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的神話時代可能在七年後到來。“

“但其實我,也更願意相信這是假的。”

榮光世界考古交流大會,現場。

時宇先是預測出了神話復甦時間,隨即,當著全場人的麵道。

他剛纔說的情報,彆說是卡在九級的各國傳說們了。

就算是現場年齡不一的考古學家們,也是非常在意。

原因很簡單,如果這是真的,那他們可是在見證一個重大的曆史轉折!

各種遺蹟顯示,神話時代乃至圖騰時代早期,人類這個種族都不存在。

人類冇趕上好時候,至今冇有一個神級生命。

那麼神話重新復甦,人類有可能誕生第一個神話級禦獸師嗎?

這個人,有可能自己認識嗎?所有人都期待無比。

不過,時宇下一句話,就又讓眾人沉默了。

你自己剛剛預測完神話復甦時間,現在又自己說希望是假的,搞啥子。

“各位請看這裡。”時宇將一個晶片插入眼前的科技裝置中。

下一刻,螢幕上,顯現出了一幅畫麵。

那是一個荒蕪的世界,貧瘠的大地上,出現了一個生物的身影。

人們發現,這道身影,正是時宇旁邊的機械幻獸·風麒麟。

或者說,機械幻獸·風麒麟,和畫麵中的生物,外貌一模一樣。

“這是…“

熟知機械幻獸體係的考古學家們,很快判斷出,這是什麼。

應該是遠古化石的夢境記憶!

“這個,是機械幻獸的夢境記憶。”時宇道。

果然,時宇的話,也證實了這一點。

眾人很快發現,畫麵中,被譽為東方三大神話族群的麒麟一族,此時,竟然是在逃。

它表情驚慌無比,彷彿身後有著什麼恐怖的存在。

畫麵一轉,下一刻,追逐它的生物形象出現。

它的樣貌看起來由多個不同物種組成,有著紫紅色類似螞蟻一般的身軀,體型巨大無比。

每一個手足,都像是巨龍的肢體,末端是尖銳的龍爪,麵部猙獰如惡魔,血紅色的雙眼下,是一排排尖銳的白色利齒,流淌著綠色的口水。

以及在它的背部,還延伸著四對又長又巨大的尖銳紫紅色利刺,看起來滲人萬分……

砰砰砰…

看到這隻生物極為不協調的恐怖形象,不少人產生了生理上的不適,心中一突。

“d這是什麼!!”一個黃毛的考古老人喃喃道,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讓人不適的生物。

“它…是在追殺風麒麟?!”神風的機械傳說一怔。

如果這是化石夢境記憶,那麼夢境記憶中的風麒麟,肯定是真正的神話種族了,遠比時宇複活出來的更完整,然而即使是這樣的生物,有著神話族群背景的生物,竟然也在被追殺?

那麼追殺它的……也是神獸嗎?

“這種生物,名為‘星空異蟲’,是一種對於其他生命星球來說,極為恐怖的入侵物種。”

“它們天生自帶蘊含‘吞噬規則的準神技’,算是神話種族,和龍鳳麒麟一樣,族群整體是神話族群,不過,比起其他神話族群,‘星空異蟲和我們藍星上的其他蟲係生物一樣,擁有一個可怕的特點。“

“那就是,繁衍能力極強!“

“它們食慾旺盛,可以通過‘吞噬類技能,快速消化能量級彆非常高的食物,乃至是把其他神話種族,神獸的屍體作為食物,也不是不能消化。“

“最可怕的是,當它們吃掉神獸後,還可以完成進化,將其他物種的優點,在自己身上展現出來,也就是優化自己的種族!除此之外,它們還可以,把吞噬下去的營養物質,儲存在體內,進行下一代的繁衍,讓下一代的‘星空異蟲’,繼承它們和它們吞下去的生物的優點。“

“可以說神話時代的結束,便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星空異蟲’,一個極為璀璨的時代,滅亡於一個現代最弱屬性上。“

時宇目光看向還冇來得及離開的眾多傳說,看向了各國會長,看向了各國考古學家,道“根據夢境記憶顯示,當時的東方,顯然就是星空蟲族肆虐,即使是風麒麟一族,也被迫捲入種族之戰。“

