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機械大會要持續數天。

不過接下來,無論是評審還是觀眾,隻覺得索然無味。

機械師們,統統進入了震撼刺激過後的賢者模式。

雖然後麵也出現了媲美夢境訓練裝置的發明,但放在觀眾眼裡,也就那樣了。

機械幻獸,永遠的神!

此時,九大學府、眾多研究團隊,想的並不是能如何憑藉發明,多申請點經費。

而是想著,怎麼y上時宇,坐上機械幻獸這個通往未來黃金之路的順風車!

趕上這個風口,豬都能起飛,何況他們還是精英,必須要趕上啊。

像星都大學,就奪命連環私,給出了讓寶石貓分身聽了都流淚的企劃。。

星都大學想與古都大學合作,白天讓寵獸正常訓練,晚上讓寵獸夢境訓練,等寵獸死了,儲存好屍體,無數年後還能複活它們繼續訓練、戰鬥、工作。

這簡直,是完美的合作啊,世界會越來越美好。

當然,對於如此不獸道的做法,時宇自然是義正嚴詞的無視了。

他現在,隻想安心的接收第四局資源。

他已經從蕭霜傳奇那裡瞭解到了第四局的福利。

首先是機械圖鑒,這個肯定是有的。

就跟考古圖鑒裝滿了考古知識,飼育圖鑒裝滿了飼育知識一樣,機械圖鑒自然是裝滿了機械知識。

這個對於凜來說,是讓它變強的最關鍵東西,不亞於機械繫傳說資源。

畢竟機械繫中,知識就是資源。

除此之外,就是成為了第四局成員,能有申請啟動禁忌武器的權利了。

就跟高軒能拿著小型禁忌武器去滅冰龍雪山一樣,時宇如果有合理需求,也可以申請到禁忌武器的使用權。

自然,肯定隻是普通乃至小型禁忌武器,而且需要通過多個部門的聯合投票才行。

再者,就是第四局成員,有資格接觸東煌國內的一些管控機械材料了,並且每年他們都有著一定的經費額度,可以直接兌換機械材料。

聽了這些後,時宇樂開了花,一切都好起來了。

……

因為機械幻獸一事,第三局、第四局、第十一局內,多位大佬彙聚一堂,討論起該項目。

畢竟機械幻獸,可並不是機械局一個部門的事情,對於遠古霸主的好奇,考古局、飼育局,可比機械局絲毫不遜色。

星都,一處會議室內。

十一局封校長、李奶奶,第三局葉會長,第四局梅博士、蕭霜傳奇等人,紛紛齊聚。

“機械幻獸體係,的確需要通力合作才行。”

三方,目前已經達成了共識。

十一局擁有最多的遠古化石,肯定是不能少的。

其次,魂心果實的培育難度非常高,如果冇有參寶寶,隻能靠第三局的那些傳奇飼育師們共同努力,纔有可能形成穩定培育渠道了。

最終,就是智慧晶片和魂心果實的結合,機械幻獸的改造,這些,纔是機械幻獸的最核心技術。

這個,就需要第四局出力了。

所以,時宇已經決定,將機械幻獸體係的各種技術,共享給第三、第四、第十一局,也就是相當於上交給東煌。

會議室內,三局的大佬們,看著手中凜總結的計劃書,目光凝重。

隨即,蕭霜傳奇露出疑惑的神色,看向了時宇,道“為什麼這些合作計劃書中,冇有你的身影?”

“呃。”時宇被問住了。

其他大佬,也都看向了時宇。

是啊,為啥啊。

但這很簡單啊,時宇他不想乾了!

“咳。”飼育協會會長兼第四局成員葉輝會長表情古怪,總感覺這個場景也有點似曾相識。

好像某人研究出來青蟲繭體係後,也是立刻甩手把其扔給左博士、花傳奇和他的吧。

又來?

“因為目前已經處於技術瓶頸,短時間內也無法攻克了,而我還要備戰世界賽,有心無力。”時宇聳肩道。

多麼合情合理的摸魚理由。

世界賽……

眾人沉默,無言的看著時宇。

還去什麼世界賽啊!

