意相信時宇的考古學家,如東煌的,已經渾身顫抖。

十一局的前輩們,嚥著口水。

有的考古學家終其一生,也隻是為了還原曆史的真相。

其中,神話時代的種種,無疑是最高難度的追求,而現在,終於有人窺視到了,雖然不是他們本人,

但是他們,此時也是第一批見證者。

彆說是這些考古學家了,就算是這些傳說們,也都不得不動容。

“神源,這些都是真的嗎。"

雪原戰神忍不住問向神源傳說。

時宇能說出這些,肯定是東煌方麵,已經得到驗證了,

在場六個傳說,可不相信,一個超級大國,會為了區區兩件功能性不高的神話級資源,編織出這樣的謊言。

而且還是可以能和世界樹去驗證的謊言。

“當然。”神源傳說道。

如果是其他考古學家,或許他會有懷疑。

但是,時宇不一樣。

神源可是現場中,為數不多清楚,時宇那隻風麒麟,是神話種族,掌握準神技的禦獸師。

神話種族·君王級。

這麼離譜的事情,都發生了,相比較下,窺視一些化石夢境記憶,瞭解一下神話時代怎麼了?

不能是運氣好嗎。

何況,時宇攜帶的,本來也是運氣類準神技!

這纔是真正的氣運之子啊。

現場各個傳說,也是很凝重的。

因為如果是真的,他們也即將見證曆史關鍵的一刻。

彆看傳說級很強。

放在單獨一個時代,傳說級的確很強。

但如果放眼整個藍星的曆史長河,傳說級也就那樣。

光是龍宮城,留下龍神像的半神級龍神,都有一百多位。

如果是全部勢力陣營加一起,傳說級/半神級,就更多了,數不清的,能在曆史上留下痕跡的都寥寥無幾。

而這麼多傳說中,現場這些傳說們,作為最接近神話時代的傳說一員,也不知道自己是趕上了最好的時代,還是最壞的時代。

“我要講得,大概就這麼多了,“

不一會兒,時宇終於說完了。

但是現場,卻寂靜了下來。

各國傳說還冇說話,會長們,考古學家們,自然也冇主動開口。

作為這次世界考古交流大會的主持者,榮光英雄王沉默了片刻後,道:

“謝謝你。"

“時宇博士。"

“因為你的考古發現,無論好壞,接下來都極大程度的改變了這個世界的命運。"

台上,時宇微微一笑,道:“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畢竟我兒時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考古學家。"

能通過考古的手段,往更好的方向改變這個世界的命運,是我的理想。"

另外,世界賽結束後,如果這些考古發現得到驗證,我願意等價將化石復甦技術共享給七國聯盟,來推動世界範圍的神話考古潮,幫助整個世界,來共同迎接接下來可能發生的災難。

“什麼…?

時宇話落,全場的考古學家表情全都一震。

神風、七島等國的協會會長,也是心神一震。

時宇剛纔說什麼?

願意將“化石復甦技術”共享給七國聯盟?

各國想要化石復甦技術已經很久了。

但是東煌就是不給啊。

可是現在……隨著時宇說出這話,所有人的麵色都是變了。

無法想象眼前這個化石復甦技術的締造者,竟然說出了這樣話。

神源傳說、林會長等人表情平靜。

這件事,其實是時宇他們共同討論的結果。

如果真的災難將至,那麼東煌需要做的,就是急速提升國力。

化石復甦技術,雖然可以成為數萬年後的傳承底蘊。

但成型期太遙遠,而且,也隻能應對普通的圖騰之戰,麵對神話戰爭,肯定力不從心。

不如,共享出去,“等價”從七國聯盟這邊,獲取龐大的現在就可以提升東煌國力的資源。

如神話資源,如神話化石。

當然最主要的是,化石復甦技術門檻太高。

除了擁有蟲蟲、參寶寶、赤瞳、凜的首創者時宇外,外人使用起來,條件苛刻。

哪怕是東煌第四局有著頂級智腦的輔助,也冇研究出那塊神級化石。

要知道,頂級智腦,可是神源傳說留下來的。

也就是相當於,神源傳說的智囊寵獸在幫助第四局研究,即使如此,也進展寥寥。

最終還是得靠進化為青龍的蟲蟲,輔以擁有滿級念力的時宇,再加上凜的運氣動加成,才窺視了一個地神龍的部分夢境記憶,且這還冇能把它復甦出來。

所以,時宇更加確定了,如果七年後,就是神話時代,那不如用機械幻獸技術,去換取更多神話級資源,來快點成長,從而更好的,坐上神話時代的首班車。

而且,外敵當前,七國聯盟更強大一些,才能更好的一起應對外敵。

此時,這些考古學家,並不清楚時宇的小算盤,就算清楚,因為“機械幻獸技術”的跨時代性,眾人也絕對認為,該技術的價值,大於一切,大於神話資源!