“這是‘獵食者’與‘食物’之間的戰爭。”

大部分人張大嘴巴。

匪夷所思的看著畫麵中的恐怖蟲子。

“什,什麼!”時宇話落,眾人都被這所謂的星空異蟲的離譜種族能力給驚住。

怎麼可能存在這樣的生物。

神風、榮光、七島、雪原、冥華、庭鄉的傳說們,內心震驚的看著畫麵中的生物。

怪不得,對於其他生命星球來說,它是極為恐怖的入侵物種,這個能力,簡直是所有種族之敵。

時宇道“不僅如此,當時藍星的神話時代,根據風麒麟的殘缺的夢境記憶顯示,並不止星空蟲族’一種入侵者。“

“如果說,‘星空蟲族’是‘吞噬生命之蟲’,那麼還有‘吞噬規則’的宇宙巨獸,它掌握著吞噬星球規則的能力,能夠讓一個規則完善的星球生命,變成死星。它們靠吞噬規則之力成長,幼崽的身高都是以萬米’為單位,完全體宇宙巨獸,甚至可以摘星拿月。“

此時,畫麵中,再次出現一尊巨獸的身影,它高聳直達天際,擁有紅色星岩一般的身軀,一腳踩下,

地動山搖,一片大陸的地形,瞬間被改變。

在場所有人,都是麵色一變。

“雖然夢境記憶殘缺不堪,但是我懷疑,藍星的規則之力之所以有缺陷,一定程度上,可能就是因為宇宙巨獸’的入侵。“

這還冇完,很快,畫麵一轉,是一片充滿黑暗與汙染,彷彿深淵一般的汙穢世界。

這裡根本看不出一絲藍星的痕跡,彷彿運轉的是另外一種規則。

“除了‘吞噬生命之獸’‘吞噬規則之獸’外,當時藍星的入侵者,還有汙染世界之獸’,它們有著可以將一片生命區域,無論是環境也好生命也好,汙染同化成自己族群的能力,如果說星空蟲族’的入侵目的,是吞噬生命,完成進化,繁衍種族,宇宙巨獸’的入侵目的,是吞噬星球,毀滅星球,進行成長,那麼該汙染世界之獸’的目的,就是為了將其他生命星球,改造成適宜自己生存的新家園,殖民整片星空。”

“深淵海,便有可能是這股勢力的代表。“

“許多考古學家都進行過猜測,藍星神話時代結束,是不是遭遇了什麼外敵,而現在,我可以確定的說,冇有錯,而且遭遇的,是實力難以想象的天外入侵者,我不知道它們是否為同一戰線,但在那個時代,藍星的本土生命,一定經曆了極為慘烈的大戰。“

“包括藍星,都因此陷入了沉睡。“

“我之所以對於七年後的神話復甦不抱有期待,那是因為,當藍星重新擁有神話時代時候的龐大生命資源、規則資源,來源於天外的入侵者,是否還會再度入侵藍星?”

時宇的表情,認真無比。

所有人的麵色都變了。

乃至神源傳說、林會長都是麵色微微一變。

之前時宇也跟他們提起過神話時代覆滅的原因。

不過,完全冇有此時這麼細節。

甚至連入侵者的種族資料,時宇都非常清晰了。

看來,時宇的研究,恐怕又有了新的進展。

這個進展,無疑是非常讓人心顫的。

東煌的人們,非常相信時宇,自然不認為,時宇說的是假話。

如果是真的…

如果能讓神話時代都覆滅了的入侵者再度降臨,目前的藍星,絕無反抗之力。

包括人類和其他所有物種,都會淪為星空蟲族的食物,前提是星空蟲族看得上他們這些冇有達到“神之領域”的劣質食物;

整個藍星,都會被宇宙巨獸吞噬,“神之戰力”稀少的現在,恐怕冇有多少藍星本土生命可以守護母星。

這些聽起來遙遠,但如果結合時宇剛纔說的“神話復甦,僅剩七年”,一下子,讓所有人心臟砰砰砰直跳起來,彷彿有種世界末日倒計時的感覺。

“這小子…”封校長臉色顫動,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提前跟他老人家說。

完了,要世界末日了?他還冇抱上外甥啊。

旁邊,陸青依也表情凝重,很難想象時宇得知這些事情時的沉重心情。

所有的考古學家,都是麵色一變,被這個訊息驚住。

各國會長、各國傳說,表情都是驚疑不定,看著這個年輕的考古學家,看著這個年輕人,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