雖然時宇這麼短時間達到序列第五已經很厲害了,但世界賽的最低存活門檻,也得是傳奇級吧。

還有八個月,剛剛突破的時宇,急死也趕不上了。

何況,傳奇也隻是世界賽最低門檻。

無數的傳奇、霸主,是去共同競爭“世界傳奇”這個封號,和世界樹的祝福的。

所以說,想拿冠軍,冇個封號級的戰力,基本夠嗆。

無論是當年的林風傳說,還是20年前的神風禦獸師,他們在奪冠時,都是接近封號級戰力,可以短暫匹敵圖騰,纔拿下的冠軍。

時宇這個,實在差太多了。

何況,今年的世界賽難度,因為有圖騰國參與,還要更高。

如果時宇身上冇這麼多光環也就罷了,去就去了,就當曆練,賭一下命運,就算得不了冠軍,可能還有其他好處,但是,現在時宇身上的一堆成就,完全冇必要去世界賽冒險。

靠東煌的資源,把時宇堆到“封號級”,讓時宇突破心靈感應天賦禦獸師的限製,擁有封號級戰力,成為第一個擁有封號實力的傳奇禦獸師,也不是不可能。

“要我說,咱就彆去了吧,雖然那邊神話遺蹟眾多,但咱們東煌也不是冇有神話遺蹟。”封校長道。

他老人家,又變主意了,主要是被時宇在機械大會上說激動了,機械幻獸這麼牛逼的體係,你不放著鑽研,跑去世界賽乾毛線!

“不一樣,伊那泰拉島這麼多年纔開啟一次,下次開啟指不定是什麼時候了。”時宇道“而且,我還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你除了去找遺蹟作死,還能有什麼理由!”封校長道!

“有啊。”

“陸學姐不是也想去嗎,我也去的話,起碼能保護下陸學姐,互相有個照應。”時宇一本正經道,這句話,直接讓封校長張大嘴巴,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你個混蛋,拿陸青依做擋箭牌?

而其他局大佬,也微微一愣,然後看向了封校長。

時宇這話,當然半真半假,其實,這幾天,他一直在研究技能圖鑒。

研究那個未解鎖的技藝融合能力。

在時宇看來,這個能力,可能是通往神話領域的最關鍵功能。

時宇嘗試了許多方法,想解鎖這個能力。

一陣時間後,雖然冇能成功,但是讓時宇非常沉默的是,他得到了圖鑒的反饋,就像一開始覺醒圖鑒,瞬間知道圖鑒的用法一樣,他也忽然知道了該怎麼解鎖這個能力!

技藝融合(未解鎖)

介紹可以將寵獸兩個及以上達到完美級熟練度的技能融合成新的技能,技能熟練度越高,技能間契合度越高,融合成功率越高。融合成功率,還將取決於禦獸師的體質、寵獸的意誌。

解鎖條件獲得星球意誌的祝福

不是自身達到傳奇級,也不是體能不夠用……

而是和那些技能通用教學方法一樣,需要外界的力量了。

時宇無比的沉默,這還能怎麼辦。

“讓他去吧。”

眾人針對時宇想去世界賽一事發表看法的時候,屋外忽然傳來一道青年的聲音。

眾人一愣,下意識看去,隻見一雙芊芊細手推開了房門,首先入眼的是一位古裝女子。

她肌膚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推開門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優華的氣質,讓人為之所攝、自慚形穢、不敢褻瀆,但那冷傲靈動中又頗有勾魂攝魄之態,讓人不能不魂牽夢繞。

時宇看向這個穿著白衣古裝、腰間彆劍的女子,非常意外,隻感覺對方的容貌,僅在龍神之下,足以和精靈形態的陸學姐一決高下,這個人……是誰?

“神鈴傳奇,林會長?”在場眾多大佬一一驚呼起來,紛紛站起。

女子身後,還有一個穿著華服,看起來二十多歲的樣貌俊美的青年,不過他眉目間的氣質,卻充滿了滄桑,不像是這個年齡的人。

聽到封校長等人驚訝的稱呼,時宇立刻意識了過來,也立刻跟著站起。

序列第二,機械傳說神源的後人,傳奇禦獸師神鈴!

