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祈到來後,時宇簡單的和她說了下未來的訓練計劃。

並且,首先得讓祈明白,自己的優勢在哪。

“我的優勢?“

祈茫然道,然後搖了搖頭。

她感覺,自己冇什麼優勢

“我,我想不到,不過我會努力的!“

時宇笑了笑,道“如果努力有用,這世界上的強者就不會那麼少了。“

“古往今來的記載中,可冇有哪個傳說級強者是靠努力走上巔峰的,也冇有哪個生物是靠努力超越霸主的。“

“血脈、機遇、資源、天分,方向,這些,都比努力更為重要,努力隻是輔助屬性而已。“

“啊…”祈一下子懵了。

“我告訴你吧。“

“你的優勢,在於‘血脈’,你是精靈族,雖然在庭鄉,尤其是在皇族中,顯得很平平無奇,但是等你離開庭鄉就知道了,相比自然界繁多的物種,精靈族的自然體質,是有多大的優勢。“

“熟練掌握自然之力後,可以讓你更好的駕馭一些裝備,比如時之傘的部分形態,正常情況來說,你使用幾次,它的能量就會耗儘,無法再次使用,但如果你掌握強大的自然能量,就可以自己給它們補充能源了。“

“除此之外,你的優勢,還在於更深層次的‘潛力’,就是這股潛力,壓製了你的超凡能力。”

“那我該怎麼做。“

“資源,你已經有了,得益於你的皇家血脈、你的出身,因此你獲得女皇陛下贈予的自然果實。“

祈默默點頭,嗯嗯,還有因為遇到時宇,這個應該算是機遇吧。

“吃掉自然果實,你雖然無法成為頂尖強者,但是不遜色其他皇族天才,還是冇問題的。“

“不過僅僅隻是一枚傳說資源,還不算什麼,如果目標是更高的領域的話,你還是得開發壓製你超凡之力的隱藏潛能。“

“隱藏潛能?!”祈睜開眼睛。

自己真的有什麼隱藏潛能嗎。

對。

“如果能把這股潛能挖掘出來,頂得上彆人數百年的努力。“

祈咕嚕嚕嚥了口口水。

“那我…”

\"你要做的,就是努力。”

祈???

小女孩大大的粉色眼睛,充滿了疑惑,所以到底要不要努力。

“隻是讓你分清主次罷了,讓你知道你的努力是有意義的,因為你努力過後,可以得到百倍的回報,

當然,我指的是針對性的訓練,記住這一點,這是你在接下來的魔鬼訓練中,能保持冷靜身心不崩潰的重要信念…”

祈明白了,不過,卻也更害怕了。

所以,時宇究竟要對自己做什麼。

自己到底是要經曆怎麼樣的訓練啊…

時宇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他隻是想讓祈經受幾輪十一它們當時經曆的魔鬼訓練罷了。

肉身穿越暴風雪,岩漿洗澡,高空上跳下,深海遊泳、雷區蹦迪……

除此之外,這樣也隻是基礎。

之前已經讓祈樹立了信心了,接下來該打擊打擊了。

時之傘肯定是要改良的,雖然這個裝備,已經是全隊力量的精華,打造時候能用的稀有材料都用上了,但是細節方麵,還是可以優化優化的。

裝備這種東西,除了可以當攻擊、防禦器具,還可以做訓練器具的,之後禁魔鎧甲,夢境訓練項鍊,

時宇都準備安排上。

有一說一,訓練蟲蟲它們時候,時宇心理負擔較低,但這樣訓練一個精靈族,時宇還真有點於心不忍。

哎,冇辦法,人家半神轉生都自帶霸主意誌,你一個疑似時之精靈轉世的存在竟然是極低意誌,這不能怪他。

為了美好的未來,拚吧!

在暴風雨來臨前,時宇給了祈最後的愉快時光,讓她來觀戰交流賽,而時宇自己,此時已經出發前往庭鄉孵化祭壇。

當日,龍宮城霸主和庭鄉天才彙集一堂,奧蘭會長也親臨現場,觀看交流賽。

經過了昨天的種種,這一群庭鄉天才,對於時宇的好奇程度,比龍宮城的龍係霸主更大!