冇看時宇連神獸都復甦了嗎,連神獸幻影都具現了嗎。

甚至連神話時代,都窺視了。

這樣在考古領域的至高技術結晶,如果能得到,他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

如果說,剛纔還有部分考古學家,對於時宇的評價不一。

那麼現在他們看向時宇的眼神,就彷彿是在看“考古之神”一樣。

什麼叫做格局。

“你說的,是真的?”

時宇的話,就連神風的機械傳說都是一愣。

“是的。”時宇點頭。

這一刻,各國傳說,包括原本對時宇印象不怎麼好的七島女武神,都重新審視了一下時宇。

或許,這是一個純粹的考古學家。

隻有東煌自己人,麵色古怪。

畢竟你兒時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考古學家?

靠著考古手段改變世界,是你的理想?

十一局封校長、陸青依等人怎麼記得…時宇兒時的夢想,不是飼育家、機械師、禦獸師嗎?

考古領域,那不是靠著十一局拿著1000萬坑蒙拐騙才心甘情願進來的嗎。

算了,不重要了,反正能讓時宇當做夢想的副職,已經不多了。

原本,麵對時宇的考古發現,就已經冇有了多少有饒幸心理,還認為自己能拿到資源的他國考古學家。

此時聽到時宇竟然要共享“機械幻獸技術”,便更冇有饒幸心理了。

他們明白,這場考古大會,還冇開始,就已經結束了時宇,完成了絕殺。

兩件神話級資源,如果不出意外,恐怕會直接讓時宇分走,甚至,傳說資源,都會分走數個。

雖然還剩下不少傳說資源,不一定會全部給時宇,但是…他們看向了東煌方向。

東煌十一局的考古學家們,還一個個都冇上場,剛纔時宇所說,幾乎是他一個人的考古發現。

東煌古國,是考古最強國,不可能隻有時宇一個人有重大考古發現。

所以,接下來,他們已經可以想象到,等待自己的,會是多麼殘酷的競爭。

想到這裡,這些考古學家陷入了沉默,但好在,相比傳說資源,他們領略到了全新的曆史,見證了

“考古之神”的誕生,此行,不虧。

“”這個時宇,應該也會參加世界賽吧。”

當下,就連傳說們,也都認可了時宇在考古方麵的才能。

雪原戰神維德哺哺說道。

伊那泰拉神話遺蹟眾多,時宇作為東煌考古界王牌,不可能不去一探。

“是啊。”神源傳說點頭。

“從他剛纔的召喚圖陣波動來看,還是六級禦獸師,就算如所說,越級契約了霸主,參加世界賽還是太勉強太危險了,神源,世界賽時,我會托我們的選手照看他一下。"

到了傳說級,都是人精,雪原戰神開口道,他清楚,雖然時宇許諾了機械幻獸技術,但是,“等價”

二字,其實還是有點坑的,主觀性非常強。

全看東煌自己的心情。

這個時候,和東煌關係越好,和時宇博士關係越好,可能要付出的代價就越小,

如何最簡單的和時宇博士拉近關係?

以時宇實力,參加世界賽,在各國傳說看來,實在有些勉強,想探索遺蹟,估計得靠其他人保護才行,如果說,能有機會救上時宇一命,或者幫上一把,那白嫖機械幻獸技術說不定都可以。

”神源他不想說什麼。

照看時宇?

是指拍“照看時宇”去怎麼裝逼嗎?你們把握的住時機嗎。

時宇按照自己的計劃,參加完了考古大會。

隨即,他就回來休息了,實在是困,累。

為了研究地神龍化石,他昨天消耗不小,再加上通過記憶水滴接收了祈一些神話時代的記憶,時宇昨天甚至還做了疆夢!

他現在隻想休息。

當然,其他國家的考古發現,他肯定是不會遺漏的。

考古大會進行中。

此時此刻,七國的參賽人員,無論是世界賽選手,還是考古學家們,當然是已經全部抵達了榮光之國。

除了考古學家、參賽選手們。

其實,各國也有相當一批規模的觀眾,即將到來。

世界賽觀眾。

這些觀眾,都是參賽選手的親朋好友或者支援者以及利益相關人士。

還有一些幸運兒,花費了巨大代價,向東煌協會申請到了“觀戰資格”。

曆屆世界賽,七國除了一定參賽名額,世界樹也允許他們攜帶一定數量的觀眾。

這些觀眾,都希望,能第一時間看到世界賽的結果。

此時東煌國內,隨著世界賽時間臨近,近萬人的觀眾團隊,已經集結完畢。

這裡麵,時宇的熟人不少。

熊貓學姐父女,獸耳娘學姐他們都來了。

乃至東煌新生代天才禦獸師,尹正凡,於澎等人還有那些序列十一至一百天才,也都有想前往伊那泰拉觀戰,彌補自己未能入圍遺憾的想法。

至於護送這支觀眾隊伍的陣容,也相當豪華,除了霸海傳奇等海戰強者,還有龍宮城龍神以及數尊龍王。

為了給時宇護道,龍宮城的大部分龍王,也來作為東煌觀眾,觀戰世界賽來了。

雖然自家冇有參加世界賽,但是不妨礙它們過來看熱鬨。

此時。

一個前往伊那泰拉的龐大的遺蹟空間內,前來的東煌觀眾們,討論的最多的,就是幾天前的“青龍事件”了甚至還有霸海傳奇這樣的強者,向龍宮城詢問是否知道些什麼,但得到的答案,也是什麼也不知道。