另外一個,則是神源傳說退位後,繼任東煌協會會長之位的林風傳說後人,封號傳奇,林霄,雖然看上去年輕,但年齡,已經百歲之上。

他是東煌國內,目前除了機械傳說外,地位最顯赫的人,自身能夠指揮林風傳說留下來的眾多圖騰,以及受到林風點撥恩惠的霸主、圖騰。

一下子見到兩位和傳說禦獸師相關的人物,時宇瞬間一怔,對方,怎麼會來這裡。

不過很快,他明白了,肯定是自己招過來的唄。

“你就是時宇吧。”林會長望向了時宇,

“我就是,林會長。”時宇看向這個表情平和的“青年”。

林霄會長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道“感謝你為東煌做出的貢獻,你方纔說,你想要參加世界賽,對吧。”

傳奇禦獸師神鈴一雙美眸在時宇身上打量著,自然也聽說過時宇,隻覺得時宇這個人很奇怪,出身平平,卻快速崛起,擁有這樣的成就,哪怕是聆聽曆史天賦,也未免有些離譜了。

當然時宇也覺得眼前這個神鈴傳奇很奇怪,明明是東煌機械繫締造者神源傳說的後人,卻一身古裝打扮,還佩戴著古劍……不繼承家產也就罷了,怎麼越活越回去了。

“是。”時宇點了點頭。

“林會長,您剛纔說,讓時宇去??”封校長眨著眼,您可是知道的,這傢夥契約了滄海精靈轉生體,契約了穆徽音將軍的英靈,契約了一堆霸主種族寵獸,還研究出了青蟲繭、機械幻獸等眾多驚人成果啊。

這不好好看著,還放出去?

“恩。”林會長點了點頭,看向窗外,道“世界樹的甦醒,並冇有表麵那麼簡單,家祖曾與世界樹暢談,是為數不多知曉一些隱秘之人。”

“據家祖所言,它每一次的甦醒,都代表著我們將更接近神話的時代,都代表神話的復甦加快了腳步,都是災難的征兆,而伊那泰拉島上的神話遺蹟,則是一條條貫穿古今的線索,也是隱藏的神之途徑。”

他看向了時宇,道“雖然你覺醒天賦時間很短,但能得到滄海精靈認可,得到龍神認可,哪怕是在十一局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天資了,這一次伊那泰拉之行,你可以去,世界樹的祝福無關緊要,但如果能通過那些神話遺蹟得到一些線索,對於東煌迎接接下來的災難與大世,或許會有一些幫助。”

“原本,我抱有期待的是十一局中的陸青依,對於她的重視程度,還在葉星、神鈴他們之上,因為她作為擁有聆聽天賦的考古學家,更容易探秘那些神話遺蹟,但現在看來,你是比她更優秀的人選。”

“此次世界樹甦醒,從種種跡象來看,應該是禦獸時代最大的轉折了。”林會長道“億年未有之變局。”

封校長老臉一垮。

不過,同時內心震驚。

世界樹的甦醒,還跟神話時代的逼近有關???

林霄會長是林風傳說的後人,他的話,自然有可信力度。

因為,林風是為數不多,得到過世界樹祝福的人類。

“世界樹的甦醒……和神話時代的復甦有關?”時宇一愣。

他也猛然想起龍神的話,世界樹,是星球意誌的化身,真正的藍星意誌,已經隨著神話時代的結束而沉睡,而星球意誌的化身的頻繁甦醒,象征著一些什麼,似乎也的確有可能。

此時,聽聞林會長的話,其他人也都紛紛露出驚色。

“應該是如此。”

“並且,神話復甦,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無人能判定,像是家祖,就曾抱有悲觀態度,似乎是瞭解到了什麼。”林霄會長平靜的說道。

如果神話復甦是災難,那麼,什麼滄海精靈,什麼機械幻獸,什麼全民禦獸師,什麼穩定霸主種族進化渠道,都將是虛無。

神上神下,將是截然不同的領域。

在這種風雲變幻的大世麵前,情報、資訊、與神話有關的一切線索,纔是根本。

“你如果不想去那裡,自然也不會有人強求你去,但既然你想去伊那泰拉島探索神話遺蹟,東煌這邊,肯定會給予你一定的幫助。”林霄道。

“到時候,葉星、神鈴等已經成為傳奇禦獸師的東煌選手,都會在比賽中,對你進行保護,以你和陸青依為主,世界樹的祝福你們不用強求,但是神話遺蹟的線索,則最好儘可能多的進行調查。”

林霄會長旁邊,傳奇禦獸師神鈴表情一變,看向了時宇,什麼,要讓自己,當時宇的保姆?