“不管未來這些敵人會不會再度入侵,我覺得,我們應該準備起來了。”

“當然,這種事情,僅憑‘夢境記憶’來證實,雖然我覺得已經夠了,但關乎整個星球的命運,值得再驗證一下。“

“和‘七年時限’一樣,作為被藍星分出的分身,世界樹肯定也知曉這些,這一次的世界賽,便透露著古怪,為什麼往屆都是隻有七國人類參賽,而這一次,卻讓互相敵對的各個勢力都一同前往伊那泰拉,必然是即將有著影響藍星全部生命的危機出現,才值得世界樹這麼做。”

“我覺得,這件事,包括三大入侵族群,一樣可以和世界樹進行驗證。”時宇道。

此時,眾多考古學家心中一緊。

如果說,剛纔還有人覺得這災難論太過於離奇,有些不真實。怎麼就那麼巧趕上他們這個時代,那麼現在,結合世界樹的舉動,一下子讓他們無法反駁。

是啊,這一次的世界賽,透露著古怪,明顯是有大事要發生的前兆。

當下,他們感覺台上站著的,不是一個普通的考古學家了,他怎麼能如此從容的說出這些。

如果時宇剛纔說的兩樣考古成果都得到驗證,那麼,化石復甦體係,將成為最偉大的發明,時宇本人,絕對會成為後世,傳說中的考古學家。

“這件事,我們也會跟世界樹進行驗證。”榮光英雄王表情嚴肅,道。

目前,就連七島女武神,看向時宇的目光,都有了一些改變。

冇想到那個在七島惹事鬨事的小鬼,竟然在考古方麵,有著如此匪夷所思的發現。

“接下來,我要說說關於上述考古發現中,有關第三個汙染世界之獸’的勢力的資料。”時宇此時,絲毫冇有下去的意思,道“大家都清楚,深淵海據說便來源於天外,但有冇有一種可能,它們的目標,不止海洋,除了海洋,還有陸地。“

“甚至,在‘近期’,這個勢力,就已經重新盯上了藍星。“

”一萬年前,圖騰時代,天降隕星,一顆堪比城池大小的隕石墜落藍星,並在墜落過程中進化成為了生命體,它進化為生命體後,天賦恐怖,很快便擁有了圖騰級實力,並沉睡於東方大地。“

“2000年前,它的實力達到巔峰,自稱隕犴,改造隕族,稱霸東方大地,掌握著不可治癒之傷’的輻射詛咒規則。“

“東煌第二代傳說帝王武帝,便是為了滅殺隕狂而隕落,這段曆史,便是由我考古而出,在東煌已經流傳。”

“同樣的,西方,庭鄉地區的生命母樹,也被未知汙染源汙染成黑暗母樹’,大部分精靈族墜入黑暗,雖然後來的黑暗精靈族脫離並終結了黑暗母樹’,但這一段曆史,卻是庭鄉曆史中的一個重大轉折點。“

“這些蘊含詛咒汙染之力的生命,和深淵海,和神話時代的入侵者,能力如出一轍,是否可以看成,

來自同一個勢力。”

“不如說,它們就是來自同一個勢力!”

眾人表情微變。

“這個,是我和東煌考古學家陸青依的共同發現。”

說完,時宇拿出兩塊黑暗血肉,一小瓶黑色液體,以及一片黑色的葉片。

他道“從左到右,這些依次是半神隕狂麾下隕族兩尊圖騰級大將的血肉,它們是由我們東煌近期狩獵所得,而小瓶子中的液體,為蘊含西方深淵海深淵之力的海水,也是我考古意外所得,至於最後一片葉片,為黑暗母樹的葉片,是東煌考古學家陸青依探索庭鄉遺蹟所得。”

“經過我的研究,三股力量,同出一源。“

“研究數據,會稍後附上。“

“也歡迎各國,事後一同研究。”

“這至少代表,入侵藍星的勢力,從未停止過對藍星的注視,它們,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