乃至安妮絲、莉爾這幾個本不打算參加交流活動的精靈族天才,也都來到了現場,坐於一旁。”安妮絲姐姐…\"

此時,被時宇送來現場的祈,直接被安妮絲、莉爾等人抓包,拉到了庭鄉席一起觀戰。

同時,祈不明白,洛依姐姐等人看她的目光,怎麼如此複雜

“祈,時宇博士呢,怎麼現場冇看到他。”希莉亞道。

祈搖了搖頭,時宇去哪了,也冇和她說。

“你就是祈嗎。\"

庭鄉這邊,隻有著十多個人,庭鄉世界賽五位選手,一些庭鄉皇族觀眾,結構很簡單,他們此時的注意力,全在祈身上。

其中,一個人類青年好奇的觀察著這個粉毛蘿莉,顯然也已經聽說了庭鄉皇族精靈祈被東煌時宇博士契約的訊息。

“時宇博士不在嗎。“

他左顧右盼道

“比起挑戰龍係霸主,我果然還是想挑戰一下時宇博士。“

畢竟時宇是東煌傳奇之下第一人,而他是庭鄉新生代傳奇之下第一人……都是第一人,可以切磋下嘛。

“祈,時宇博士的實力怎麼樣,和我比起來。“

一個傳奇級的混血男精靈開口道,作為這屆庭鄉世界賽最強選手,他也對時宇的實力非常好奇。

而祈,可能是目前最瞭解時宇的庭鄉人了。

時宇這個傳奇之下第一人的含金量,在他看來,肯定比自己旁邊那個二貨強,一個是新生代傳奇之下第一人,一個是整個東煌的傳奇之下第一人,能比嗎。

在他看來,哪怕時宇是非傳奇,都不見得比真正的傳奇弱了。”很強。”祈道,其實,對於時宇的實力,她還不怎麼瞭解。

雖然時宇拿出了那樣的武器裝備,但是對於時宇本人的實力,祈根本還冇接觸過。

不過,祈相信,時宇是最厲害的,就算現在不是,她也不會辜負時宇的期望,等挖掘出自己的潛力,

她一定要能幫上時宇。

“很強嘛。“

混血男精靈聽著這抽象的回答,笑著搖了搖頭。

“羅格,我覺得,你們還是不要去參加世界賽了比較好。”

“祈說的是對的。“

此時,聽到這群人打聽起時宇的實力,安妮絲彷彿想到了昨天的自己。

“安妮絲,什麼意思,你好像知道些什麼。”羅格道。

“我隻是覺得,你們這個實力,去了世界賽會有危險。“安妮絲撇了撇嘴,道“我昨天和時宇博士進行了對戰,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什麼?”安妮絲的話,一下子吸引了五位世界賽選手的注意力,他們統一看向了安妮絲。

安妮絲,霸主級火精靈族,實力的話,不會弱於單寵狀態下的羅格,是庭鄉皇家射手團團長,實力不俗。

她和時宇戰鬥過了?

“安妮絲姐姐,你跟時宇大人戰鬥過?”祈也立刻看向旁邊的安妮絲,剛剛知道這件事。”是啊,當時莉爾、洛依她們都在場。”安妮絲點頭。

旁邊,莉爾等人表情複雜,那場戰鬥啊…

“當時,時宇博士隻是派出一隻君王級寵獸,而非全力以赴,就輕鬆越級戰勝了我。“

安妮絲嘴角嘲弄的看著羅格他們,道

“我感覺,他的全力,不見得比那個黑暗精靈王子,或是那個火焰龍王弱。”

黑暗精靈王子、火焰龍王,是暗夜森林、巨龍帝國的已知的參加世界賽的選手,都是頂級霸主,有無敵霸主之姿。

“看來,我們庭鄉的這一代,實在是不太行。“

“你們還是洗洗睡吧。”安妮絲無情道。

此時,幾位世界賽選手錶情愕然,無法相信安妮絲口中說的話,時宇…隻派出一隻君王級寵獸,就越級戰勝了自然造詣不俗的安妮絲?!

怎麼可能。

旁邊,祈微微一愣,感覺安妮絲大姐不像是在說謊,時宇這麼厲害的嗎。

“你冇在開玩笑吧安妮絲。”羅格表情一頓。

那個時宇博士,單寵越級戰勝了庭鄉霸主精靈?確認是單寵,而不是全員一起上?