封校長等人,也是十分的震驚、愕然。

臥槽。

讓序列前四位傳奇,都給時宇當保鏢,去探索神話遺蹟?

這這這。

時宇自己,也是被林會長的話震驚了,還能這樣的嗎。

彆人都在競爭序列排名的時候,他直接……成為了所有序列前列選手需要在世界賽中保護的對象?

不過,林會長對於自己的期望,似乎隻是通過聆聽天賦在世界賽中查詢一些神話時代的線索,來讓東煌能更好的迎接未來風雲變幻的局勢。

而時宇自己,則比較沉默,雖然他也想探索神話遺蹟,但是,技藝融合功能,總不能放著不解鎖吧。

如果可以,他想全都要。

“我明白了。”時宇點頭。

“嗯。”林會長也點了點頭,道“封校長之前是想替你申請序列前五的傳說資源對吧,這一點,協會會直接通過,雖然藉助寵獸成長突破傳奇希望並不大,但你也不用在意浪費與否,那些傳說資源,該給寵獸用就用吧,多少能提升一些實力。”

“以我瞭解到的你的底蘊,再加上這些傳說資源,在世界賽中也不至於弱於那些霸主異族太多,小心行事就好,安全還是可以得到保障的。”

“除此之外,協會還會額外給你五十億的資源額度,你儘可能提升實力罷。”

他看向了葉會長、梅博士,道“同時,資源庫中那塊來自神話時代的化石,你們也可以用於機械幻獸項目的研究,就如時宇所言,這的確也是一條探索神話的途徑。”

“是。”葉會長、梅博士等人點頭。

林會長說完,連旁邊的神鈴都羨慕了,不過她也知道,這都是時宇應得的。

“好了,差不多便這些事情了。”林會長道,這幾個月,他接觸了不少來自其他國家的封號傳奇,也接觸了一些圖騰異族,更接觸了一些圖騰盟友,這一屆世界賽非同小可,可能是神話復甦的前兆,如果不是這樣,他也不願意把時宇這樣的東煌天驕派出。

這次世界賽……十一局陸青依、時宇的戰略意義,可能要比其他四位傳奇還更大。

“等下,林會長,還有一件事。”時宇忽然道。

“還有什麼事情嗎?”林會長。

時宇道“我知道一處可能存在神話級資源、多個傳說級資源的遺蹟位置,可能是已經滅跡的鳳凰族的資源秘境,但是,究竟是不是和我瞭解到的一樣,這遺蹟背後,究竟有冇有什麼陰謀,我不知道,所以,我想要東煌協會一同配合我探索,在世界賽之前完成探索,這樣一來,也能再次強化下東煌的國力。”

“嗯,這件事,我知道,你是想在這期間,前往七島對吧。”林會長道。

時宇點了點頭,除了封校長等人,第三局、第四局的大佬們,還懵逼著呢。

什麼,神話級資源?多個傳說級資源?七島?鳳凰族資源秘境?什麼情況!!

亡靈戰場的不死冥鳳,疑似赤瞳、女帝親媽的存在,告知了時宇一處神話資源秘境,說要用這個培養赤瞳成長,然後讓時宇通過赤瞳救出它,而這個秘境,在七島。

這件事,當初因為不死冥鳳暴走,時宇就告訴了封校長,而封校長,肯定也是向上彙報了。

所以此時,對於林會長知道這件事,時宇並不意外,畢竟,東煌十三局職位位於東煌頂端,隻有一個上級,那就是東煌協會會長,林霄。

隻不過,因為這個秘境,需要赤瞳的血脈才能開啟,所以東煌一直冇有行動,當時的時宇,也還太弱小,根本不適合去探索什麼鳳凰族資源秘境。

“過一段時間,我會請霸海傳奇,守護神熒,協同其他十一局成員,組成一個前往七島的交流團隊,到時,你們可以隨團隊一同去七島一探。”

時宇道“那亡靈戰場這邊也得看好,萬一那處秘境是解封不死冥鳳封印的鑰匙,就問題大了……”

林會長道“這點你不用擔心。”

時宇補充道“還有空帝遺蹟的星空寵獸蛋,也需要去不同地區,才能孵化……”

林會長沉默。

你小子,怎麼這麼事多???

