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

清晨。

天氣情況良好。

宜裝逼。

時宇站在食鐵獸研究所外,看著天空,深呼吸一口氣。

不過今天的話,就算了。

因為要去拜訪一位十一局的前輩,他得乖巧一點。

“你們兩個,悠著點,休息兩天也行。”

臨出發前,時宇心道。

職業考試剛結束,十一和蟲蟲又在遺蹟空間開始新一輪特訓,這也太勤奮了。

“嚶!”“嘰!”

十一和蟲蟲表示冇什麼問題的。

現在努力一下,過幾天才能心安理得享受加點啊!

它們已經有預感,閒下來的時宇,會開始新一輪的加點風暴了。

而且,今天出門不就是為了去覓食補品嗎?

妥妥的加點前兆……

“不是覓食補品啊……!”

“是為了給你們找新同伴。”

“雖然說,意思差不多?”

……

職業考覈落幕,考生們回家的回家,談生意的談生意。

時宇經過一晚上的慶祝,吃好喝好,狀態已經恢複到了最佳。

用著手機導航,時宇開開心心的來到了和陸學姐的約定碰麵地點。

古都市古生物化石博物館。

這個博物館建於47年前,占地麵積三萬平方米,館內陳列著圖騰時代到禦獸時代的生物化石,如各種恐龍,劍齒獸、深淵犀、海空巨昆等各種古生物化石。

“李前輩就在這裡,是這裡的館長,她老人家比較喜歡研究一些滅絕的寵獸的化石,藉此來對各個時代的曆史進行研究。”

“她聆聽到過許多生物化石的聲音,憑此發現許多隱秘,複原了不少曆史斷層。”

時宇等待期間,陸青依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身後開口道。

時宇見到陸青依後,道:“原來李漣萍館長是十一局的前輩??……”

來之前,他自然調查過博物館資料。

這個古生物化石博物館,門票也不貴,普通人都能隨便來參觀,館長竟然是十一局的前輩,這個時宇真冇想到。

“嗯。”陸青依笑。

“這個還是李前輩年輕時候建立的,建立這個化石博物館,她其實是想讓更多人瞭解到過去的曆史,她在另外幾個一級城市也都建有化石博物館,不過多數時候,她不會一直在某處,這些地方隻是她各地考察時的臨時落腳點。”

陸青依說著話時,博物館玻璃門自動打開,一位個子不高,穿著白色研究褂,有著一頭銀髮、紮著單馬尾的老婦人緩緩走出。

她站在高處,看著交談中的陸青依、時宇,目光微閃。

仔細觀察著這個十一局的預備成員,觀察著這兩天因為考古發現食鐵獸進化形小小讓考古界轟動了一把的時宇。

“看來青依很照顧這個新成員啊。”

“不過也是,畢竟是十一局中,唯一一個和她年齡相仿的了。”

十一局前輩李漣萍走了出來。

陸青依尋找植物寵獸的方法很粗暴。

直接在社交平台詢問,然後便一堆有渠道的熟人聯絡到了她。

李漣萍自己當時正好抓到一隻變異參寶寶,詢問陸青依用途後,便表示可以拿去。

“是李前輩。”此時,陸青依也發現了出來的李前輩。

下一刻,時宇快速朝著老婦人的方向看去。

時宇看著雙手背後,白色大褂無風自動,表情平靜的老婦人,心中一塞,這個李前輩,看起來好嚴厲的樣子……

……

博物館,一間屋內。

這位十一局前輩沏好了熱茶。

三人坐下後,時宇近距離看向這位老前輩,發現對方剛纔的氣場逐漸褪去。

現在,反而像是一個鄰家老奶奶,正和藹慈祥的看著陸青依和他。

“時宇,對吧?”

“嗯。”時宇乖巧點頭。

“青依已經和我提過你幾次了。”

陸青依在旁邊微微沉默。

有嘛?

不過你們一群老前輩當初主動跟她要的資料嗎?

李漣萍前輩明顯還有其他事情想問。

“已經進入過幾次‘聆聽’狀態了?”她問向時宇。

時宇一愣,立刻道:“應該是4次吧。”

石像2次、遺蹟1次、遺址1次……

“半年時間,四次聆聽。”李漣萍點了點頭。

這個時宇,是個好苗子。

怪不得可以短短半年內,連破兩個遺蹟,天賦很好啊。

“你覺得,想聆聽到曆史的聲音,最重要的是什麼?”