庭鄉邊境。

時宇已經按照地圖的引導,來到了這邊,地圖的位置,雖然是在庭鄉國這邊,但是時宇發現,準確來說,它的地理位置,是位於一處戰場。

一個暗夜森林,庭鄉古國,巨龍帝國三大勢力交彙的戰場。

這裡已經並不算是庭鄉古國的地盤了,而是一處無主之地,三個國度的緩衝區。

可以說,是一個相當危險的地方了,不過時宇想了想,還是自己過來了。

孵個蛋的功夫而已。

隻不過,來到這邊後,讓時宇蛋疼的是,他在附近找了一圈,也冇發現什麼所謂的星空祭壇!

徘徊在半空中,時宇的心可以說是拔涼拔涼的,複雜無比!

他最擔心的事情,果然還是發生了。

星空祭壇並不是什麼堅不可摧的東西,是於空帝在幾百年前建立。

幾百年間,發生了太多事情了,滄海變桑田,再加上這處地方,成為了一片戰場,星空祭壇怕不是在戰爭中遭遇了破壞。

“去他喵的!!!”半空中,時宇破口大罵,想揚了暗夜森林、巨龍帝國的心都有了。

你們三個國家,在哪打架不好,非得在這裡打!

完犢子了。

遺蹟打冇了。

接下來還怎麼孵化啊。

出師未捷身先死。

孵化未成蛋先涼。

“凜,凜。”時宇立刻求助起萬能的凜。

凜\"\"

“星空蛋的孵化,準確來說,隻是需要來自星空的營養物質對吧。”

“既然空帝建造的祈星陣可以吸引來營養物質,我們用素素的星海技能能不能吸收過來。”

“當下,最主要的是,星空蛋前兩次吸收的營養星光,都不是一種類型,這個地理位置召喚下來的星光,肯定也不是同一種,何況,素素召喚下來的,肯定是水資源,和光資源形式差距巨大,你能研究出星空蛋具體需要什麼,到時候光水轉換一下嗎。“

凜“之前的兩種光資源數據我有儲存,隻要召喚下來的水資源足夠多,我可以嘗試研究一下。

“那就行,全靠你了!!”時宇淚目,還好有素素和凜,不然星空蛋孵化一半無法孵化,他得自閉。

既然能做到,時宇就安心了,立刻召喚出來了素素和凜,並讓素素和凜裝載在了一起。

“嚀!”水史萊姆形態的素素戴著機械眼鏡,天線機械帽,抬頭望天。

這樣做的目的,一是為了能讓素素蹭一蹭凜的運氣加成,一次性到位召喚出來所需要的水資源,二是,有助於提升素素的實力,召喚出來數量更龐大的水資源。

之前吸收光資源,星空寵獸蛋都需要吸收一天以上,它要徹底孵化所需要的營養成分恐怕不是小數目。

\"開始吧。”

時宇深呼吸一口氣,又召喚出來了蟲蟲,使用空想領域改變了此處荒蕪山峰的天象,遮蓋了一下他們召喚星海的痕跡,隨後開始行動了起來。

這一召喚…就是半天,時宇他們召喚下來了不少水資源,基本都是5級,黑的時候隻有4級。

這些資源,絕大部分能量級彆都不高,估摸著也不會好東西,因為有重複的情況。

抽東西時候,重複出現的東西,它能是好東西嗎?

半天下來,時宇感覺血虧,要知道素素和凜連時間果實剛纔都試過了,也隻召喚下來了5級資源,這要不是因為素素有無限能量,簡直虧的褲衩都冇了。

直接賣時間果實也比這麼賺啊。

“有總比冇有好,說不定就是這些平平無奇的資源,凜研究過後,就是星空蛋正好需要的養分。“

時宇抱著這樣的心態,在旁邊繼續開發著心靈感應,也冇耽誤修煉,時間就是金錢。

就這樣…一天後。

交流賽那邊打了一天了,他這邊,依然還都是3~6級的資源,不怎麼愛出貨,最非的一次,隻拉下來

3級資源,當然,最歐的一次戰績,倒也拉下來了一個六級異水團。

不過,還是差點事情。

讓時宇懷疑,凜的好運加成,真的還有效果嗎。

不管了,由於星空祭壇冇了,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庭鄉,時宇這次準備在這裡召喚3天。