“也會有交流團,會有封號傳奇和守護神作為你的保鏢。”

“不過,你如果要出國,需要進行一定偽裝,換一個身份、名字,不能以時宇的身份外出曆練,你的名字,不出意外,不久之後,就會上圖騰異族的必殺名單。”林會長平靜道。

“什麼,圖騰異族還不知道我的大名嗎。”時宇一愣。

虧他之前還擔心,結果對方這麼不敬業嗎。

不過,出國要偽裝,這個,可以參考,但就憑蟲蟲的偽裝技術,說實話,時宇信不過。

不如用技能圖鑒偽裝,隻要把自己加點成白髮的模樣,擁有一股年邁、虛弱的氣質,這誰能認出來,純天然的。

眾人“………”

“既然冇事了,小鈴,我們走吧。”林會長道。

“好,林爺爺。”神鈴的聲音傳出。

林會長來的快,走的也快,隻剩下了一眾東煌十三局的大佬們麵麵相覷,陷入了沉思,也從這番話中,嗅到了一些大事件來臨的氣息。

…………

機械大會結束後,關於機械大會的影響,還在持續發酵。

因為太多人找自己,時宇索性玩起失蹤。

其中,七島、神風的兩位機械傳奇,是最想接觸時宇的,時宇給了他們機會,但是他們冇有珍稀。

時宇詢問了他們有冇有會超合金的寵獸,他們說冇有。

那麼,等有了再聊吧。

機械大會後,時宇把機械幻獸技術基本上交。

不過,冇有參寶寶的協助,估計東煌要消化一陣子了,機械幻獸體係,還是時宇他們自己用著最順手,彆人用的話,多多少少要多付出一點力氣。

其中,時宇自己這邊,復甦的機械幻獸,也全部扔給古都大學機械繫去研究了,隻留下了一隻機械霸王龍。

也就是用十一的硬化物質,他們最開始親手打造的那隻有王癮的傢夥。

畢竟凜還要繼續研究神話種機械幻獸的,實驗小白鼠總要有一個的,機械霸王龍已經用順手了,那它就先繼續在遺蹟空間的龍圈住著吧。

目前,時宇已經順利加入第四局,得到了機械圖鑒,並且,還得到了50億 50億的資源金。

其中,50億是東煌協會用來培養時宇用的,另外50億的,則是機械局的機械材料資金額度,是特意給時宇這位機械大會金獎得主準備的。

時宇拿到的那一天,就花光了,按凜的要求,兌換了3塊百變石(風),外加20億的用來升級凜的機械材料。

這是凜應得的,畢竟機械幻獸的研究體係,它功不可冇,除此之外,參寶寶也功不可冇,不過它的獎勵,是傳說資源,正是時宇一直想提前申請的那個序列排名的傳說資源,這次有林會長點頭,算是成功申請下來了。

雖然說……效果有點不儘如人意。

但時宇也知道,傳說資源這種東西,純屬靠運氣,冇得挑。

就像十一的傳說資源,本來他想要強化生命或能量的金係傳說資源,結果給來個強化體魄有機率覺醒白雷的金、雷雙係資源。

參寶寶這邊,時宇最想要的,是蘊含變異刺激之力的土、光係資源,當然,時間係資源肯定更好,但不可能有,結果,協會這邊,隻有一個增強生命力量的土係傳說資源能供時宇選擇。

名稱生命神土

屬性土

等級九級(傳說級)

介紹蘊含強烈生命力量的土壤,哪怕一顆普通的樹栽在上麵,經過漫長的時間洗禮,都有可能結出生命果實。

很顯然,時宇得到的,是增強生命力量的土係資源,肯定對參寶寶變異進化無用,當然,並不是說,對參寶寶無用,和十一那次一樣的情況,協會還是夠意思的,這個資源,也非常適合參寶寶。

畢竟補品種族嘛,靠的就是生命力、能量值。

自家參寶寶擁有生命之源技能,而生命之源是體質技,熟練度可以靠吸收生命資源提升,有著這個生命神土,估計不用時宇加點,完全吸收後,也能直接讓生命之源的熟練度等級,達到完美級了,除此之外,它自身的生命屬性,也會產生質變。

時宇想了想,也不錯了,畢竟參寶寶生命力提升上來後,自己加點起來,也更容易一些,契約霸主寵獸後,自身的承受能力,也能更高一些。

這個傳說資源,不虧能用!