眾多考古學家表情震驚,深淵海海水,黑暗母樹葉片,這種東西,你們也能找來嗎。

相比神話時代的事情,這種事情,時宇覺得是小事,但也希望能多獲得一件傳說資源。

不過對於這些考古學家來說,卻是更加讓它們緊張的大事。

七島女武神、庭鄉精靈女皇,都是麵色微微一變,冇想到隕族、黑暗母樹竟然能和深淵海乃至神話時代的入侵者扯上關係。

此時,種種線索表明,時宇說的,很大程度上,都是事實。

雪原剛纔上台的古夫博士,表情已經有了億些變化,剛纔完全沉浸在了時宇的講述中,直到現在才意識到,時宇說的這些,哪一個不是無與倫比、超級重磅的考古發現。

如果得到世界樹的證實,再加上剛纔榮光傳說的承諾,豈不是說,神話資源已經被這小子預約了?

其他考古學家也是麵色發愣,意識到了這一點。

大家可都是衝著資源獎勵來的啊。

彆說是考古學家們了,就算是各國會長、傳說強者們,心情也有一些微妙。

之所以拿出這麼多獎勵,就是為了鼓勵各國分享情報。

而從現在的進展來看,如果“神話復甦期娜限”“天外入侵種族資料”“神話時代結束原因”“汙染源勢力的注視”等等考古發現得到證實,考古出這些關乎神話時代,關乎藍星未來的重要情報的時宇如果不得到兩件神話級資源的獎勵,似乎說不過去。

除非,之後有考古學家能說出更重要的考古發現,但是時宇說的這些,他們感覺就已經觸及到天花板了。

現在,眾人也都明白,最昂貴的資源,都已經被時宇鎖定,除非時宇翻車,他的考古發現被推翻。

眾人的心情,不由得凝重起來,轉瞬都希望時宇的考古發現被推翻,倒不是因為神話級資源,而是,

如果是那樣,就不用麵對可能發生的災難了。

他們可不想在有生之年,再遭遇一次神話時代發生的災難。

接下來,就在所有人認為,時宇這位可能會成為“傳說中的考古學家”的年輕人即將下去的時候,時宇不慌不忙的,重新拿出一塊化石。

搬出來,一個一人高度的巨大機器,從外貌來看,正是時宇在機械大會展示的考古機器。

隻不過,如今這個機器,在昨天,已經經過了時宇、蟲蟲、凜的升級。

眾人?

這是要…乾嘛。

\"我還有一個考古發現。”時宇認真道“也可以說是證據。”

眾人???

擦,你是想包圓所有的獎勵嗎。

“機械幻獸·風麒麟,是我從一塊來源於神話時代的化石復甦的,但夢境記憶中的風麒麟,隻是幼崽,

還未成長到神話級。”

“但是這一塊化石…”時宇拿著手中的化石道“它的主人,卻是真正的,達到神話級的生物!!\"

“以至於,以現在的科技能力,根本無法將它復甦。”

“不過,雖然無法將它復甦,但是從它的夢境記憶中,我依然得到了許多重要的情報!!“

“同時,部分夢境記憶,也證實了上述很多發現。“

眾人瞪大眼睛。

“他成功了??”封校長一愣,這塊化石,也研究出成果了嗎!!

要知道,梅秀英博士他們,在頂級智腦的協助下,都冇研究出成果!

“真正的神獸的化石?!”

神風的機械傳說,表情已經連續變化了許多次,心中翻滾的看著神源傳說。

他,好像低估化石復甦技術。

這個東西,竟然真的可以觸及神之領域?

怎麼可能!

這一瞬間,神風機械傳說看著時宇,有一股想把時宇擄回神風的衝動。

眼下,時宇放上神話化石,啟動了這個升級後的化石考古裝置。

下一刻。

嗡。

整個展示場地,空想之力浮現,出現了一片極為陌生的環境。

乾裂的大地,有紅色岩漿翻滾,大地之上,一尊龐然大物,一動不動的立於上麵,充斥著曆史的神韻,縈繞著時光的痕跡,讓人感覺到了無窮的歲月已經開始逆轉,竟是一尊高達百米的龍!!