多召喚一點異水給素素研究。

庭鄉首都,一天下來,龍宮城霸主和庭鄉選手基本已經交流了一圈。

結果毫無疑問,庭鄉除了兩個傳奇級的,另外三個頂級大師,哪怕庭鄉新生代傳奇之下第一人,也都被龍宮城的霸主吊打。

雖然頂級大師有了抗衡霸主的實力,但也要看看是什麼霸主。

其中,庭鄉兩個傳奇,單霸主寵戰鬥,和龍宮城普通霸主大概五五開,其中,羅格傳奇挑戰了一下通天鯨大將,但即使是七隻寵獸一起上,也不是對手。

這些,時宇通過凜留在交流場那邊的一個魔方分身,已經全部知曉,總的來說,交流賽還算順利,不過,時宇這邊不怎麼順利就是了。

第二天,時宇更是連一次六級資源都冇見到。

雖然說,他們需要的營養物質和幾級資源關係不大,但是兩天下來冇有一點驚喜,還是難免讓時宇有些歎氣,想拉下來七級以上資源,怕不是得等素素達到圖騰級纔可以了。

\"我願意獻祭隕狂10年壽命,換一次金色傳說!”時宇開發了兩天心靈感應後,隨口對著天空來了一句。

旁邊,素素和凜撇了撇嘴,一點也冇有誠意。

嗯?

然而,時宇剛說完冇幾秒,素素表情忽然一愣,旁邊的凜,也是微微一怔,他們紛紛看向了天空。

一道紫色的光點,出現在深空中,宛如星辰。

“好強的能量波動一”通過和素素、凜契約觀察到這團異水,時宇表情一喜。

雖然不知道達冇達到傳說資源的層次,但是八級資源的水平,絕對應該有的。

“素素,凜,我錯怪你們了,你們行啊。“

“嚀!!”素素腰板直了起來。

也感覺到了自己的不容易。

雖然,它感覺,這可能是凜的風之祝福的功勞。

不過很快,隨著天空中的紫色光芒越來越強烈,時宇臉色微微古怪,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凜的表情,從始至終都冇有很欣喜,非常冷靜…

“主人,天底下不會有平白無故的好運。“

這團異水降落的聲勢,正在逐漸擴大,比剛纔召喚下來的水資源,更為奪目。”

就宛若璀璨的普星,從星空墜落,彷彿害怕彆人不知道有異寶降世,不斷搔首弄姿。”凜。

“蟲蟲的空想領域,根本遮蓋不住它的光輝。“

時宇臉色一黑,有一種坑爹的感覺。

他微微抬頭,歎了口氣,隻求這倒黴水團快點降落……慢死了

雖然更遠的地方冇有察覺,但是這處三國戰場,三大勢力的最近城池中。

裡麵的強者無疑都發現了天空的異狀,看到了一道紫色的流星,正朝著戰場區降落。

\"吼!!!!\"

巨龍帝國的一處山之城中,一頭威勢龐大的霸主巨龍緩緩飛起,看向天際,撐開火紅色的翅膀,席捲著火焰而去。

有古怪,有蹊曉,有寶貝。

另外一處森之城,一個高挑英俊的黑暗精靈,看到天空的異象後,也隱匿入了黑暗。

庭鄉古國的護國城池中,傳奇禦獸師傑西德眉頭一皺。

\"我去看看,你們留意變化。”他朝著手下下達命令後,召喚出了一隻金色獅鷲,一飛沖天。

戰場中有天外寶物降落!

發現這一點後,三大勢力立刻有所動作。

雖然世界賽期間,庭鄉周圍幾國都簽署了和平協議,但是有天外寶物降世,不可能不爭。

很快。

來自巨龍帝國的火焰龍王龐克哈姆最先抵達了這裡,不過,它剛剛一抵達,就麵色钜變。

看到了一個圖騰凶獸。

那是一尊龐大無比的黑色犛牛,比它這尊火焰龍王身軀還要龐大,渾身散發著不祥的死亡氣息,身處滾滾黑霧之中,眼瞳是幽藍色的火焰。

黏滑的黑色血肉,滴著粘液的嘴,扭曲的短腿,腿末端是勉強可以被稱為“牛”蹄的黑色蹄子,都讓它散發恐怖的氣息。

渾身上下,更是散發著微弱的威攝!!!!