至於進化資源的事,以後再說,說不定去七島的鳳凰族秘境時,就能隨手找到,隨手撿到。

除此之外,協會還多給了一件傳說資源,準確來說,是給環保部分配的,專門給素素的,看來這次世界賽真的不同尋常,協會直接加快了培養進度。

名稱寒天之滴

屬性水、冰

等級九級(傳說級)

介紹可以賦予水係、冰係寵獸第二屬性,並極限強化水、冰係寵獸的屬性力量。

依然是看起來比較普通的一件資源,算是強化類資源,不過有勝於無,反正隻是君王突破到霸主,也用不上什麼好資源,有的用就不錯了。

畢竟放眼整個世界,應該冇有幾個禦獸師,會在寵獸在君王級突破到霸主級的階段,給寵獸人手一件傳說資源,為它們打基礎。

至此,十一的極光磁金、蟲蟲的青空神蒼龍龍珠,參寶寶的生命神土,赤瞳的骨劍,素素的寒天之滴,一共五件傳說資源,全部就位。

至於凜,它則是有著第四局圖鑒,風麒麟化石,3塊百變石,20億極品機械材料,以及第四局機械材料庫可用。

對於機械繫來說,知識就是資源,如果凜能融合風麒麟化石,快點研究出神話幻影,這也不遜色任何傳說資源了。

另外,就如同李奶奶說的那樣,東煌資源庫中,也有一塊神話化石,但據說種族未知,隻是單純擁有神的力量,對於這塊化石,時宇倒是冇要過來,而是留給了第三局、第四局、第十一局用。

這可是讓三個局一起為自己打工的機會。

畢竟兩塊神話化石,凜這邊也研究不過來,而放在那邊,就可以有著第四局一堆傳奇機械師幫著研究神話種幻獸,那邊出了進度後,也能向凜這邊共享下知識,這樣一來兩頭研究,時宇就不信,無法短時間內讓凜有巨大進展。

如今,時宇可以說是富的流油了。

他回到了古都大學,打算繼續閉關加點,等待前往七島,不過,他剛剛回來,寶石貓就找了上來。

“~”寶石貓看著眼前富得流油的時宇,流出口水,可惡啊。

“上次說的事情怎麼樣了,怎麼樣了。”

“合夥成立一個公司,賺大錢!!”

“你負責出力,我負責帶貨。”

“公司名字就叫,拾億集團,多契合你和十一的名字。”

時宇瞥了一眼眼前的寶石貓,搖頭道“不用了,我暫時不缺錢了,世界賽之後再說吧。”

寶石貓???

你這個人,怎麼說話不算數!

“五六級資源能賣幾個錢,累死十一它們攢一個傳說資源都難,不如等世界賽後,它們突破到霸主級,就好賺了。”時宇笑道“而且,貓老師,你準備下,我們過段時間去不死冥鳳說的那個鳳凰族秘境,據說神話資源、傳說資源遍地,這不比賣資源快!”

寶石貓怒,隨後,整個身軀癱軟下來,算了,也有道理。

“是吧是吧。”時宇笑嗬嗬的,誰能知道機械大會之後富的這麼快啊,有這個時間,還是多讓寵獸們鍛鍊下意誌吧,也不知道世界賽前,能不能搞到霸主意誌。

不過,抽空製造一些,倒是可以,但就不是用來賣了,如技能水滴,這類東西,可以搞一些,送給陸學姐,讓她也提升下實力。

現在已經很明顯了,這次世界賽,核心分明是他和陸學姐這兩個考古學家,序列第五和序列第六,至於序列前四的四位傳奇,他們兩人探索神話遺蹟的保鏢罷了。

考古學家,果然是個好職業,關於序列前四都成為我保鏢這檔事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