它的身軀,就好像由地底深層的力量澆灌,滄桑的大地之軀上,翻滾著熾熱的力量,微光閃閃,隨著它睜開褐色的龍瞳,一股來源於神之領域的壓迫感,籠罩了現場所有生命。

哪怕是傳說們,都是表情微變,震驚的看著這個類似“巨龍”的生物,它的樣貌,偏向於西方巨龍,

但冇有翅膀,從屬性來看,也是接近土係,這正是那塊未知神秘化石的本尊,神話時代龍族的一員,

掌握震動規則的地神龍。

時宇和凜不得不感慨,小機是真特喵的幸運,這塊化石,竟然是龍係的,而且還是土係,不得不說,

一下子,小機的潛力,在時宇和凜的腦補下,拔高到了極高的程度,如果它之後能成功融合這塊化石的幻影之力的話,神級潛力也是穩了。

“如大家所見,這是一尊,活到了神話時代末期,經曆了神戰,達到神話級的龍族,它名為地神龍,掌握震動規則,可以輕鬆引起覆滅一國的地震、火山噴發。”

從它的夢境記憶中,或許可以說是執念中,我們得到了許多值得重視的情報。”

“神話時代結束後,依然有一大批神獸存活了下來。”

“不過當時藍星規則缺陷,世界的養分,已經不足以支撐它們生存,等待它們的,有三條路。”

”一個是,離開藍星空間,前往星空,尋找新家園。”

“二,開辟獨立空間,封印自身,陷入沉睡,等到藍星神話復甦再度甦醒。”

“三,進行不斷轉世,從頭再來,等到神話復甦,規則記憶啟用,也可以再度甦醒。”

\"三種方法,都有各自的風險,當時僅存的神級生物們,根據自己的條件,選擇了不同的道路。”

“其中,地神龍因為屬性、種族以及所掌規則之力的限製,很難脫離藍星或者進行不斷轉世。”

“所以,它選擇了沉睡,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撐到神話復甦,但也隻有這一種方法,但就在某一天,天降隕石,巨大小行星碰撞藍星,藍星空間再次震盪,許許多多沉睡的神話生物受到影響,在沉睡中遭遇重創、死亡,地神龍也不例外。”

\"最終,它也隻能因為土係的優勢,以化石的形態,出現在了這個即將神話復甦的時代。”時宇緩緩道。

“我要說的是,如果神話復甦,應該會有一定數量的,從神話時代存活下來的神話生物甦醒。”

“它們或是從我們挖掘到的神話遺蹟中甦醒,或是以轉生體的姿態甦醒,說不定也會從天外歸來。”

“雖然曾經它們也是藍星本土生命,但究竟對人類,對現在的藍星生命抱有什麼態度,我們還不得而知,但如果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我認為還是保持‘友誼’比較穩妥,畢竟我們可能有著共同的敵人。

“對了,在神話時代,神話生物也有種族等級劃分。”

“根據掌握“規則之力’的強度或數量,劃分爲了‘低等神話種族‘中等神話種族高等神話種族’與頂級神話種族’,神話級生物的戰鬥力,也是一樣,很大程度取決於種族等級,也可以說是神技強度與數量。”

此時此刻,時宇直接,帶著所有人走進了神話時代。

看著台上的時宇,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種極為複雜的感覺。

感覺從今天開始。

藍星。

似乎即將迎來新的篇章。

從某個名為時宇的考古學家,窺看到神話時代的一角開始。

隻不過……

“誰來製止這傢夥,彆讓他說了,他越說,我越害怕…”

“而且,他到底有完冇完了,這是要一個人拿完獎池嗎!!”

許多考古學家瞪大眼睛的看著這個年輕人,你是牲口嗎,怎麼感覺,你特喵去過神話時代一樣!

與此同時。

伊那泰拉。

根部。

世界樹意識,再度甦醒。

“快開始了。”

“時機已經成熟,神話時代覆滅的真相,藍星所麵臨的威脅,也該告訴這個時代的生靈了。”

“希望他們,能夠多從容接受這些資訊吧。“

它看向了立在伊那泰拉的眾多神話遺蹟,看向了內部同樣在復甦的神話生物們,這一屆的世界賽,

除了各種超凡種族和它看好的人族之間要進行資源爭奪,它也要讓這批人,體驗、領略一下神話時代殘酷,神話領域的強大!

『點此報錯』『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