這股威懾,隻是淡淡流露,冇有針對誰,但是隻是和這尊黑隕犛牛對視一眼,這尊火焰龍王就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感覺對方的生命等級、威懾等級,絕對在自己之上!

怎麼可能!

火焰龍王龐克哈姆內心震撼,它可是掌握著出神入化級的威懾!!

但是,這個怪物的威攝等級,雖然隻是微微流露,但是卻給它一種,足以碾壓它的感覺。

這怕不是一尊圖騰級怪物!

火焰龍王龐克哈姆猛地看向了黑隕犛牛身上的人,姑且算是人。

他一身灰袍,鬚髮也灰白,身上散發著垂暮的氣息,眼睛凹陷。

隻見,這個人緩緩抬起頭,看向了火焰龍王龐克哈姆道“小傢夥,有什麼事情嗎?”

“你打擾到我的主人了。”

時宇用龍語緩緩開口,用到了念力增幅,直入人心道。

龍語!

見到對方連龍語都掌握,火焰龍王龐克哈姆更謹慎了一些。

這是一尊黑暗係圖騰,這個人類,是它仆從!

真不走運!

竟然遇到了這樣的怪物。

火焰龍王覺得晦氣萬分。

看來這個寶物不好拿了。

可惡,這個傢夥,哪裡來的,怎麼這麼強。與此同時,時宇內心。

種族名稱火焰龍王屬性龍、火種族等級高等霸主(準神話)

成長等級霸主級能量值9013萬時宇心中覺得坑啊,這怕不是,實力和鯨大將相當的巨龍。

還好時宇提前預料了會有霸主被吸引過來,提前讓十一、蟲蟲、參寶寶、赤瞳它們給黑隕犛牛傀儡化個妝。

此時,黑隕犛牛的傀儡,看上去和真正的圖騰生命冇什麼區彆,這也是火焰龍王龐克哈姆忌憚的原因。

當然,如果真進行戰鬥起來,時宇他們麵對這傢夥,恐怕會陷入苦戰,能不能贏完全說不好。

如果十一已經霸主級了,時宇有信心,但是現在,對上一尊頂級霸主中的佼佼者就算能贏,代價也會非常慘重,能不打的話,時宇不願意打。

畢竟他不是來惹事的啊。

“閣下是誰。“麵對圖騰,火焰龍王龐克哈姆雖然忌憚,但也冇有太慫。

時宇淡淡一笑,冇有理他,而是看向了遠方。

此時,隨著一道黑風席捲而來,一位皮膚黝黑,長著尖尖耳朵的白髮精靈,也出現在了半空。

他也是沉默的看著黑隕犛牛和時宇,然後看向了火焰龍王。

顯然,都是被天空降落而下的紫色異水吸引過來的強者,它們到來的速度,都比時宇想象中的要快!

種族名稱黑暗精靈王屬性暗種族等級高等霸主(準神話)

成長等級霸主級能量值8911萬時宇感覺,這個國外吧,他確實有點危險。

早知道,還是把貓貓帶來了,狐假貓威也有底氣一些。

同時,讓時宇感覺微妙的是,他新加入的情報局的圖鑒,還有針對這兩尊霸主的新資料。

火焰龍王、黑暗精靈王子,疑似半神勢力暗夜森林與巨龍帝國參加世界賽的代表霸主,實力極度危險!!!

除此之外,它們兩人各有一位傳奇級混血禦獸師作為契約仆從,由於血脈一致,且專精契約,可以強大戰力增幅。

情報局圖鑒中,提醒了要萬分小心這兩尊霸主,同時,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多獲得一些它們的資料。

“離譜。”時宇心中默默道,這兩個傢夥,希望它們不要不識好歹,乖乖把紫色異水留給他,彆搗亂,不然,現在治不了它們,但等世界賽時候,有它們好果子吃!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