她喝了一口苦茶,再次注視向時宇。

“好奇心,以及……對曆史真相的渴望。”時宇冇有猶豫道。

雖然冇有猶豫,但是心中,還是有了點遲疑。

因為有時候他好奇心足夠強,遺蹟也冇顯靈啊。

反倒是那次他怒懟遺址,遺址直接顯靈了。

這條未曾設想的道路,以後或許遇到無解局麵,可以再試一試……

“對真相的渴望嗎。”李漣萍再次點了點頭。

對於還冇經過係統學習的時宇能說出這番話,她已經算是滿意。

她繼續道:“青依已經跟我說了,你第三隻寵獸,需要一隻植物類寵獸是吧。”

“想必我這裡這隻參寶寶青依已經給你介紹過了。”

“是的。”時宇點了點頭。

“變異參寶寶除了冇有戰鬥潛力外,的確是不二的選擇,它對我用處不大,既然如此,你就帶它走吧。”

“謝謝您!”

“不過,有一點我要提醒你。”

“這隻變異參寶寶,因為是變異種的緣故,它是存在一些問題的。”

“但說不定,和你性格很搭。”

“……”時宇表情古怪。

總覺得這個展開有點熟悉……

還有,為什麼存在一些問題卻和自己很搭???

“我帶你們去看看吧。”說完,李前輩站起身來。

陸青依也跟著快速站起身來,時宇見狀,也立刻起身。

下一秒,彷彿鬥轉星移、空間轉換,時宇大腦“嗡”的一下,出現在了一個巨大的植物園內。

各種植物的香氣,瞬間進入時宇的鼻腔。

他呼吸一口此地的新鮮空氣,精神立刻更加飽滿。

“這裡是遺蹟空間,這片地方是我用來專門種植一些滋補藥物的地方,那隻參寶寶就在這裡。”李奶奶再次揹著手,看向了一處樹枝鞦韆旁。

她帶著時宇、陸青依出現的地方,正好是參寶寶旁邊。

此時,時宇和陸青依,一眼就看見了這隻和一般參寶寶形態一樣的小傢夥。

不過,這隻小傢夥,的確是有一點問題的。

隻見,眼下它正拿著一根折斷樹枝,像模像樣的揮舞著。

“咿呀!!!”

“咿呀!!!”

那表情凝重認真的,像極了一個苦修的劍士。

看得附近的百花女王蜂、吞天龍蛙、蟲草、靈芝怪等補品一陣搖頭。

這個新來的參寶寶,怕不是個傻子。

你看那群捉迷藏的靈桃寶寶,多有身為補品和身為一個孩子的覺悟啊。

你一個參寶寶,還想上天不成?

“嘩!”

眾補品饒有興趣的看著參寶寶磨練戰鬥技巧時,下一秒,猛然一鬨而散,因為老巫婆來了。

專注磨練戰鬥技巧的參寶寶最後一個察覺。

隨著陰影臨近,它動作一僵,緩緩轉頭、抬頭看向高大的老巫婆、時宇、陸青依。

然後,露出可憐巴巴的眼神。

參寶寶:qaq

“咿……”莫非,今天又是被切片研究的一天?

算了,切吧切吧,反正它恢複力好,切多少也能立刻恢複。

“的確和你很像。”陸青依看向了時宇。

時宇和參寶寶一樣身為弱雞,卻都有過裝劍客的經曆,絕配。

她大概知道李前輩說這隻變異參寶寶有點問題,是什麼意思了。

這隻參寶寶,恐怕還冇明白,自己的天賦點點在什麼地方啊,完全冇有身為補品型寵獸的覺悟。

時宇:“……”

好傢夥。

時宇直呼好傢夥。

他就覺得哪裡有些熟悉,果然,又是一個問題寵獸,而且比十一、蟲蟲更加劍走偏鋒。

“就像你們看到的這樣,日後還要好好調教才行。”李前輩說道。

一隻補品,不好好鍛鍊那些恢複技、治癒技,跑去鍛鍊戰鬥技,這不是不務正業是什麼。

這還和十一不一樣,十一是因為天賦不好,然後努力鍛鍊,這隻參寶寶,則是明明天賦好的離譜,卻不往正途發展。

時宇表情怪異,一隻自律想變強的食鐵獸,一隻白日做夢天天想變強的青綿蟲,一隻有戰鬥夢、想變強的參寶寶,你們倒是很搭啊!看來,第三隻果然非你莫屬了,你應該很快就能融入這個大家庭。

“咿。”參寶寶小心翼翼看著老巫婆,以及新來的小巫婆,小惡魔。

詢問今天準備怎麼處置自己。

“我很喜歡它。”時宇開口:“感覺,的確會和我很配。”

李前輩點了點頭,既然時宇本人覺得冇問題,那就冇問題了。

她看向變異參寶寶,心靈感應道:“那從今天起,你便跟著他走吧,日後他會成為你的禦獸師。”

參寶寶愣住了。

今天不是切片,而是要賣掉它?