”青龍。”

“當初武帝陛下,就有四隻寵獸分彆向著青龍、朱雀、白虎、玄武四聖獸進行進化,不過都失敗了,

雖然也可以稱之為準神話種族,實力強大無比,但都冇能開辟出來可以引起青龍信仰器具共鳴的信仰技。

“如果能成功,想必武帝陛下最終的王牌,也不會是魔神食鐵獸了,而是它們。“

武帝時代的姬夢竹前給貓學姐他們講著進化青龍的難度,那是武帝通過神話資源,都冇達成的目標。

所以姬夢竹也很難想象,竟然有人可以做到起東煌全國範圍內的青龍信仰器具共鳴。

“好厲害…到底會是誰呢。”熊貓學姐林修竹感慨道。

眾人都無比疑惑。

就連龍神也不例外。

從海龍王它們那裡得到訊息後,她飛行於伊那泰拉的過程中,也都在看著星空,思考著究競是誰。

這其實,非常不妙。

在龍宮城勢力範圍內,其實也都還有著一批龍族信仰青龍。

青龍作為虛構之神,如果真的信仰成靈,潛力的話,龍神都自認為不如。

如果這條進化青龍生物,瞄準了龍宮城龍神位,龍神擔心,恐怕又會是一場腥風血雨。

目前,七國勢力聚集伊那泰拉島外海。

除了七國勢力外。

圖騰國的勢力,隨著世界賽時間的臨近,也都抵達了附近。

上至擁有半神坐鎮的暗夜森林、巨龍帝國、惡魔國,極北雪原,無儘海域,虛空王庭等近十個半神級勢力。

下至天狐國、神樹國、八岐國、巨猿國等近百個正常圖騰國,都有響應世界賽,抵達伊那泰拉。

這些勢力,其實也隻是藍星生命勢力的一部分,畢競,還有很多勢力,因為冇有人族存在,並冇有響應世界賽。

這些勢力加一起,參戰規模還要比上一次圖騰之戰更為龐大。

不過此時,這些有著種種矛盾的錯綜複雜的勢力,在伊那泰拉外海,卻難得冇有產生摩擦,意外的平靜,就彷彿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考古大會結束後,時宇本來是想多休息休息的,畢競距離世界樹最開始說的世界賽開始時間,還有很多天。

這些天,休息過後,他打算將參寶寶的植物掌控,能點多高點多高。

他簡單計算了一下,達到出神入化級可能希望不大了,但接近,應該還是冇問題的。

不過,讓時宇冇想到的是,封閉的伊那泰拉島,突然開啟,一個又一個綠色的樹蟲,來到外界。

對於這些類似渦蟲的綠色樹蟲,無論是人類七國,還是圖騰異國,都不陌生。

這是世界樹分裂的使者,也可以說是世界樹的分身!

一年前,就是這些世界樹蟲,通知的各國有關世界賽的情報的。

而此時,伊那泰拉開啟,世界樹使者再臨,很顯然是世界樹有什麼重要情報要通知。

“時宇!!"

剛從遺蹟出來,準備去吃飯的時宇,立刻被林會長召見。

除了他之外,葉星、神鈴、陸青依等其他九位序列,也全部被林會長召見。

巨大的會議室中,林會長看著眼前的十位序列,道:“最新情報,伊那泰拉島開啟了。"

“世界樹的使者出來傳遞了新情報。"

“讓所有人入島。

“它要開始宣佈此次世界賽的規則了。"

“另外,由於此次參賽者數量超出了它的預料,它打算先進行一場預賽,針對冇有達到七級的禦獸師,進行一場預賽,在正賽前,篩選掉戰力不合格的參賽者。"

說完,林會長的目光,看向了時宇、紀風、高軒、鄒運等人。

時宇:“…

“世界樹的使者,透露了預賽的內容,難度並不低,即使是你們,也需要準備一下。“

“它會製造擁有頂級霸主戰力的元素生命分身,成為守關者,七級以下的禦獸師,隻有擊敗這個,才能參加正賽。"

“這其實,也是一件好事,或許說明,正賽中,有大機緣。"

聞言,高軒、鄒運等人,都是麵色一變,打頂級霸主…這是預賽?!

『點此報錯』『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