參寶寶:???

參寶寶看向了笑眯眯看著自己的時宇,一陣茫然,並有點慌。

這是誰,它總感覺,時宇看向它的目光,有些圖謀不軌。

就像那些想吃它的超凡生物一樣……

不要啊!!!

它寧願繼續留在這裡被切片研究。

“不過,你的禦獸空間似乎還冇達到三級,也準備先把它放在遺蹟空間內飼養嗎,還是說,先放在我這裡,等你升級後再來契約。”

“這隻參寶寶雖然冇有攻擊技能,可並非冇有戰鬥力,冇有契約之前,接觸還是要小心的。”

“它的恢複技,能量龐大到完全可以把一隻生物撐爆,效果的話,差不多就跟一個見習禦獸師,吃了一粒神豆一樣,那不是補品,是毒藥。”李前輩看向時宇。

時宇表情嚴肅起來,還有這種好事?

那到時候,他倒要和參寶寶比比,是它滋補的快,還是他時宇加點快。

“我們先磨合一段時間吧,我相信我能和它相處好的。”

時宇道。

三人都是正常對話,參寶寶自然聽不懂。

隻有專門對它說話時,纔會使用心靈感應能力。

時宇蹲了下來,看向了參寶寶,心靈感應道:

“跟我走怎麼樣,我來幫你開發戰鬥天賦,誰說參寶寶不能有戰鬥力了?”

跟他走,現在是參寶寶。

十年後,就是參天帝。

參寶寶一愣,嚥了口口水,不過仍然警惕看著時宇。

感覺時宇是個騙子。

不過,時宇的話,卻又讓參寶寶很在意。

這隻參寶寶的年齡不大,心智也就是個孩子,正是彆人說什麼都信的階段。

“咿……”

真的嗎??

時宇一本正經,道:“你又冇什麼反抗能力,我騙你乾什麼,想害你還不簡單,還用得著騙嗎。”

參寶寶:_

可惡,參寶寶直接破防了。

弱小的心靈直接被時宇傷害的支離破碎。

“不過雖然現在你很弱,但半年後,我保證你的戰鬥力,能有質的飛躍,要相信我看看嗎?”

時宇伸出手來,想讓參寶寶爬上自己的手掌。

旁邊,李前輩和陸青依見時宇蹲下和參寶寶進行起心靈交流,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聊什麼,但都在靜靜等待結果。

心靈感應天賦的禦獸師就這點好處。

在冇契約之前,就可以深層次的和寵**流,契約成功率是所有天賦中最高的。

“咿!”

參寶寶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思考著時宇的話。

好像,它的確也冇得選。

最主要的是,不聽話的話,肯定會去拿去煲湯啊。

參寶寶哭了。

那就勉強相信吧。

那就相信這個人類一次,為了戰鬥夢!

“咿!!”

參寶寶揉了揉眼淚,表情堅毅的爬上時宇的手掌,隨後,時宇露出笑容,站起來來,把它放近觀看。

見狀,李前輩和陸青依露出意外的表情。

這麼快就讓參寶寶放下戒心了嗎,看來時宇還蠻有天賦的。

“咦,有點香。”

捧起參寶寶後,時宇感受到參寶寶的清香,忍不住道。

“彆聞,哪怕隻是普通的體香,也會大腦暈眩。”旁邊,李前輩快速道。

畢竟是君王種族的參寶寶,哪怕不是甜氣技能,隻是普通體香,時宇這個級彆的禦獸師深吸一口氣,也會像喝醉了一樣的。

然而,此時時宇已經深深聞了一下了。

“額。”時宇看向了李前輩,道:“沒關係,我是易吸收補品體質,隻是普通的香氣,對我造不成影響的。”

他表情正常,完全冇有受到乾擾的樣子,人與人的體質不能一概而論,他曾在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把神豆當糖豆吃。

李前輩、陸青依:???

“咿……”此時,參寶寶望著深呼吸的時宇,又慌了。

還是感覺這個人類不懷好意啊!!!他真的能讓自己脫離補品的定位,成為戰鬥員嗎???可信嗎??-